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8-03-09 07:11:45 新华社     [作者:]     [责任编辑:谭思敏]      字体:【

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政协委员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回应经济热点问题

图为杨伟民(右三)、胡晓炼(右二)、陈晓华(左三)、钱颖一(右一)、宁高宁(左二)向记者挥手致意。新华社发

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8日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为主题召开记者会,杨伟民、胡晓炼、陈晓华、钱颖一、宁高宁委员分别就把握好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防控金融风险、乡村振兴、经济增速、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等热点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杨伟民委员:

整体把握好

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说,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要作为整体来把握,保持经济稳定增长、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积极稳妥处置地方政府债务、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等各项工作都要坚持稳中求进,其核心要义就是遵循规律,把握好各项工作的度,既不要盲目冒进,也不要无所作为。

谈到债务风险时,他说,我国总体上债务增长较快,但又是结构性的。中央政府债务、地方政府限额范围内的债务比较稳定,最应该关注的是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中央政府正在采取一些措施控制新的增量,逐步化解存量。企业债务中国有企业的债务增长较快,包括一部分央企。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国资委正在研究制定有关办法控制国有企业债务。居民债务呈现上涨较快势头,要控制好房地产泡沫来防范居民债务过快增长。

胡晓炼委员:

有效防控金融风险

谈到防控金融风险,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说,一些大的金融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问题,形成了风险隐患,必须要及时消除。这些金融集团有一些比较明显的特点,如杠杆率都非常高、法人治理方面不够健全等。同时,这些机构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异化,有的把保险公司做成了资产投资公司,有的把实业做成了金融。为此,监管部门积极出台了一系列监管规定,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来化解风险。

针对优化对外投资结构问题,她说,2017年我国在对外开放和国际产能合作以及建设开放型经济体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不仅在量上保持了较高增长,更重要的是质得到了根本性提升,把更多资金放在技术进步、产业链进一步拓展等方面。

陈晓华委员: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

曾担任农业部副部长的陈晓华说,乡村振兴关键在人。现阶段农村劳动力确实在持续减少,一些村也出现了“空心化”现象。一方面,这是城镇化的必然结果。世界上不少国家在城镇化率达到70%前都出现过农村人口外流的现象。今后一段时间,农村人口转移、进城落户还会增加。另一方面,如果仅剩下留守的老弱妇孺,没有了人气,乡村振兴、产业兴旺等就要落空。

他说,从一些地方的经验来看,农村要留住人,一方面要大力培育新主体和新农民,依靠致富带头人等带领群众发展生产、搞好村庄建设,通过制定相关政策把人才引回来、留下来,吸引返乡下乡人员创新创业。另一方面,要优化村庄布局,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完善为农民的生产生活创造条件;对于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村庄要加以保护,对于没有生存条件的村庄要易地搬迁。

谈到如何使广大小农户参与到农业现代化进程中,陈晓华说,一方面是要提高农民的组织化程度,大力发展多种形式的农民合作和联合,互帮互助、抱团取暖。另一方面,要发挥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作用,把农民带入市场,从产业的发展中分享到增值收益。

钱颖一委员:

增长预期目标

为转向高质量发展留有空间

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说,党的十九大确定了经济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这是一个战略性转变。今年的GDP增长预期目标定在6.5%左右,比去年经济实际增速低0.4个百分点,是为了转向高质量发展留有空间。尽管增速预期目标低了一点,但工作的压力和挑战更高了。

钱颖一说,改革开放还在路上,正在走进“深水区”。首先,既要推动贸易投资开放,也要推动人才、技术等多方面开放。其次,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再次,要通过正确的激励方式激发巨大的生产力和创造力。

宁高宁委员:

“品质革命”是中国制造核心问题

中国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表示,政府工作报告中“品质革命”四个字指出了中国制造的核心问题。当前,中国企业意识到创新与品质的重要性,但尚未将其提升到“革命”的高度。我国从“世界工厂”向制造强国迈进过程中,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然而,国人海外抢购马桶盖等现象的出现,说明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制造在品质和技术上还有差距。

谈及国企改革,他说,国企改革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国企的净资产回报率还不算高,创新和引领能力不够强,需要用更多智慧、更多政策安排和更大勇气来推进改革。一是股权改革。国有企业已在一般性的放权和激励方面进行了探索,目前需要更深入的就是股权改革。二是战略方向调整。老国企、老产业如何创新,如何进行新的战略引领,真正从追求数量转到追求质量,需要下真功夫,包括从内部管理决策系统到薪酬评价体系都要改革。(据新华社北京3月8日电)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