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谭善爱:使命,那一刻化作永恒
2017-07-14 10:29:32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使命:那一刻化作永恒

——访香港回归中英防务交接中方指挥官谭善爱

谭善爱获深圳市公安系统首届“金牛奖”后与妻子合影︒

谭善爱(前)带领队伍执行任务。

喻季欣

香江波涌,紫荆花开。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

20年弹指一挥间。

你可记得,20年前的1997年7月1日零时整,当五星红旗在香港升起,此前10分钟,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军香港开始,有一个分秒相争、令人心潮澎湃的10分钟中英防务交接?你可知道,当年33岁、身高1.85米的谭善爱,这个中国军人、湖南汉子怎样机缘巧遇,幸运地肩负起中英防务交接中方指挥官使命?为了这10分钟,他怎样身心付与、殚精竭虑?20年来,他经历了什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如今有怎样的岗位与生活?

谭善爱,这位当年对英军洪亮喊出“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的驻港部队中校军官,如今回首那一刻,仍禁不住激情奔涌。在接受笔者采访时,他放言纵谈那10分钟怎样定格历史,光荣使命为何在他的33岁人生突然来临……

1 10分钟定格一页历史

中英香港防务交接仪式时长10分钟:1997年6月30日23时50分至1997年7月1日零时整。

23时50分:中英防务交接双方哨队就位。

23时55分:英方防务交岗指挥官英军艾利斯中校和中方防务接岗指挥官、驻香港部队谭善爱中校就位礼台。

23时58分:英军艾利斯中校向我军谭善爱中校敬礼报告:“谭善爱中校,威尔士军营现在准备完毕,请你接收。祝你和你的同事们好运,顺利上岗。长官,请允许我让威尔士亲王军营卫队下岗。”

谭善爱礼答:“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驻香港部队接管军营,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

23时59分55秒:最后一名英军士兵走出营门。

23时59分59秒:中英防务交接仪式以两位指挥官的互礼,完美前移一秒。

1997年7月1日零时整: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现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冉冉升起,宣告中国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式成立。历经百年沧桑,香港历史翻开崭新一页。

历史的辉煌一页,就此定格。

2 细节展示使命情怀

10分钟,一分一秒,一步一动,一字一句,一声一语,凝聚着谭善爱的精气神。当年电视直播中英防务交接仪式时,电视观众无不被谭善爱的威武文明形象打动。他那炯炯有神的双眼、英气逼人的目光,更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大眼睛军官”成为人们对他的深刻记忆。

然而,那10分钟,有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有细节凝聚的人物情怀。

“这个10分钟过程,有4个部分。”如今满身轻松、大眼睛依然闪亮的谭善爱,回首那历史一幕,仍然心潮起伏:“第一个部分是我方卫兵上岗,第二个部分是我方卫队就位,第三个部分是双方防务交接,第四个部分是英军卫队离开营区。快到预定时间,我带队从当时还是英军营区的院子里走出,准备就位。抬头一看,嗬,密集的人群站满了岗哨两旁,即将撤回的英军和他们的家属都来了。军营大门外是望不到边的黑压压人群,右侧一个舞台般开阔的棚架上站满了记者,各种摄影、照相镜头如长枪短炮,一齐对着我们。我们一出现,闪光灯顿时把深夜变成了白昼。我还真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身上也不禁炽热,开始渗汗。

“没想到的是这时突然有人起哄,英军一些人用英语、中文大喊:到点啦,哨兵上岗!我冷眼一瞥,冷静指挥两个哨兵就位。按计划,随即是我和艾利斯中校走向指定位置。但不知他是不是没有目测好站位,感觉他走到指定位置走三步有点小,走两步又太大;再细一看,发现他目光游移,确在犹豫。我没多加理会,目光镇定,按我的步伐准确走到了指定岗位。

“到位立定后,按方案是艾利斯中校先说话,他说英语,我说中文。我们俩事先有个约定,各自抬高最后一句话的音调,表明说完了。没想到他说着说着突然停顿了一下。我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忘词了?我要是马上接上去,他突然再说怎么办?我脑袋飞速急转时,他的话又出来了。我心想:兄弟你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好在我没有冲动。随即他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但音调却没有按照约定明显地提高。此刻,我出奇地冷静镇定,我的思想就集中在这个读秒时刻上。我语音自然流畅、洪亮清晰,按约定在最后一句提高音调,圆满表达了‘你们可以下岗,我们上岗。祝你们一路平安!’的庄严口令。”

清晰记忆,深情追述,谭善爱眼里闪烁星光。他端起茶杯深深喝上一口,详述出一个个深藏心底多年的细节——

“这10分钟,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后来很多人问我当时紧张不紧张。说实在话,我很镇定,但也有情绪变化,不过别人根本看不出来。我身体的燥热告诉我,当时我头发里、身背上都渗出了密密的汗珠。虽然是深夜,但天气闷热,长服、领带、军帽捂着全身,又精神高度集中,怎么会没有汗水。但我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尤其是没有表现在脸上。说完口令后,我向对方敬礼,向前一步握手,退后一步双方互礼。

“但到此交接过程还没结束。因为刚才我说的这个口令中,有句祝他们一路平安,就是他们要应声离开岗位,走出营门,这时我们的卫队也有个敬礼动作,以示相送,这些都要同步进行。原来的约定是,他们最后一个人出了营门,我们目送后再转身面对国旗。可是他们的动作又没到位。按约定艾利斯中校转过身去,他们的卫队就要同时齐步走离开军营。可我已经礼毕,他们的卫队却没有迈出步子。这时我没有半秒犹豫,因为已经没有时间目送他们最后一个人离开了。我迅即转过身来,面向升国旗的旗台,半秒不差,1997年7月1日零时零分,国歌奏响,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那一刻,我已是热泪盈眶。”

是的,神圣使命,岂容点滴意外;读秒时刻,不许半秒差池。非常岗位展示了非常历史,每个细节都展示了我军官兵们的使命情怀。

3 幸福在时刻准备中来临

谭善爱把有幸担负这一光荣使命称为“人生最大的幸福”:“幸福突然来临,但我在时刻准备着。”

1997年,谭善爱33岁,是他从湖南华容县东山镇一个普通渔民家庭入伍的第14个年头。

“我老家紧靠洞庭湖,我从小在湖区长大,每天看到湖上百鸟飞翔,鹰击长空,就梦想高飞,向往外面的世界。”谭善爱不由自主地回忆起孩提时代的生活、从小的梦想:“好奇的向往,是每个孩子的心灵快乐。但出去做什么,那时心里并不清晰,只是念想强烈。1981年因几分之差没考上大学,我在湖区养鱼两年,成了当地的养鱼技术员。1983年征兵时,了解我的母亲郑重地对我说:‘孩子,去飞吧。’19岁的我,便如愿以偿‘飞’进了部队。”

谭善爱介绍:“我刚入伍时在野战部队,部队军事训练抓得十分紧。我从小劳动惯了,做什么都不觉得累,军事素质提高很快。我又爱学习,1985年考上了桂林陆军学院。两年军校生活,各方面磨炼了我。那时每天都有跑五公里、跑十公里的项目,我每次都是组织者,个头高,又是排头兵,有时扛着几条枪跑;学校知识竞赛,我拿过全校第一、第二名,加上各门功课不错,两年得了4个嘉奖,毕业分配到了广州军区机关。”

说到这,谭善爱呵呵一笑:“但到军区后,具体工作是在警卫营当排长,天天带兵站岗放哨。”他坦诚表达:“这段时间我思想有过波动,但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使命在什么岗位就站好什么岗。在广州军区警卫营8年,岗位意识深深扎下了根,这为我后来的工作,特别是为担任中英防务交接指挥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百炼成钢。1993年驻港部队组建时,谭善爱被选中;而他被选为中英防务交接指挥官,则是1997年4月下旬。对突然来临的幸福,谭善爱说有巧合有机缘——

“1997年4月下旬的一天,首长们在开会。我这时是驻港部队司令部的军务参谋,恰巧去帮一个参谋送文件给首长。走到会议室门口,见里面像在研究重大问题,满屋子的人讨论热烈,就没有立即进去,想走过门口去茶水房喝口水。就在我经过门口时,熊自仁政委突然在里面大喊一声:‘谭善爱你过来!’我一进去他就对我说:‘你说一声你们现在可以走了。’熊政委特别把‘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加重了语气。我一时不明就里,就照着说了一声。政委说:‘你声音大一点。’大一点就大一点嘛,我心里嘀咕了一下,也没弄清是什么意思,就以平时的大嗓门响亮地重复了一遍。”说到这,谭善爱停了停,爽笑更甜,因为接下来就是他说的那个“幸福时刻”的来临——

“‘就是你了!’熊政委突然声音坚定、简捷笃定地对我说。我这时才恍然醒悟。原来,这个会议是在讨论选谁担任香港回归防务接岗的指挥官。机缘巧合,一个历史重任,一个光荣使命,就这样落在了我肩上,幸福就这样突然来临。”

防务交接,两军对阵,岗哨职位是威武、文明之师坚硬而柔软的直面较量。“刘镇武司令曾反复嘱咐我:‘谭善爱,你的每句话,不是张口说出来,而要从心底迸发出来。’”谭善爱深情追忆道。幸福因机缘来临,机会总是为有准备的人而留。从战士、班长、排长到连长、军务参谋,谭善爱长年养成的过硬军事素质、良好的心理素质,成为他获得这一机遇的基础。

谭善爱,这名字是否亦如首任驻港部队司令员刘镇武、政委熊自仁的取名寓意,饱含着一个民族礼仪之邦的文化传承与历史机缘?历经百年沧桑,香港回归祖国,一个个方块字组成的驻港部队官兵方阵,其名字里是否也深蕴着一支威武、文明之师的雄风与精彩?

4 历练,只争朝夕不辱使命

防务交接的准备工作缜密细致。“双方卫队的人员数量和交接时间,是中英双方反复商量后确定的。英方特别要求防务交接时间只有10分钟,我方坚定不移要求这10分钟在1997年7月1日零时零分准点完成。所以各个标准要求非常高。按规定,双方几分几秒做什么都非常细致,形成了文本,和拍电影的脚本类似。”谭善爱说,“在深圳同乐营区地板上,我们按实地比例用粉笔画出威尔士营区大门、通道,一步步卡分卡秒地训练。和他们交接时我说的这几句话,我更是用足了心思。”

作为中英防务交接中方指挥官,谭善爱是唯一人选,并无备选。说起这个,谭善爱激情依然:“因此对这项工作,不可能有成与不成的考虑。出场必成,是领导的嘱咐,也是我的信念。我是军人,任务在身,责任在肩,所以,我一门心思就是怎么把任务完成好,做到百分之百,绝对圆满完成。”

决心不仅需要意志与行动,还需勇敢与智慧。“事情总有出人意外。”谭善爱略为停顿,又说了一个记忆深刻的细节:“我们进入香港,行进到当时还是英军威尔士军营的院子里后,艾利斯中校突然走过来对我们说要走两遍试试。这是事前没有安排的,说明他们也非常认真。我立即报告给了陈知庶副司令员,他说可以啊。于是,我们就在院子的后面贴着围墙走了两遍,大家就回去各自准备了。这提醒了我:交接就是一场比武,有着无需明说的较量。我心里很踏实:肩负这使命,我有着祖国这一坚强后盾,有着民族大义和人民军队的坚实支撑。当时这些想法虽没有时间交流,但看到战友们个个精神抖擞,我心里有底。”谭善爱边回忆边微笑:“我取下背上的军用背包,和陈副司令员开了句玩笑。我说首长,我不打开背包了,要是等下有点什么差错,我就背着背包滚回去好了。陈副司令了解我啊,他既严肃又幽默地说:‘小子,军中无戏言。要滚就等下滚出个样子来!’我双腿一并,立马正经报告:‘请首长放心!’我确实是知道我们练到了什么程度,刚才和英军对着走完这两遍,我完全找到了感觉,该怎么做我心里非常清楚。”

听着谭善爱的叙述,笔者好奇:“这种感受后来和别人交流过吗?”“一直没有。”谭善爱坦言,“离开陈副司令后,我们就到二楼的饭堂,把背包放在那里。见那里饭桌摆好了,碗筷、红酒杯都摆着。我当时就想,交接完了,回来喝庆功酒吧。”

举国欢庆。面对眼前庄严升起的国旗,谭善爱热泪奔涌而出。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辱使命的光荣与自豪在他心中沸腾。

5 “每个人都是一颗星星,都有自己的星光。”

中英防务交接圆满完成,成为谭善爱人生永远的珍藏,为他的人生励志添彩。

为迎接澳门回归祖国,1999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澳门部队组建。因为有驻港的经验,谭善爱调入了驻澳部队。在驻澳部队的军事训练与相应工作中,他发挥着特殊的标杆作用。追忆中,谭善爱自豪之情不减:“祖国统一大业步步推进,我有幸亲历香港、澳门回归祖国。神圣使命,于我永恒。”

2005年,谭善爱从驻澳部队珠海基地副主任位置转业,23年军旅生涯写上了句号,他来到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黄田派出所当了一名普通民警,服务社区。

从岗位变化到角色变换,许多人诧异:他失落吗?适应吗?受得了吗?“说一点失落感都没有是假的。”谭善爱坦然告诉笔者,“但慢慢就适应了。使命意识在我心中没有变,只是岗位不同而已。”

在新的岗位上他做出了新成绩。他曾一天出警31次,创该派出所的最高出警纪录;他曾连续十几个小时处理民事纠纷,苦口婆心做劝说工作化解矛盾,赢得社区居民交口称赞。“其实我想的就是扑下身子努力工作,做好角色调整。同事们也没什么诧异的,把我当作普通干警。只是2007年7月1日我在中央电视台做香港回归10周年节目回来后,才有人开玩笑说老谭很有‘明星’风采哦。”谭善爱感慨道,“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颗星星,都有自己的星光。”

2008年11月,宝安区成立安保办公室,谭善爱因工作出色被任命为安保办主任。不久,宝安区公安分局成立特保大队,谭善爱被任命为大队长。安保大队组建有严格要求,也有各种新问题,谭善爱从队伍架构、管理制度、目标任务,形成了严密完整的管理规范。2010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深圳举行,谭善爱带领队伍日夜奋战,圆满完成了任务。“对我来说,带好队伍是岗位所在,职责所为。”如今已是三级警长的谭善爱,这样抒发内心。

6 “在家里,我是主心骨,但不充英雄。”

说到职责角色,谭善爱不由说起他在家庭生活中担任的角色:“在家里,我是主心骨,但不充英雄。”谭善爱笑道:“我是1991年结婚的,那时我爱人是湖南常德一个纺织厂的女工。结婚后我们多年分居,真正团聚是2005年我从部队转业到深圳工作以后。在外人看来我驻港驻澳很风光,但我觉得使命光荣是祖国赋予的,回到家里,看到爱人一个人抚养孩子、操持家务,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家里没有英雄。所以我就总想着怎么减轻她一点负担,多做点家务事。每次吃饭,我都会给她夹菜,对女儿我也是变着法子让她开心。我专门买了一本菜谱,周末一家人高高兴兴对着菜谱学着做。女儿笑话我不只是吃货,还是一个美食家。我最拿手的菜是红烧肉和各种样式的鱼。我在湖区长大,特别喜欢吃鱼,煎炒焖炸煮,做的鱼色香味都可以,战友们曾给过我‘鱼王’的雅称呢。”

转业12年来,谭善爱连续五年被评为深圳市优秀公务员,获深圳市公安系统先进个人一次,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2015年获深圳市公安系统首届“孺子牛”金奖。端详着“孺子牛”奖杯,谭善爱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拓荒牛”是深圳的城标,“孺子牛”不正是自己融入这座城市的目标?不正是洞庭湖畔勤劳父母品性的传承?不正是对自己挺立于迎接香港回归神圣岗位时信念的坚守?

谭善爱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但问耕耘,不以荣誉来证明自己。

不忘初心,光荣与梦想是谭善爱心头永远飘扬的旗帜。

(作者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人民日报》原高级记者、广州军区文艺创作室二级作家。)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