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一位普通而伟大的母亲的故事
2017-05-19 08:34:23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一位普通而伟大的母亲的故事

——毛泽东“国之贤母”题词始末

谢凤阳

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珍藏的革命文物中,有一幅红底黑字寿幛:红缎正中横书“国之贤母”4个大字。这是1938年7月毛泽东在延安为时任八路军卫生部部长姜齐贤的母亲姜刘氏七十寿诞所赠。

姜母是湖南娄底老街一位普通民妇,毛泽东当年为何对她平凡的人生之旅予以如此之高的赞赏呢 ?

寒门女杰 爱憎分明

娄底老街上,姜刘氏故居现为娄底中心城区历史风貌保护单位。这是一处宅基不足300平方米的分栋相衔的街衢式晚清民居,是姜刘氏白手起家在她37岁那年竞购的旧铺屋,姜刘氏在这里居住了44年。现为姜家后人家宅。

姜刘氏清末同治七年(1868年)七月出生于古镇娄底东北郊清浪潭一刘姓贫苦农家,从小有姓无名。8岁嫁给贫苦船工的儿子姜锦春做童养媳,15岁学会驾木帆船,21岁改行上岸在娄底镇街上蒸酒打豆腐30余年,年过半百转型小本经营南货零售20余年,晚年店铺倒闭,艰难度日。她不识字,但天资聪颖,记性好,悟性高,会做人、会持家、会经营、会创业,克勤克俭振兴家道,使家境由贫困而一度小康。在与丈夫姜锦春为创建家业而踔厉拼搏的同时,她始终注意家教,涵养淳朴家风,殚精竭虑培养和激励后人成才,4个儿子都为人忠厚、诚信、讲孝道、务正业,各有所为,小儿子姜齐贤成为共和国开国将军。

姜刘氏崇德向善,心胸开阔,气质血性,爱憎分明。20世纪20年代中期以来,受姻亲李振翩等进步人士的影响,年近花甲的姜刘氏思想日渐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积极支持在湘雅医学院学医有成的姜齐贤加入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大革命失败,长沙发生“马日事变”,血与泪的现实使善良正直的姜刘氏对屠杀工农的国民党极度愤慨和反感,她凭着自己的良知和直觉判断:共产党是真正为广大劳苦大众谋利益的,因而心向共产党,信念始终坚定不移、忠贞不渝。

井冈山,毛泽东与姜齐贤共话母子情

姜刘氏心口如一,自有了正确思想倾向,即见诸行动。她要满媳妇李紫生写信,敦促姜齐贤一定要走正道,脱离国民党部队。姜齐贤接信后,思想上受到强烈震动,坚定了弃暗投明的信心和决心,他以军医身份作掩护暂隐敌营以待时机。在红军第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中,1931年9月8日姜齐贤趁参与“围剿”的国民党第九师惨败溃逃之机,毅然带着所在的卫生队全部人员和医疗器材、药品投奔红军,时年26岁。

1933年春,经军政部部长李卓然介绍,毛泽东会见了姜齐贤。两人相见如故,畅所欲言。对母亲的回忆是毛泽东与姜齐贤交谈中的重要话题之一。毛泽东觉得姜齐贤话音耳熟,问他是哪里人,姜齐贤说是湘乡神童镇(娄底镇原名)人。毛泽东笑着说,我们还是半个同乡哩,又回忆说:“我读书时游学到过那里,上过茶园山,进过天籁岩,是个好地方。”

毛泽东的爽朗感染了姜齐贤,他说:“见到你我很激动,早在10年前我就想见你。可我内堂兄说你去了上海。”毛泽东问:“你内堂兄是谁?”“李振翩呀,他当年是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的学生。”毛泽东一听说:“啊!这个李振翩,在湖南驱张运动中,我与他只差冒穿一条裤子了。”姜齐贤问:“听说你是湘潭韶山人,怎么说和我是同乡呢?”毛泽东答:“我母亲是地道的湘乡人,你说我们是不是同乡呀!”姜齐贤恍然大悟。

毛泽东情不自禁谈了自己母亲的许多事,显示出对母亲特有的崇敬与思念。姜齐贤曾多次听李振翩说过毛泽东与他母亲的往事,现在听毛泽东亲说,备受感动。姜齐贤也不由得谈起自己的母亲,谈母亲8岁来姜家木帆船上做童养媳、白手起家创业的不容易;谈大革命失败后母亲思想倾向的转变;谈4年前探亲离家时母亲极力阻止他返回国民党部队,嘱咐他千万不能参与“围剿”红军“这种没有良心的事”……他慨然兴叹,母亲已64岁了,不知何日重逢?

姜齐贤像遇久别重逢的亲人话家常,毛泽东听得很仔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哲嗣医疗称妙手 领袖题词寿贤母

因战事频仍,关山远阻,姜刘氏对姜齐贤参加红军的情况一无所知。姜齐贤没有辜负父母的嘱咐,以自己的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为井冈山红色根据地的医疗卫生工作作出了特殊贡献,被红军指战员称誉为“神医”。中央红军长征,姜齐贤担任红一军团卫生部部长,转战万水千山,出色完成战地救护、治疗和中央首长的保健任务,到达陕北后全身心地投入抗日根据地野战卫生勤务实施和边区医药卫生工作,功勋卓著。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国共实现第二次合作。1938年4月,姜齐贤以八路军卫生部部长身份,应邀到武汉出席国民政府召开的全国军队卫生工作会议。自1929年秋与家人一别,姜齐贤已经9年与家人音讯隔绝,思乡心切。然而公务紧急,不能在武汉滞留,更不能回湘省亲,于是按离开延安时组织的决定,姜齐贤含泪写了一封简短家信向双亲大人请安、问候全家人,简要告知自己的情况,委婉而恳切地提出,如李紫生愿意,希望她带着儿女来延安团聚。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姜齐贤武汉来信令姜家人欢欣鼓舞。姜刘氏家国情怀高尚,深明大义,国难当头之际,她为姜齐贤跟着共产党抗日救国而倍感骄傲与自豪。暌违9载,望眼欲穿,齐贤身至武汉却未能回家相见,姜刘氏虽深以为憾,但亦能放眼思量,释然于心。在姜刘氏鼓励和支持下,李紫生义无反顾带着15岁的女儿姜平和9岁的儿子钧寰克日启程,千里迢迢抵达延安。

据姜平日后根据父亲回忆写的文稿记述:

1938年7月的一天,姜齐贤向毛泽东、朱德、林伯渠汇报完工作,毛泽东风趣地问:“齐贤同志,听说你和你的家属胜利会师了?”“胜利会师了,感谢组织的关心。”姜齐贤高兴地回答。

在井冈山、在长征路上、在延安,姜齐贤经常同毛泽东谈到母亲,毛泽东对姜母印象深刻,关切地问道:“你母亲她老人家身体还好吗?”“母亲身体还好,快满七十了,很想念我。她来信殷殷鼓励我努力工作,为抗日救国竭忠尽智,一定要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姜刘氏崇高的爱国情怀与慈母之爱令人为之动容。

林伯渠听后感慨系之,建议道:“齐贤同志母亲七十大寿在即,我们是不是向她老人家表示生日的祝贺?”此言正合大家心意。于是决定献两幅寿幛,一幅由毛泽东题词,一幅由朱德题诗,并随赠毛泽东、朱德各自单照一帧。工作人员拿来两块各长1.5米、宽1米的红缎子,磨好墨,润好笔。因林伯渠的正楷字规矩,故毛泽东请他代劳,林伯渠提笔按毛泽东说述,在红缎正中横书“国之贤母”4个大字,并尊称“姜母刘太夫人”。毛泽东接着欣然提笔题名落款:“毛泽东敬祝”。朱德则诗兴大发,亲自挥毫在红缎子上直书七言绝句一首:“人生七十古来稀,孟母贤劳说断机。哲嗣医疗称妙手,楼兰未斩尚戌衣。”

古镇起春雷 忠心报党恩

1938年8月23日(农历七月廿八),是姜刘氏七十大寿的日子,姜家收到来自延安的包裹。打开一看,内有盖着红色印鉴的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两帧照片,还有两幅大红缎子寿幛,是毛泽东主席亲笔签名的“国之贤母”题词和朱德总司令手书的祝寿诗。姜家喜从天降、满屋生辉。

消息很快在娄底一带传开。人们纷纷前来观看。姜刘氏见大家争先恐后,人多拥挤,干脆叫儿孙把照片和寿幛悬挂出来以供观瞻,让人一饱眼福,大开眼界。

长期以来,国民党把朱毛称为“共匪”,丑化成凶神恶煞。而今娄底人一睹尊容,才知毛泽东和朱德如此雍容大度、仁慈睿智、和善可亲,竟看得起一个普通的劳动妇女,亲自为她祝寿,尊称她为“国之贤母”,令人震惊、感悟与称颂,进而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的积极影响,进一步激发了大家的抗日救国热忱。

老寿星姜刘氏深感自己受之有愧,不住地唠叨:“我这老太婆有何德何能,竟惊动了毛主席、朱总司令。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我没为国家做什么贡献,这么大的荣誉我如何担当得起呀……”姜刘氏是个忠厚真诚的人。她把对毛主席、共产党的感激和爱戴变为自己更好地进步的动力,在其后十多年人生里,方向更明确,立场更坚定。在持久抗战的艰难岁月,她寄出家书无数,鼓励齐贤奋发有为,驱逐日寇,救我中华。她把母子团圆的希望寄托在抗战胜利的日子,谁知抗战胜利后内战爆发,姜家母与子又是长达4年的音讯隔绝,仍然只能梦里相逢,乃至母子诀别竟达20年,她老人家临终仍未能与齐贤一见。

娄底重又陷入白色恐怖之中,镇公所大门前那块已摘下七八年的“湘乡县第九区剿共义勇队”的大黑牌公然又挂出来了,姜家被列入黑名单,特务盯梢。姜刘氏不屈不挠,忠贞之心坚如金石,心系延安,漫漫长夜盼天明。她不惧任何威逼利诱,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与尊严。1948年,娄底黎明前光明与黑暗的搏斗进入决战。姜刘氏因长期积劳成疾,身体健康状况大不如前。为防不测,她叫儿媳将珍藏了10年的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赠的寿幛和相片取来,作为传家之宝,亲手授予身边的两个儿子好好保存,一再叮嘱姜家后人要世世代代不忘毛主席、朱总司令的恩情,永远跟着共产党走。

姜刘氏人生的最后几个月痼疾多发卧病在床,极为关心时局变化和社会动向,坚信光明必将战胜黑暗。她听到家人告知长沙和平解放、第九区人民政府在娄底成立,特别是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欣喜若狂。她执拗着要儿孙们扶着她起床,坐在靠背椅上在家门前观看街上的庆祝游行。她看到欢天喜地的人民群众敲锣打鼓,高举五星红旗和毛泽东、朱德画像走过,激动得热泪双流,她为自己有生之年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而倍感欣慰与自豪。

1949年10月28日姜母刘太夫人终因久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2岁。毛泽东主席11月4日据报即刻亲笔批示:“准假十天,并致悼意”,让姜齐贤返湘为母治丧。

姜母刘太夫人灵柩归葬娄底市东南郊今珠山公园南麓原姜氏家族墓园一隅,其墓今系公园知名景观。几十年来,每逢春节、清明节、三八妇女节和母亲节等节日和纪念日,前来“国之贤母墓”拜祭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