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不求保举,拼命辞职:近代海军奠基人彭玉麟的初心
2017-09-15 07:40:20 什九湖湘     [作者:]     [责任编辑:谭思敏]      字体:【

刘皇叔三顾茅庐,诸葛亮曾亮出参加革命的初心:奉命于危难之间,不求闻达于诸侯。孔明先生践行初心了么?怎么说也兑现了一半:果然是奉命于危难之间(很多人只奉命于享福之间),终究可赞;另一半“不求闻达于诸侯”,并没做到,封侯拜相,至死没身退,当了武侯。哎,我也不是来堵孔明先生的嘴,老人家身未退,有故,因功未成嘛——霸业未图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刘备三顾茅庐

刘皇叔有个三顾茅庐的故事,曾国藩也有。我最近有个发现:革命事业若不要成功,有个三周律(亡,兴,亡);革命事业若要成功,有个三顾律(请,请,请):领导得屈尊纡贵,三请四拜,去拜请诸葛亮,去拜请彭玉麟。各位以为然否?不然,吾不以为然也。三顾律表达不准确,准确的表述应当是:事业初创,三顾律才是对的;朝廷守成,还有什么三顾律呢?有之,也是反的:诸葛亮与彭玉麟得三拜华堂,四拜贵胄了——虽然禁令说不准跑官要官,但你一次都不去跑,天下不会掉面包。

彭玉麟画像

曾国藩三顾茅庐,顾的是彭玉麟,老彭不曾高卧隆中,没谁听说他自比管仲与乐毅。曾国藩墨绖出山,于咸丰三年(1853年)组建湘军。大清干部多,不缺当官的;大清人才少,最缺干事的。曾国藩便去请彭玉麟,老彭其时,不是干部,在务农,又恰逢母亲亡故,正自居丧,他不肯出来,禁不住曾公反复申说大义,重复表达私谊,终于答应了。

答是答应了,却有一个条件。条件?要给个师长旅长?要给华堂庙堂?要给车子、房子、妹子、金子、银子?不是呢,“臣本寒儒,佣书养母。丁母忧,闻粤逆之乱,激于义愤,慷慨论兵。曾国藩谬采虚誉,强令入营。臣勉应其招,墨絰从戎,初次谒见,即自誓不求保举,不受官职”。

曾国藩一顾茅庐,彭玉麟即表初心,在家国层面上是:为天地安心,为生民立命;在个人层面上:不求保举,不受官职。

只干事,不当官?只卖自个老命,不领朝廷诰命?有这般高洁之士?不会是傻瓜蛋吧。曾国藩拇指往上窜,窜,窜,恨不得拇指窜得齐天大伸,以示夸赞之诚,内心里未必不打鼓,不发笑。曾公官场混得也久,这般人见得太多了:举右手,拍胸脯,剁左脚,发大誓,手足并用,言脸相随,曰天下为公,为私雷打;云为国捐躯,为己毙我(此句非我杜撰,是有出典的,原福建省上杭县女副县长罗凤群誓言说:我若贪污一分钱,就将我开除党籍;我若受贿一分钱,就将我枪毙,并可以一直枪毙到我的孙子),猛发慨叹慷慨激昂,尽唱高调词调铿锵。是吗?比如这个罗副县长,便是忘了初心,受贿是几千万倍之“一分钱”呢。

彭玉麟表初心,初心表达还挺激动,按他的话说是“自誓”,表态到“誓”这级,那是语言最高级了。但现实往往是其誓也高,其行也卑。彭玉麟是不是这样的?他是言出行随,誓高行高,初心初定,终心仍如初心定。曾国藩曾讥评大清大人物:李少荃(即李鸿章)拼命做官,俞荫甫(俞平伯曾祖)拼命著书。

说来,曾公记得两个拼命的,还忘了另一个拼命的:彭玉麟拼命辞职。

不对啊,彭玉麟做了官,还做了大官呢,他是湘军水师创建者,近代海军奠基人。官至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书,封一等轻车都尉。隆誉之外,不也当了高官?官,对于他人说,那是五子登科,那是福禄寿喜;对彭公来说,这是责任担当,这是做事之具。官即权力,权力可捞钱,权力可干事。要捞钱,要权力,要干事,也要权力。小人性非异也,善捞于物也;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权也。权力,权力,彭玉麟当官,要的不是捞钱之权,而是干活之力。

彭玉麟指挥作战

彭公干活,不劳置喙,所建事功,功在中兴(大清有四大中兴之臣,曾左彭胡是也),此处要说的是,彭公拼命不做官。咸丰十一年季春,朝廷擢之任广东按察使,官书好几卷,呼他上京领命,彭公不受;是嫌官帽小?是年十一月,湖广总督官文上奏朝廷,荐其任方面大员,当安徽巡抚,他说我干不了,我只会指挥水师,不会玩行政那一套。这有甚干不了的?我家隔壁牛尿常撒裤裆的阿三,当了七品县令,威压威压的,回避肃静,升堂掷签,依儿哟,呀儿哟,干得呼呼吼,喂喂叫。李鸿章说过嘛:天下最容易的事,便是做官,倘使这人连官都不会做,那就太不中用了。顺便说一句,朝廷任命李鸿章做巡抚,是在拟任彭玉麟之后一年。

彭玉麟不是不会当巡抚,而是不想当,朝廷便收回成命(后面排着队伍,你给让出位置来,朝廷蛮高兴呢)。不过,此时朝廷正是用人之际(这话好听,不好玩,要人给卖命呢),还要彭玉麟当官。同治四年,朝廷下红头文件,拟命其署理漕运总督,这职务大,管得宽,掌管鲁、豫、苏、皖、浙、赣、湘、鄂,是人人艳羡的八省总督,富庶的江南半壁江山都归其打理。彭玉麟推,推,连推两次,推了肥缺。

乱局基本肃靖,天国不太平,大清大体太平了,彭公不再慷慨论兵,他要践其“不求保举,不受官职”八字初心,同治七年(1868年),他上书朝廷,请辞一切官职,要回家去画梅花(彭公画梅上万幅):

臣墨絰出山,创立水师,未尝营一瓦之覆,一亩之殖;受伤积劳,未尝请一日之假;终年风涛矢石之上,未尝移居岸上求一日之安。

臣之从戎,志在灭贼,贼已灭而不归,近于贪位;长江既设提镇,臣犹在军,近于恋权;改易初心,贪恋权位,则前之辞官,疑是作伪;三年之制,贤愚所同,军事已终,仍不补行终制,久留于外,涉于忘亲。

彭玉麟墨梅图

前人栽树,阴翳众生,是谓后人乘凉,谢了你,且受我实拜;前人栽树,设杆收费,是谓后人发凉,谢了你,且留块空地。彭公非惺惺作态,作伪,作秀,他真卷起铺盖回家了——其初心是“予以寒士来,愿以寒士归”,其终心是“予以寒士来,终以寒士归”。其奏折中言,“臣闻士大夫出处进退,关系风俗之盛衰”。这话对极了,吃苦往后推,享福往前挤,这般风俗,不衰其世么?绝不会盛其世。

当年自誓不求保举,不受官职,不但彭玉麟如此表过态。但有的初心即伪,前头举手曰为人民服务,转个背则高声宣言“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有的初心是真,刚开始还算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规规矩矩,干干净净,到后来,干了点事(其实也领了工资),膨胀起来了,贪位,恋权,作伪,忘亲,背民,捞钱,乱性,枉法,徇私,没有坏事不干。初心不再,埋粪土堆;素心不存,冲下水道;壮心无有,钻臭鸡蛋,忠心无有,堕污沟渠。

夫天下之乱,不徒盗贼之不平,而在于士大夫进无礼,退无义。

进无礼(礼法),有利(礼金)则进;退无义(正义),无意(意思)则退,这是什么士大夫啊,实是国之盗贼嘛。

彭玉麟晚年故居:退省庵

彭玉麟初定初心,中行初心,终诺初心,享年七十五,一把湘土(湘土者香土)埋忠骨,其友人黄体芳曾撰一联曰:

于要官、要钱、要命中,斩断葛根,千年试问几人比?

从文正、文襄、文忠后,开先壁垒,三老相逢一笑云。

千年试问几人比?三老当年相逢,或拊掌一笑。还能逢彭玉麟么?一笑不能,只堪一哭。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