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追记丨刘永照:白鹭做伴护青山
2017-09-17 07:07:32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周杨]      字体:【

白鹭做伴护青山

——追记常德花岩溪管理处党工委委员、副主任刘永照

湖南日报记者 肖洋桂 通讯员 黄蔡芬

9月6日10时50分,55岁的刘永照突发脑溢血昏倒在办公室。次日凌晨,因抢救无效,离开了人世。

病发时,刘永照手中拿着刚审核签完的《2017年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资金发放面积汇总表》。同事陈林茂用双手使了好大的劲,才将他的手掰开,取下这份文件。看着这一幕,在场干部职工泪流不止。

刘永照在“白鹭之乡”花岩溪工作了23年,2007年起任常德花岩溪管理处党工委委员、副主任,先后被评为省林业种苗工作先进个人、常德市优秀共产党员、鼎城区“十佳人民满意公仆”。21年前在刘永照申请入党时,曾代表组织找他谈话的现8旬老人陈佰仕动情地说:“刘永照尽职尽责,用生命守护着绿水青山,不愧为党的忠诚战士。”

总想多为百姓做些事

9月6日8时许,刘永照先来到其分管的农林科办公室,交代陈林茂等人抓紧做好智慧森林、特色小镇建设申报以及扶贫攻坚等工作。而当天凌晨4时,刘永照还在单位工作微信群里发“森林特色小镇资源情况调查统计表”“森林特色小镇试点申报表”,并留言:请各位发表意见,明天要上报市局!

9月10日,记者来到花岩溪采访,与刘永照共事了17年的陈林茂说:“老刘做事向来是用心用力,加班加点也要完成,总想多为百姓做些事。”

同事雷波勇记得,今年8月5日凌晨2时,他起来上厕所,发现刘永照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便走了过去,见刘永照在埋头修订《花岩溪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2017-2026)》。“永照,这个点了,搞什么咯,还不去休息?”刘永照说:“设计单位制作的初稿没有通过评审,其他人弄放心不下,只好自个儿来修改。”一本238页的规划书,硬是被刘永照用5个晚上时间修改了一遍。

“现在很多单位都是花钱请外面编制材料,但刘永照只要是自己能做的,宁愿自己多做。”雷波勇说,最近几年,刘永照主持执笔或协助编制的方案、规划、设计和可研报告20余项,为花岩溪节约了100万元以上开支。为了完成这些编制工作,刘永照常常睡半夜、起五更,每每熬到凌晨才睡觉,而白天又忙着调度项目实施、协调各种矛盾。

花岩溪栖凤山村党支部副书记张京和回忆道,刘永照说过,自己回家乡工作,就是想多给乡亲做事。去年,当地村道改造,立项、报批、实施……每个环节刘永照都亲力亲为。2015年以前,景区内村民饮水,靠砍竹子一节一节搭起来,将山里的水引进家里,最远的有一两公里远。刘永照克服困难,想尽办法,帮助当地1000多户解决了饮水问题。

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

9月6日10时14分,回到办公室的刘永照打电话给农林科,要他们将耕地地力保护补贴资金统计数据纸质版拿给他。10时49分,农林科曾占林来到办公室,将材料交给刘永照。“还没说话,刘主任就昏倒了。”曾占林说。他当时连忙呼救。

农林科的阳达刚闻讯,第一个跑了过来。今年52岁的阳达刚比刘永照先到花岩溪工作,他目睹花岩溪很多项目都是在刘永照发起、牵头、推动下完成的。他说,刘永照勤于学习,善于用智慧、借巧劲,能为群众谋成事。

花岩溪开始只是个林场,山清水秀,多白鹭。花岩溪以前也是一个穷山沟,村与村之间没有一条完整的公路相通,生活在这里的村民曾经生计艰难。

1994年,刘永照从津市调回家乡花岩溪工作。他先用两年时间走遍了花岩溪45平方公里的山山水水,走遍了家家户户,形成了《花岩溪林场森林经营调查报告》。报告提出,要脱贫必须发展现代林业、开发森林旅游。

该报告得到单位和上级领导重视。1996年,常德市政府批准花岩溪林场成立花岩溪风景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次年2月,刘永照被派往打头阵,在一片“荒芜”之地建成游船码头、旅游船队,还成立了民间艺术团。同年9月开始,每天演出2场节目、收入过万元,这相当于采伐1亩杉木林的收入。

可惜好景不长,没多久生意冷清下来,部分村民又靠砍伐度日。山头成片成片光秃秃的,每到暴雨时节,水土流失严重。

刘永照想,要是能增加百姓收入,又不砍树,多好!他四处走访专家、学者、领导。功夫不负有心人,经刘永照努力争取,2010年,中德技术合作中国森林可持续经营政策与模式研究项目落户花岩溪,该项目涉及2万亩林地。从此,花岩溪林场由生产经营型林场转变为生态型林场。同时大力发展林下经济,增加了老百姓收入。

事实证明,这条道路走对了。发展生态旅游前,花岩溪人均年收入3000元左右,去年达到了9000多元。

花岩溪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主任欧阳雁说,刘永照是花岩溪发展现代林业的操盘手,是一个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的实践者。

公事永远放在家事前面

9月6日10时20分,安排完工作后,刘永照给远在河北工作的儿子刘俊伟打了个电话。“就问了我的身份证号码,他要填一个家庭成员表。我刚报完,他就挂掉了电话,一句多话都没讲。”刘俊伟说,跟以往一样,通话时间没超过一分钟。9月10日,刘俊伟掏出手机给记者看他与父亲的通话记录,说:“父亲太忙了,公事永远放在家事前面。”

刘俊伟记得小时候,见父亲忙于工作,经常不回家,每放寒暑假,他就背着书包来到花岩溪,住进父亲的宿舍里。没想到的是,他还是很少见到父亲。“我晚上睡觉时,他常还没有回来;而我起来时,他已经起床外出工作了。”

“老刘的病硬是累出来的,我以为这次也能抢救过来,所以没第一时间告诉儿子。”刘永照的妻子杨志宏说,刘永照此前有两次因工作操劳过度中风住院。经过医院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

刘永照的妹妹游孝芬说,今年5月,母亲得了重病送医院抢救,刘永照当时在村里召开换届选举会,直到选举结束,才火急火燎赶来。没多久,老人便去世了。

这位老人,鼎城区很多人记得她的名字——莫玉占,她在2014年被区里评为“十佳善德公民”。她悉心照顾瘫痪在床的丈夫25年,在当地有口皆碑。游孝芬说,4个兄弟姐妹中,刘永照最像母亲,生怕耽误公家的事,任劳任怨。

清理遗物时,杨志宏从书房里清理出刘永照的93本笔记本,上面记载的都是工作上的事。这23年,刘永照把全部精力奉献给了花岩溪。杨志宏说,刘永照曾对她讲,退休后哪里都不去,就在花岩溪种点花花草草。

刘永照离开后,他的骨灰安葬在花岩溪,与当地白鹭做伴,继续守护着这片青山绿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