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四次会战:用我一湘壮河山
2017-08-17 10:54:29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廖慧文]      字体:【

四次会战:用我一湘壮河山

——写在日本无条件投降72周年之际

黄斌

湘潭奇人杨度曾在《湖南少年歌》中写道,“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只要湖湘子弟有一个人、一口气、一滴血在,决不允许外寇在我国土上猖狂放肆。

1938年10月,武汉会战结束,日军进逼湖南,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所谓相持阶段,就是对峙胶着、拉锯反复,就是日寇举步维艰、国人寸土不让,就是一寸山河一寸血。8年全面抗战,在湖南打了整整7年,直至日寇认输投降;22场正面会战,在湖南打了6场,歼敌数量占到全国会战歼敌总数的一半;而只有3000万人的湖南,抗战期间所征募兵员的数量达到210万,平均每15人中就有1人参军,居全国各省人均参军人数第一位。那个年代,日寇中间流传着一句话“欲灭华夏,先平湖南”,这是敌寇的认知和判断,更是深深的恐惧和无奈……

长沙会战,悲壮和荣耀

1939年9月1日,德国闪击波兰。9月3日,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爆发。为配合欧洲战事,日军第11军司令冈村宁次调集10万之众,从赣北、鄂南、湘北三个方向进犯长沙,叫嚣“一个星期内占领长沙”。经过近两个月激战,日军被迫撤退。是役,日军伤亡2万余人,没有达成战役目的,兵锋受挫。日军军部报告承认:“中国军队攻势的规模很大,其战斗意志之旺盛,行动之积极顽强,在历来的攻势中少见其匹。”

在湘阴营田镇,日寇奸淫掳掠,杀人放火,制造了“推山咀血案”“相公湾血案”“干塘湾血案”“六房屋血案”等系列血案。该镇武穆乡农民易玉涛,妻子惨死日寇之手。他悲愤交加,手持一把菜刀,接连砍死三个日本士兵,被日军乱枪杀害。两个月后,著名剧作家田汉赴湘北采访,闻知此事,愤然写下“人人易玉涛,中国不会亡”。

日美谈判陷入僵局,苏德战争全面爆发后,1941年9月,为摧毁中国军民的抗战意志,日军调集11万多兵力再犯。历时一个月,经历大云山战斗、新墙河战斗、捞刀河和长沙附近战斗等,日军短暂占领长沙。10月1日国民革命军趁敌立脚未稳果断攻击,迫使日军节节败退,至10月中旬收复全部失地。此役,中国军队共歼灭日军3万余人,击落飞机6架,击沉汽艇9艘,挫败了日军企图歼灭第9战区主力的狂妄计划。

期间,湖南桂阳人曹克人率领一营兵力(400余人)守卫湘阴,顽强阻击数千日军,终因寡不敌众,全营壮烈牺牲。曹克人被日军所俘,宁死不降,被日兵用刀割杀,用铁钉钉在当地一个祠堂的墙上……湘阴人民感念曹克人忠勇壮烈,将他和部属合葬在湘阴城郊的义山上,修建了一座纪念塔,塔前刻着一副对联:丹心悬日月,白骨镇山河。

1941年12月7日,日军突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为策应香港及南洋方向的作战,日寇集结兵力再战长沙。战前,守备长沙城的国民革命军第10军,从军长到士兵人人预立遗嘱、写下血书:“成则以功勋报祖国,死则以长沙为坟墓。”会战期间,第10军与日军激战四昼夜,以死为荣、向死而生,生者向前、伤者不退,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声威和血性,中国军队大获全胜,共毙伤俘日军56000多人,引起巨大国际反响。英国《泰晤士报》发表社论:“12月7日以来,同盟国惟一决定性的胜利系华军的长沙大捷。”美国总统罗斯福高兴地说:“盟军的胜利,全赖华军长沙大捷”。

就是这一次胜利,使同盟国决定任命蒋介石为盟军“中印缅战区”最高统帅;就是这一次胜利,使美英两国主动提出废除西方列强与中国历届政府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历史反复证明,没有胜利就没有尊严,没有尊严就没有尊重。而胜利的背后,是义无反顾的决绝,是慷慨赴死的悲壮,是千千万万华夏儿女的奉献和牺牲!

常德会战,凄绝坚守,诚不可辱

常德乃湘北重镇,川贵门户,不仅是富庶的粮食产区,也是西南大后方重要的物资补给线。日军自踏足湖南开始,即把常德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三次长沙会战期间,日军在常德发动了令人发指的细菌战,直接导致常德地区鼠疫大流行,酿成了一个个家庭消失、一个个村庄荒芜的人间惨剧。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初现曙光。2月,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取得辉煌胜利;7月,墨索里尼法西斯政权轰然垮台。在中国战场,日军进入焦躁癫狂状态。5月,在益阳南县厂窖,日军疯狂屠戮3天,杀害我同胞3万多人,尸首满地,河水为赤,制造了仅次于南京大屠杀的侵华第二大惨案。10月,日军调集当时能积聚的兵力直扑常德,其规模为武汉会战以来最大的一次。湖南浏阳人彭士量率军驻守石门,死战不退,壮烈殉国,牺牲前大声高呼:“大丈夫为国家尽忠,为民族尽孝,死何憾焉。”部下受他感染,与日军死拼战斗,该师从彭士量师长到士兵几乎全部阵亡。

常德作为此次会战的核心城市,守军是号称“虎贲”的第74军第57师的8000名官兵。11月21日,日军包围常德。57师与数倍于己的日军浴血奋战十余昼夜,寸土寸血顽强搏杀,一街一巷拼死争夺,以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为国民革命军形成反包围赢得了时间,常德最终被胜利收复。57师师长余程万后来记录此次战役,“敌挟其优势武器,空炸、炮轰、毒攻,无所不用其极。我以有限人数、血肉之躯,与敌做殊死战……有一人使一人,有一枪使一枪,无枪则使刀矛或砖石木棒,与敌人死拼。直至弹尽粮绝……”日军以“凄绝”形容常德会战,又称“此次攻防战激烈之程度,不禁使人想起南京攻击时,‘重庆’军之战意,诚不可辱也”。此次会战,被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衡阳会战,喋血孤城

1944年春夏,日军为力挽颓势,发动豫湘桂战役,意图打通大陆交通线。6月中上旬,日军先后占领长沙、株洲、湘潭。6月下旬,日军发起对衡阳的第一次总攻,抗战史上最惨烈的拉锯战拉开序幕。

当时的衡阳,战略地位极其重要,既是湘桂铁路、粤汉铁路连接点,也是美国空军基地所在地,飞机可直接轰炸日本本土。当时的国际形势严峻复杂,国民革命军第10军在外无支援、内乏物资的极端不利条件下,奉命“死守衡阳”,以约1.8万兵力,顽强阻击11万来犯之敌,血战47天,从城外反复厮杀到城内激烈巷战,杀伤了超过自军总兵力的日军,创造了抗日战争正面战场敌我损失比例的最大值。这一战震惊日本朝野,骄纵狂傲的东条英机内阁在一片谴责非议之声中崩溃下台。日本战史把此次战役称为“中日八年作战中,唯一苦难而值得纪念的攻城之战”,其“牺牲之大,令人惊骇”。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把衡阳定为全国唯一的“抗战纪念城”。

湘西会战,对日寇最后一战

1945年,法西斯已是穷途末路、垂死挣扎。4月,日军集结了5个师团的部队,在湘西发动了中国战场的最后攻势,企图夺取芷江空军基地,进而进入贵州四川、威胁重庆。双方投入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历时50多天,在怀化溆浦、邵阳洞口一带展开激烈战斗。6月,国民革命军取得雪峰山大捷,歼敌3万余人,抗日正面战场由防御转入反攻阶段。

两个月后,在湖南芷江,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军人,向中国人民低下了高傲的头颅,认罪认降,如同丧家之犬。自“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人民等这一刻等待了14年;由此追溯到更久远的甲午战争,中国人民等这一刻已等待了半个世纪。而湖南芷江,是近百年以来第一次由侵略者向中国人民乞降的地方。

坚忍血性的湖南人民,有幸见证了这扬眉吐气的光辉时刻!

时间回到1944年3月5日,当时的湖南省政府主席、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上将在国民政府行政院会议发言中说:“湖南战时对国家的贡献居全国之冠!”语毕,与会者全体起立,掌声经久不息!这是湖南的旷世功勋、旷世荣耀,亦是湖南的旷世悲壮、旷世苍凉。

《湖南少年歌》写道:“中国如今是希腊,湖南当作斯巴达;中国将为德意志,湖南当作普鲁士。”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我们都要永远记住,湖南人在国家和民族危亡的时刻挺身而出、提刀上马,他们舍生取义、奋不顾身,他们舍小家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他们很多人离开家乡就再没回去过,告别妻儿后就再没相见过,他们有的甚至来不及成年、成家就与世永诀……是他们,挺起了这个国家和民族的脊梁!

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奉献和牺牲!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