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一个人的茶经
2017-06-23 08:02:58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杨思]      字体:【

文曙

喝茶是我每日必修的功课。

茶之为用,为饮最宜。1200年前,茶圣陆羽对茶的功用如是定义,在他眼里,茶不止用饮热渴,还可用于疗疾,“凝闷、脑疼、目涩、四肢烦、百节不舒,聊四、五啜,与醍醐、甘露抗衡也”。

然我喝茶,似有异茶圣的用旨,一非饮热渴,更不在于疗疾。

置案。洁具。温杯。醒茶。冲泡。当一盏浮香氤氲于眼前,此前,整个泡茶过程便成为一种颇具仪式感的修为,就像宗教的祭祀。

但决非宗教。

唐代高僧善会和尚问侍从他的茶僮,这一碗是什么?赵州从谂禅师在河北赵县观音院开坛布道,对不同来去三人的问询均以吃茶去三字作答,在这里,茶成为一种机锋,一则公案,一种演绎玄奥的借代指称。时下,论茶正成为一门显学,有将茶与禅联系者,与道联系者,与国学博大精深联系者,宏论玄说,林林总总,不一而足,这一碗是什么?在我看来,山还是山,茶就是茶,至清,至纯,至静,至简,或许,这才是茶的真谛,至于更多诠释附会,只会令人感觉肤浅,有悖茶的真味。

茶是寂寞的,清水澹明,翠微邈远,造物之初即注定了它的品性,它寂寞,并非心无所系情无所倚的孤寂,古人说,饮茶以客少为佳,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五六人等则泛施矣,饮茶不像喝酒,寻的即是一方尘外清静,炭火猩红,沸水作声,执杯在手,与茶静默相看,看一片雀舌在澄明之下柔软舒放,翠色次第渲染开来,清芬袅娜,盘桓杯盏,飘盈面颊,徐入鼻、心、肺、膈,乃至缥缈浮游一室,至此,茶成为你最为亲近的侣伴,虽相看无言,却灵犀相悦,浮香深处忘岁月,清茗一盏偷安闲,如此清静清闲的寂寞,实是浮生难得一求的奢侈呵。

明许次纾《茶疏》论喝茶境界,一曰心手闲适,二曰披咏疲倦,三曰明窗净几,四曰风日晴和,我以为不尽然,喝茶于我,是一种积习,一种意识深处的不由自主,自然,以上四境中喝茶会别有一番茶味在心头,但除此之外,又何时不可喝茶,何处不可喝茶?面对键盘,先沏上一杯茶,当清芬的缕丝飘漫萦系,这时,世间万象的每一场景,便纷至沓来簇拥于目前,远古洪荒,未来遥想,宏大邈远,精微艰深,无不栩然鲜活,呼之欲出,键盘敲击出的每一汉字,无不浸淫了茶的嫩翠深碧轻红浅黄,茶是我的文思,是我那些写在纸上汉字最初的发祥地。

屋后,一方小庭院,几竿南竹,沿墙角站成一簇修茂的集体,竹影下,几只青石磉磴,依次摆在那,那是我特地从一片老宅基的废墟上寻来的,为的是用作我的茶凳和茶桌,有时,我便坐在那排磉磴边喝茶,紫砂壶,青花盏,来自武夷的馥郁清妙一缕,冉冉细细,夕照的金黄从竹叶间斜落,在脚边,在鼓型石础的圆转与斑驳之上,一枚枚,如散落的金币,此时的我,肉身、魂灵、情志、思绪,完全处于静止,处于一种特殊“清零”状态,一片云,漫无心迹,飘浮于天际,一声鸟鸣,悠远的余韵,融入溶溶远山暮色,我坐在那里,手捧茶盏,无息,无动,两眼注目于茶,神思杳然浑然,完全忘却了自我,忘却了身处的整个世界,许次纾茶境说中未曾有以上情境的记叙,我想,此时我所经验的或许实是一种茶人求达的至境吧,曾听人说,每天,一个人须有某一时刻用来发呆,无思、无虑、无欲、一切喜怒哀惧爱恶嗔怼妄念全悉去除,这时,尘世于你恍若隔世,但你又分明感觉通体洞明,或如,这时你便是一株植物,那么纯朴天然地长在那里,抑或,你就是天际高远那一片云,悠然忘迹,飘游于一切挂碍羁绊之外,其实,人类文明迄今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要回到自己当初出发的地方,返璞归真,找回真正的自我,坐在竹影石础边的那一刻,我看着茶,茶看着我,恍惚中,我成了手上那一碗茶,清纯,澄明,柔软,隽永,浮光潋滟,充满柔情。

这,即是人们企求的那种回归么?

茶是国饮,是世界公认的第一饮品,现代科学研究表明,茶叶中含有300多种化学成分,其中有机化合物如蛋白质、脂肪、氨基酸、碳水化合物、维生素、茶多酚、生物碱、皂苷、甾醇、茶素、芳香油、脂多蛋白等,都是人体不可或缺各具功效的重要营养成分和药用物质,我并非营养学家,我喝茶虽也粗晓这些有益健康的茶的成分,但醉翁之意不在酒,喝茶于我,是习惯使然,是程式仪规,是虔诚如教徒那样的清修——佛说,修行有四万八千法门,我独以茶清修,清修的正果不是涅槃觉悟,更非道德、文化的圆满成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死契阔,茶我相依,仅此而已矣。

我想,茶喝久了,我会成了茶。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