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立夏:绿肥红瘦,春去夏犹清
2017-05-05 08:02:03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廖慧文]      字体:【

湖南日报记者 周月桂

5月5日立夏,湿漉漉的春天行将结束。

阳光微辣,白云漫天,绿肥红瘦,暑气尚微,青春正年少,一切刚刚好。

迎夏之首,末春之垂

5月4日,长沙城一夜雨水过后,晨起阳光满怀,大朵白云浮在纯净的蓝天上,是春天里很难见到的“长沙蓝”,夏的气息由此扑面而来。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夏,假也。物至此时皆假大也。”春天播种的植物已经直立长大了,季节进入生命力最为旺盛的青年时期,雨水和阳光都将更加充沛。“春争日,夏争时。”自立夏始,万物的生长更加快速和旺盛。气温逐日升高,雨水日照充足,冬小麦扬花灌浆,油菜接近成熟,麦田中麦浪翻滚,夏收作物年景基本定局。

立夏在古时亦如立春,天子须亲率公卿大夫举行迎夏之礼。但古时除了迎夏以外,实无其他仪节,不像立春那么被人重视。直至明朝时,始有尝新之说,此后亦被视为佳节。

“迎夏之首,末春之垂。”古时亦有在立夏“饯春”的习俗,大好的春光过去了,未免伤感,故备酒食为欢,饯别春天。

立夏一候蝼蝈鸣,二候蚯蚓出,三候王瓜生。这一节气中,蝼蛄和青蛙在田间鸣叫,蚯蚓掘土,蔓藤开始快速攀爬生长。不过,在湖南,青蛙的鸣叫要远早于立夏,蚯蚓也已现身多日。当然,要听到最热烈的蛙声大合唱,还得等上一段时间。

楝花飘砌,绿肥红瘦

当盛春以樱花雨的形式与人们告别后,那些热烈盛大的乔木花海就要等到明年相见了,不过,立夏的花儿们也有自己的风致。

“处处社时茅屋雨,年年春后楝花风。”二十四番花信风到谷雨止,终章是苦楝花,立夏节气一过,楝花的花由紫变白,即将凋谢,香味也淡了很多。

苦楝花总给人心平气和的感觉,树高叶繁,花细香约,没有盛春的花朵那样重重叠叠的饱满情绪,开在春末夏初,浅紫色花落到地上,是若有若无的一声轻叹,哀而不伤,不像樱花雨那么大张旗鼓。“楝花飘砌。蔌蔌清香细。梅雨过,萍风起……人散后,一钩淡月天如水。”北宋谢逸这阙《千秋岁》,写尽了楝花之婉约清淡。

苦楝,谐音“苦恋”,也是引人遐想。楝树多长在田间地头,楝树果实在饥荒年代是可以当食物的,如今仍有村妇捡拾回去,用来做苦楝豆腐,据称可去风湿。

立夏是很多植物花期即将结束的标志,一派绿肥红瘦的景象,不过,也有不少花在立夏前后刚刚开放。

似乎是被雨水浸泡过久,立夏前后,白色的花朵很多,大多数香味浓郁。金银花开了,初开是白色,慢慢变成黄色。海桐的花也是先白色,然后变黄色。火棘、小蜡、女贞、石楠,无不开着白色细小的花朵,一簇簇,一团团,气味浓烈。

“泥新巢燕闹,花尽蜜蜂稀。槐柳阴初密,帘栊暑尚微。”陆游的《立夏》,写尽了此时节的别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