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对于‘鬼’招数,我们只有更‘鬼’才行”
2017-06-19 09:37:08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他与“鬼”斗,对腐败深恶痛绝,攻克了一个个疑难案件,为了大家却愧对了小家。他,就是吉首市纪委原常委、第一纪检监察室原主任,因为斗“鬼”有功,最近调任自治州纪委工作的向魁胜——

与“鬼”斗者“卫士”也

6月18日,向魁胜(右二)与同事研究案情。通讯员 摄

【开栏的话】

监督执纪,是党章和行政监察法赋予纪检监察干部的职责和使命。他们,站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第一线,以忠诚可靠、服务人民、刚正不阿、秉公执纪的良好形象,向党和人民交出了一份份合格的答卷。湖南日报自今日起推出“寻找最美纪检干部”专栏,希望读者通过这个栏目,对纪检监察干部有更多的了解,给予更多的关注。

通讯员 邹太平 向富利

湖南日报记者 张斌

湘西土家汉子向魁胜,多次被上级纪委抽调为案件主办人员,牵头查办违纪案件200余件,查办大要案20余件,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8000余万元。

今年第六届湖南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评比中,他被省委、省政府记一等功。6月17日,我们走进湘西,走近向魁胜,感受他与“鬼”斗的责任与担当。

“我是 ‘斗鬼’的,邪不压正,不怕‘鬼’”

“‘魁胜’,就是‘斗鬼者胜’。我是‘斗鬼’的,邪不压正,不怕‘鬼’。” 对好心规劝,向魁胜通常这样回答。

“从事反腐工作,我是打心里的热爱。从1995年考入检察院,现又在纪委,也算是圆梦。”向魁胜说,他从小受到作为军人父亲的影响,有一种嫉恶如仇的情结。

“他们把五保老人、残疾人、伤残军人的‘救命钱’,用来变成自己的‘玩耍费’,真是气愤!”说起去年吉首市排吼乡符某、向某贪占民政救济资金案,向魁胜义愤填膺。

向魁胜带着调查组,自带干粮伙食,吃住村里,白天深入田间地头,晚上登门入户,走访600多人,取笔录近300份,最后让符某、向某受到了应有的处分。

“真拿鸡毛当令箭,搞得太过火了。”有人埋怨他。2015年3月,向魁胜查办吉首市房产局窝案时,对于威胁和请吃,他都一一拒之门外。

最后,该案立案查处9人,其中党员干部6人被移送给司法机关,涉及的2名副处级干部报送上级纪委审查,4名非公职人员被依法逮捕。

吉首很小,低头不见抬头见,现在查处一个人,就可能会得罪他的三亲六故。向魁胜坦言,2011年以来,查办对象为“熟人”、“朋友” 的有之,打“感情牌”“业务牌”“领导牌”的有之。

但,这并不意味着纪检干部就是无情的。

一个涉案的副局长,几次托人想与他单独见见面,向魁胜都按纪律要求没有答应。后经专案组同意,他们相约面谈。听了向魁胜的劝导后,这名副局长主动坦白。后来,虽然该副局长受到了开除党籍和行政撤职处分,但也得到了从轻处理,保住“饭碗”。

“对于‘鬼’招数,我们只有更‘鬼’才行”

调查遭遇“烟幕弹”“迷魂阵”“十字路”, 找不到靶心;碰到“硬骨头”“拦路虎”,久攻不下;违纪人员手段现代化、隐蔽化,对抗行为联盟化……“怎么办?对于这些‘鬼’招数,我们只有更‘鬼’,才行啊!”向魁胜指着一个卷宗告诉我们,要办成铁案,前提是尊重事实,过程是讲究技巧,注重案情分析、方法研究和经验总结。

在调查公安民警邹某时,因之前已在网上公开举报,几个主要涉案人员串供并潜逃。眼看涉案的邹某之妹刑拘期限快到,再攻不破就可能前功尽弃。

关键时刻,向魁胜被专案组调来“救火”。一接手,他就立即扑入相关案情材料中,收集熟悉相关信息,召集专案组全面深入分析、研究,制定了新的执纪审查方案。

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向魁胜明确坚持“因人而异、动态调适、自我控制、有限距离”的谈话“四原则”,对症下药地进行谈话。

向魁胜让深谙法律的邹某想想,几个主要涉案人与自己的这种利益关系,会不会牢不可破?再算算账,想想涉案的自己、亲妹妹和正上学的孩子,是主动交代争取从轻处理好,还是负隅顽抗到底好?

经过耐心细致的教育,邹某最终被说服,其妹妹等涉案人员都说出了事情真相,坚固的堡垒终于被击破。

“纪律审查工作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一支敢战、能战、会战的团队是关键。”吉首市纪委干部王明友说,每年的纪检监察干部培训,向魁胜总会认真上好每一堂课,以案代训,提高团队的战斗力。

“成绩单的背后,是我亏欠亲情的账单”

2012年以来,向魁胜先后荣获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纪委办案先进个人,多次获吉首市政府嘉奖,记三等功2次,多次被评为市纪检监察工作先进个人。今年的湖南省“人民满意的公务员”评比,他登上了领奖台。

“这些,都是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成绩单的背后,是我亏欠亲情的账单。”向魁胜的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母亲因病住院期间,他陪通宵,一到白天又去上班。几乎没有什么节假日,孩子生病、高考,他都不在身边。”说起爱人向魁胜和孩子,一向坚强的彭女士流下了眼泪。

2015年4月,孩子动阑尾炎手术,向魁胜在外办案,靠彭女士一个不足一米六的身子,把身高一米八的儿子背进手术室。

“只要他决定了的,都支持。”彭女士坦言,曾怨过爱人,但现在慢慢理解了。

“去年8月,他下班后抽空回来看孩子,却晕倒在家门口。送去医院后,只住了两天,他就带着留置针头去办案点了。”彭女士说,由于长期高强度超负荷工作,向魁胜得了肠梗阻。

“要感谢那份‘癌症’诊断书啊,才陪全家人一起出去,也是我从事纪检工作以来唯一的一次休公休假。”说到这个小插曲,向魁胜笑了。

原来去年9月,当得知得了“癌症”的他,感到自己太愧对家人了,就请了假,送孩子去上大学。后经医院反复核对,原来是检验医生把“肠瘤”误写成了“肠癌”。

“从严治党的路还很长,我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违纪的党员干部越来越少。”从向魁胜朴实的言语里,记者读懂了一名“党的忠诚卫士”与“鬼”斗的义不容辞。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