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文家市决策,拉开农村包围城市的序幕
2017-08-14 07:17:10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胡泽汇]      字体:【

文家市决策,拉开农村包围城市的序幕

7月25日,浏阳市文家市镇里仁学校。

湖南日报记者 童迪 摄

湖南日报记者 何淼玲

通讯员 罗业永 余小平

先有文家市,再有井冈山。如果把井冈山比喻成革命的摇篮,文家市就是革命的襁褓。

太阳炙烤着大地,群山围裹之中的浏阳文家市镇里仁学校静谧安详、波澜不惊。90年前,这个离省会长沙百余公里、地处湘赣交界地带的边陲小镇,在中国革命生死存亡之际,书写了一段起死回生、波澜壮阔的历史。

1927年9月19日,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1500余人在这里会师,作出了著名的文家市决策——放弃攻打中心城市,到偏远农村去保存革命力量。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8月初,记者来到文家市,体会那种处变不惊、挽狂澜于既倒的革命豪情,感受那段求实创新、荡气回肠的英雄历史。

点亮惊涛骇浪中的灯塔

秋收时节暮云愁,霹雳一声暴动。

1927年9月9日,秋收起义爆发,但很快遭到失败。毛泽东毅然改变攻打长沙的计划,指挥部队在浏阳文家市里仁学校会师。

起义失败,士气低落,军心动摇,前路迷茫。9月19日晚,夜幕笼罩下的里仁学校,气氛令人窒息。一盏光亮不大的油灯下,毛泽东主持前委会议,讨论起义部队受挫后的进军方向。出席会议的有工农革命军总指挥卢德铭,第一师师长余洒度、副师长余贲民,第一团代理团长陈浩,第三团团长苏先骏。第三团团部支部书记彭商人等营以上干部也列席了会议。

中国革命究竟向何处去?一场激烈的争论正在进行——余洒度打着中央和省委旗号,坚持先取浏阳,直攻长沙。苏先骏则说:“革命了半天,却革到山上做‘山大王’,这叫什么革命?”

争论中,毛泽东发言了。他分析形势,认为敌大我小,敌强我弱,革命转入低潮,起义部队遭到挫折,敌人的主要力量在城市,目前我们攻占中心城市已不可能。因此,要改变攻打长沙的计划,转移到敌人统治力量薄弱的湘粤赣边界的农村去,找个歇脚的地方,同农民相结合,坚持农村斗争,保存、发展革命力量。

那么,到什么地方比较适宜呢?

毛泽东拿出一份地图,指着湘赣边界山形最宽的部分,生动形象地打比喻说:这里像眉毛一样的地方,是罗霄山脉中段,地势险要,崇山峻岭,峭壁耸立,森林茂密,进可以攻,退可以守。这里离大城市较远,是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地方,有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有较好的群众基础,是积草囤粮、聚集革命力量的好地方,适宜作我们的落脚点。

毛泽东的分析和主张是正确的,得到了包括总指挥卢德铭在内前委会大多数人拥护和支持。前敌委员会最后决定:放弃攻打长沙,部队沿罗霄山脉退往湘南,寻求新的立足点。

这盏油灯,倏忽亮堂起来,就像点亮了惊涛骇浪中的灯塔,照亮了中国革命这艘航船。

宽大的手掌,指引中国革命前进的方向

五更鼓角声悲壮,耿耿星河欲曙天。

9月20日清晨,当天际露出第一丝曙光,工农革命军1500余人已集合在里仁学校操坪。

前委书记毛泽东一个箭步,跃上台阶最高处,向全军讲话。他坚定地挥动着宽大的手掌:“我们要改变方向,上山去!”

他用那特有的语言,鼓舞工农革命军的全体指战员——

“大革命已经失败,蒋介石、汪精卫、唐生智疯狂屠杀革命同志和工农群众,我们吃了没有抓住枪杆子的亏!现在我们建立工农革命军,举行秋收暴动,虽然部队受到很大挫折,但是算不了什么。我们的队伍还有一千多人枪,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蒋介石就像一个大水缸,我们好比一颗小石头,敌大我小,但是只要我们团结紧,打仗勇,总有一天会打烂蒋介石那口大水缸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毛泽东通俗易懂的讲话,为身处险境的工农革命军指明了方向,瞬间吹散了笼罩在战士们心头的迷雾。大家群情激奋,热血沸腾。就连两个趴在围墙上看热闹的里仁学校学生,也自告奋勇当“红小鬼”了, 其中一个是开国上将杨勇,另一位则是后来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

旗帜引领方向,道路决定命运。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原主任张志初说,毛泽东在文家市的挥手,是中国革命史上具有重大转折意义的挥手,解决了中国革命的“寻路”问题,那就是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政权;文家市的挥手,是高扬“第一军旗”的挥手,挥出了人民军队的建军雏形。“军叫工农革命,旗号镰刀斧头”,第一次打出了中国共产党的旗帜。这面写着“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的旗帜,首次在全师官兵面前迎风飘扬。

“红色基因”为实现中国梦注入强大动力

为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暨秋收起义90周年,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正在进行大规模提质改造。

烈日下,湖南集智创意展览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欧阳圣求正在督战。他说:“我们是怀着敬畏的心情和一种革命情怀来参与红色纪念馆提质改造的。对我们而言,利益利润不是第一位的。”

欧阳圣求说,我们并不是把提质改造视为一个项目,而是当作一个作品。干好了,是我们一辈子的光荣。搞砸了,就是一辈子的污点!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32岁的年轻人略显激动,有些自豪。

余小平,秋收起义文家市会师纪念馆讲解员、宣传科长,她正带领自己的团队坚守岗位,以馆为家。33岁的余小平担任“红色讲解员”已经11年。她说,每讲解一次,我就受到教育和洗礼,深知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打江山不易,深知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红色基因已深入我的血脉和骨髓,我准备在这里一直干下去!”

硝烟散尽,炮声远去。记者和这两个年轻人交谈,深深感到“红色基因”深入一代又一代人的血脉之中,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注入了强大内生动力。

■史料链接

文家市决策

1927年9月19日,毛泽东率领受挫的秋收起义部队到达浏阳文家市集中,并主持召开前敌委员会会议,讨论部队的行动方向。他正确分析了敌强我弱的严峻形势,主张放弃攻打长沙的计划,部队沿罗霄山脉南下,在农村实行土地革命,开展游击战争。会议最终否定第一师师长余洒度“取浏阳直攻长沙”的错误意见,通过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确定了由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政权的革命路线,史称文家市决策。

(相关史料由中共湖南省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