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专题 > 青春8090 > 正文
雕塑家欧偲:胸有丘壑成“大彩”
2017-06-13 09:51:36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欧偲 图/张杨

湖南日报记者 余蓉

名片

欧偲,男,汉族,1980年10月生,湖南邵阳武冈市人,本科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毕业于中南大学美术系。湖南青年美术协会雕塑理事。

故事

6月8日,长沙闷热难当。在长沙县经开区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里,欧偲正跟他的伙伴一起研究一匹铜铸马的上漆。

“上漆后要去打磨,生漆是有生命力的,经过一层层着色和一遍遍打磨,才能神采奕奕、栩栩如生。”一提起自己的文创作品《大彩·九华驹》,欧偲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2003年,欧偲以专业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入西安美院雕塑系,毕业后一直在西安从事雕塑艺术,曾参与过四川峨眉金顶十方普贤菩萨塑像、西安大雁塔的群雕等雕塑创作,在业内小有名气。

2008年,欧偲回到湖南发展,一心想自己创业,成立了自己的雕塑公司,事业逐渐走上正规。

但欧偲并不满足于此,“城市雕塑是个工程活,大多数作品需要得到客户的认可。我很想做点独一无二的、能够表达自己的作品,可以说长久以来我就一直在琢磨这个。”

在一个深夜,忙碌了一天的欧偲开车经过马王堆时,想到了马王堆汉墓出土文物那蜚声国际的漆艺,又想到宁乡出土的青铜器代表四羊方尊,突然脑洞大开,“在青铜器上面做大漆会是什么样子?”

青铜器上做大漆,这项技术只在春秋战国时期短暂的出现过,随后便接近于失传了。欧偲拜访了很多漆艺老师,大家都说这个一没做过,二没看过,更没尝试过。有人怀疑:“这怎么可能?”

但欧偲偏不信这个邪,决定自己干,“我其实是对油漆过敏的,为了弄这个东西我两条手臂都是肿的,痒得难受,晚上睡觉都睡不了。”然而,欧偲面对的却是刚做好的成品漆就脱落了的困境,一次又一次,不得章法。拜师学艺三年,在充分了解漆艺的原理之后,终于解决了生漆在铜上面附着力的问题。

工艺开发不仅仅需要摸索,还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欧偲眼都不眨,把这些年赚的几百万元全都“砸”进去了。终于,青铜器上做大漆的工艺开发出来了。“这是国内独一份!”欧偲得意地说。

2014年,欧偲成立禾马(湖南)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他设计的作品《大彩·九华驹》也先后获得第21届广州艺术博览会金奖、首届湖南文化创意设计大赛铜奖,得到了很多藏家的追捧。

“藏家喜欢我的作品,我并不意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普通艺术爱好者。”欧偲回忆说,当时他的一匹“九华驹”在自己的艺术馆展出,一位小伙子每天都来艺术馆看,一看就是半个小时,最后刷爆了几张信用卡买走了。他说:“一匹九华驹并不便宜,至少要六七万元,一个普通收入的人愿意花这么多钱买我的作品,这种认同感让我非常感动。”

如今,欧偲正计划把大彩系列开发产品,结合电子商务,面向普通消费者,做一批体积小、造价不高的作品,“这既能让我的作品走入寻常人家,也是对湖湘文化的一种推广吧。”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