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临退休的市教育局原副局长“终了”在朋友圈
2017-09-12 08:41:39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临近退休的市教育局原副局长,“终了”在贪欲之上——

被欲望腐蚀的“朋友圈”

湖南日报记者 张斌 通讯员 陈卓韬

“愧对党和同志们,伤害了爱人和孩子,40余年奋斗的前程一朝化为泡影。60岁终了,终了,惨败苟活余生,后悔晚矣!”近日,谈起自己的过去,永州市教育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永州电大原党委书记滕永兴泣不成声。

永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介绍,在家人、亲属、同事眼中都十分优秀的滕永兴,今年7月7日在临近退休之时,因为逾越法纪底线、为交往多年的“铁兄弟”谋取私利,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放纵欲望是毒药

“我踏错的第一步,是在上世纪90年代陷入了老板朋友们的声色犬马,之后在纸醉金迷面前,禁不住诱惑,贪图享乐,私欲膨胀。”滕永兴在忏悔书中写道。

早年当过船工的滕永兴,通过努力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1980年,他进入教育战线,在组织的培养下,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上世纪90年代,滕永兴先后任零陵地区教委计财科副科长、科长。

但是,追求贪图享受,使他慢慢在朋友圈中迷失了方向。

刘某是滕永兴认识40多年的“铁兄弟”。1993年,滕永兴通过刘某,又结识了另一位“兄弟”黄某。三人经常一起吃饭、打牌,结成业余生活“铁三角”。因滕永兴在家排行第五,刘某、黄某都称呼滕为“老五”。

从与“铁兄弟”追求低级趣味开始,滕永兴把灵魂卖给“哥们”,在敛财的路上,肆意践踏纪律和法律。

“自己一步步走上今天违纪、违法的结局,首先不是金钱利益的诱惑,而是色情陷阱的驱使,使自己授人以柄而不能自拔,甘心为朋友义气办事卖力而不讲原则纪律。”回想这些,滕永兴悔恨不已。

2002年任副局长,滕永兴收到下属单位送的第一份红包礼金时,心中沾沾自喜。

那个时候的他,认为逢年过节礼金来往是官场“潜规则”,且难被发现,担任领导后有人送礼金,代表自己有权力、受尊敬,心中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但放纵欲望就像毒药,堤坝一旦在心中打开,便一步一步逾越了法纪的底线。

2002年到2005年,滕永兴刚上任,管的科室少,每年收受下属单位送的红包礼金不多。2006年到2010年,民办学校和职业学校兴起,滕永兴每年收受红包礼金开始多了起来。丧失对法纪敬畏的滕永兴,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不收敛、不收手。据调查人员认定查实,滕永兴收受的礼金共计11.7万元。

结成“圈子”谋私利

“老五,有什么好的项目,我们一起做。”一天,“铁兄弟”黄某与滕永兴打牌时说。

2009年,滕永兴开始分管市教育局的计划财务工作,正赶上全省中小学校标准化建设、各类学校提质扩容等建设时期。

“等有机会再说吧。”暗自高兴的滕永兴开始寻找机会。

2011年,永州市某中学田径项目启动,刘某找到滕永兴请托。为帮助“铁兄弟”发财,滕永兴借机到该中学考察,对时任校长讲“有一个朋友想参与工程”,校长爽快答应。

2011年10月,滕永兴到刘某家喝茶,刘某表示:“田径项目全靠你的帮忙和关照,准备了10万元给你。”滕永兴有所担心,刘某赶紧说:“放心,多年的兄弟,这笔钱会通过银行账户给你处理好,不会有事。”

2012年年初,滕永兴找到另一位“铁兄弟”黄某,告诉他回龙圩管理区要建一所中小学合格学校,愿意帮助他获得学校项目的承包经营权。随后,滕永兴利用职务便利,向回龙圩管理区教育局局长曾某打招呼,为黄某获得承包经营权谋取利益。黄某通过挂靠三家有资质的公司,顺利中标后转让获利。

为感谢滕永兴,黄某凑足20万元现金约好路边见面。心知肚明的滕永兴稍作推辞后将钱带回家中。

2017年,因接到群众举报,永州市纪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对滕永兴进行初核和立案调查。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铁兄弟”黄某、刘某分别交代了滕永兴为他们承揽教育领域的工程项目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并收受所送贿赂100万元的事实。

“再多的悔恨已无济于事,都归咎于自己亲手毁了这一切。”事业成功、家庭美满的滕永兴,就这样丢掉了理想信仰,在所谓“铁兄弟”的引诱下,与黄某、刘某结成“利益圈子”,最终走上违纪违法道路,“终了”在贪欲之上。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