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家里和家外
2017-08-18 10:01:11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杨思]      字体:【

刘代兴

家里客厅的电视墙,暗蓝色底纹犹如大海波涛翻腾,一红、一黄、一紫,三只不同颜色的海星星,似乎在永远不知疲倦地朝远方游去。三只海星星来自辽阔海洋,却爬上了我家的墙壁,家里家外,实难分辨清楚。

家里家外,是我们生活的两种状态,从某种程度上构成了我们日常生活的全部内容。家里家外无非是居家与外出;外出的范围很广,仅拿旅行来说,这家外的事是由家里决定,传递着家庭生活的质量和品味;而家外又反过来会影响着家里的喜怒哀乐。五年来这一对矛盾体的变迁折射出了社会的发展,充满情趣而又引人深思。

三只海星星,是从遥远的渤海湾“游来的”。2015年夏,儿子考上南开大学,我们一家人乐得趁机北游一趟。“天下第一关”“魏武挥鞭处”……旖旎的风光抚慰了我们多年的向往。在北戴河的海边,我们将潜游于汪洋的海星星标本作为珍贵的纪念品带回家里,贴在了墙壁上。

儿子凭着多年的努力,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是我们一家五年来最大的收获。比起父母当年就读的专科学校,儿子就读的大学提升了许多档次。这也应合了我们一家人常一起吟唱的《小城故事》中一句歌词:“根要往下生,花要向上开。大地人人需勤奋,一代接一代。”正是由于在家中的磨砺,儿子才能飞向家外的大世界;也正是这外出开心的旅程,让我们体会了家的幸福与温馨。

五年来,交通工具的升级换代与外出的便捷服务,为我们的出行创造了优越的条件。

母亲原来很少出门,原因是受不了舟车劳顿之苦。儿子上小学时,母亲曾带他去深圳姑姑家度假,绿皮火车哐当哐当了24个小时才到站,一路上闷热颠簸,体质虚弱的母亲一下火车就昏倒了,还没进女儿家就先住进医院打了两天吊针。母亲从此不再出远门。

去年夏天我们一家南下广州深圳,去香港澳门旅游。我鼓动母亲与我们同行,告诉她早已开通到家门口的高铁如何舒适与快速,母亲终于被说动了,满腹狐疑地出发,一路上笑容满面,连连叫好而不是叫苦,大家心里都乐滋滋的。今年暑假又到了,全家人正商量着,去西部的重庆成都旅行,母亲见我们谈得火热,竟主动提出要随我们一起出游,我们当然很乐意地答应了。往返的车票与住宿的酒店全都由儿子在网上提前预订,网上结算。还未出门,一切就都已安排得妥妥帖帖,真是省心省力。母亲听了,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像孩子一般好奇与兴奋。

旅行,是一家人的狂欢;生活,从此有了新的定义。过去一家人很少一起旅行,我多是趁出差或会议在外孤单地游览一圈后回家。而这五年来,游山玩水,天南海北,全都是自掏腰包以家庭为单元出行,在改变着心情的同时凝聚了亲情,也为伟大祖国的壮丽山河与繁荣强盛而倍感自豪。

2012年,我们一家人去了晋陕宁三省区的五台山、平遥古城、晋祠、黄河壶口瀑布、革命圣地延安、黄帝陵、西夏王陵等地;2013年,我们一家凭借卫星导航,驾车去了湘西矮寨大桥,父亲生前在病榻之上曾念念不忘要与我们去看新落成的世界级斜拉大桥,最终未能成行,我们终于捧着父亲的遗像完成了父亲的夙愿;2014年,我们与儿子的大姨小舅两家组团,一起自驾畅游了广西桂林阳朔、柳州北海……五年来,将我们走过的线路串连起来一看,竟绕了大半个中国。

家里家外,家庭与国家,其实早已融为一体。好比一幅拼图,触摸走过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处胜迹,将它们拼接黏贴在一起,生活便会呈现出一幅春华秋实、色彩斑斓的美好画卷。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