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程永亮:为“中国制造”赢得尊严
2017-03-31 08:20:10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2016年9月29日,铁建重工国产首台铁路双线盾构机、国产首台高铁大直径盾构机在长沙成功下线。

程永亮检查盾构机刀盘。

2012年,在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庆祝共青团成立90周年大会上,程永亮荣获“青年榜样奖”。

程永亮(左二)与同事查看盾构机设计参数。(本版照片均为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记者 陈薇 通讯员 王斐

3月的长沙。濛濛细雨中,有一丝丝凉意,空气愈发水润清灵。记者驱车来到星沙经济技术开发区东七路88号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有限公司。

在铁建重工大盾构车间和特种装备车间,只见一台台圆头圆身、通体火红的大家伙或在组装、或被调试。可别小瞧它们,它们都是铁建重工家族的“大明星”。这年头,不是每个人都能“红”,也不是每台设备都会“火”。这些外形俊朗、威猛霸气的“大明星”凭借逆天“颜值”、非凡“实力”,一次次登上了舞台,万众瞩目。

这些“大明星”,被统称为“盾构机”(全称“盾构隧道掘进机”)。

2010年,长沙地铁隧道开挖时,由铁建重工(当时叫“中铁轨道系统集团”)自主研发的首台盾构机成功下线,用它那大圆盘的嘴“开天辟地”。长沙进入高速轨道时代,这些庞然大物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大明星”的身后,有一位“四顾茅庐”请出来的“诸葛亮”。他叫程永亮,现任铁建重工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

1 忙忙碌碌的“空中飞人”

“不好意思,程总还在开会。昨晚才从西藏回到长沙,公司还有一拨人排队等着向他汇报。请稍等一会。”记者采访那天,铁建重工宣传品牌部副部长余得水在办公室,递过茶水,有些歉意地说。

聊天中,得知程永亮有一个绰号,“空中飞人”。

“他全年有80%以上的时间是奔走在各地,航空公司若是按飞行频率排个名,程总应该会名列前茅。”余得水笑了。

程永亮忙不赢,还没来。同事们打开了话匣子,七嘴八舌爆起“料”来。

“我们公司里流行着一句话:‘董事长的杯子,总经理的包,亘古不变。’程总的电脑包长期出差使用,已经泛白,有些地方都磨破了,但他一直不愿意换。”

“程总经常出差,三更半夜回到长沙是常事。他的办公室里备着一张床和几件简单的衣服。任务一来,说走就走。”

“程总忙起来,顾不上家里。有时实在想家人了,他妻子就带着孩子,到办公室见个面。他跟孩子叮嘱了几句,又去开会了。”

究竟是什么让程永亮如此执着和专注?

2 一句话结下的“不解之缘”

大约40分钟后,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出现在会议室门口。

“这就是我们集团的总经理程永亮,39岁,真正的青年才俊。”余得水介绍时,颇为自豪。

仔细打量,程永亮确实年轻。理着短发,面庞白皙饱满,说话时有点憨厚。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话题就从“为何要选择盾构机事业”开始。

程永亮透露,当年考入西南交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学的是“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是老师的一句话,让他与盾构机结下了不解之缘。

老师说,目前国内铁路隧道施工都是采用传统的矿山法施工。1997年,当时的铁道部花6亿多元从德国引进两台直径8.8m的全断面硬岩掘进机(TBM)用于西康铁路秦岭隧道施工。包括小小螺丝钉在内的所有设备配件一旦坏了,都要从国外进口。老师还讲了外国个别技术员“傲慢与偏见”的故事。

“进口设备高昂的成本、滞后的服务,刺痛了我的心。”程永亮说,“外国人能干的事,我们中国人也能干,而且能干得更好。我下定决心要为‘中国制造’赢得尊严,要从事代表工程机械行业最高水平的盾构机研制,早日造出中国人自己的产品。”

学完大学3年基础课后,程永亮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参与TBM国产化研究的工程机械专业方向。2000年,大学毕业时,他被推荐到国内仅有的两个TBM使用机构之一的单位工作,进入20个人组成的研发团队,从事盾构机国产化研究,参与原铁道部盾构机关键技术科研项目。

3 不断升级的“盾构机之梦”

“说是科研,实则是拿着1000元的月薪,每天重复枯燥乏味的流程。当时,与我同批分来的毕业生,或跳槽,或去了施工一线,多数人月薪过万元,团队一度只剩下不到10个人。我选择留下来。我庆幸不忘初心,因为爱而没有离开盾构机研发的前沿阵地。”程永亮语调温和而缓慢。

2002年,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首次立项开展盾构机关键技术研究,正式拉开国家层面自主研发盾构机的序幕。随后,程永亮作为主研人员参与了“十五”到“十一五”期间的5个“863计划”课题研究工作。期间,团队研发了中国第一台直径最大的复合式盾构机刀盘,开创国内盾构机施工中一种刀盘适用于多种地质的先河。

8年孜孜不倦,程永亮赢得了“茅以升科学技术奖”“河南省自主创新优秀青年”等多项荣誉。在人生的拐点,程永亮又做了一个选择。

2008年,程永亮加盟铁建重工后,筹建中国铁建盾构产业基地,梦想打造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盾构机。

“当时,选在长沙兴建国内最大的盾构机产业基地。一片荒地,我们的办公室就设在临时搭建的‘铁皮屋’里。夏天,4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屋里热得像蒸笼;冬天,寒风穿透铁皮缝隙,冷得打哆嗦。住了8个多月,直到厂房建好才搬离。”程永亮回忆道。

不到10个月时间,研发团队完成了国产首台复合式土压平衡盾构机的调研、设计、制造和组装调试。程永亮说:“我担任铁建重工盾构机研发的总工程师,只有31岁呀。千钧重担在肩。无论如何,我们要让中国高端地下装备成为世界工程领域的利器。”

4 不折不扣的“创新控”

研发过程中,程永亮另辟蹊径,汇聚了一批工程机械、液压和电气行业内的顶尖人才。

“控制系统是盾构的大脑,我们的设计人员第一次用中国的语言实现了盾构机的控制;液压系统是盾构机主要动作执行的动力来源,我们采用更加通用、成熟的设计理念,选用标准产品,降低了成本,使用也方便;刀盘是盾构机开挖地层是否安全和效率高低的关键,我们的机械设计人员在满足强度刚度前提下将刀盘的开口率提高了20%,不仅节电节能,也增强了安全性。”就这样,一个个来自于各行业优势专业技术基因进化出来的铁建重工盾构机,一直在行业内拥有不可模仿的核心竞争力。程永亮坦言,自己是一个“创新控”,对新技术、新事物极其敏感。

在他看来,每一台盾构机都像一名派往战场的战士,肩负重要使命。他所能做的,是为这名“战士”配好“武器”。在他追求极致的要求下,全体人员共同努力,由铁建重工研制的盾构机在性价比上完胜国外同级别盾构机,最终击败傲慢的国外世界顶级公司,在长沙地铁2号线一期工程的12台盾构机供应中成功“夺标”。施工过程中,这些配置精良的“战士”不辱使命,受到施工单位的高度评价。

程永亮坚持创新,为这些冷冰冰的器物,注入了温暖。

近年来,程永亮相继组织实施了湖南省科技重大专项“大型盾构机设备研制及其产业化”“长距离大坡度煤矿斜井TBM研制”,国家863计划“大直径硬岩隧道掘进装备(TBM)关键技术研究及应用”等多个科研项目。2016年6月,他和团队研发的“国产首台大直径全断面硬岩隧道掘进机(敞开式TBM)”被选作中国掘进机械行业唯一代表,在北京“国家十二五重大科技创新成就展”接受检阅。近3年来,铁建重工的TBM占据了国内70%以上的市场份额,并实现了批量出口。

程永亮说:“我还是当初的梦想,那就是为‘中国制造’赢得尊严。”

名片

程永亮,1978年10月生,河南太康人。2000年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工程机械专业。2001年至2008年,完成国内第一台复合式土压平衡盾构机研发。2008年10月,任中铁轨道系统集团隧道装备公司总工程师,作为技术负责人打造了世界上最完备的盾构生产线。现任中国铁建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国家认定企业技术中心常务副主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授权发明专利20余项,先后荣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青年科技奖”“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等荣誉。

评说

时代的弄潮儿,员工心中的偶像

程永亮矢志为中国民族制造业赢得尊严,把全部智慧和力量献给了自己深爱的高端装备制造事业,率领研发团队研发了多项填补国内和世界空白的高端装备产品,在盾构研发领域创造了多个第一,堪称优秀青年干部的楷模。

——铁建重工集团党委秘书长、干部部部长谭光勇

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好几次,我和他出差,都是半夜回来,机场门都关了。他的人缘非常好,说话得体,令人服气,三言两语就能化解矛盾。

——石家庄铁道大学教授徐明新

产品布局的总体规划、技术方面的逐点突破,程永亮都功不可没,发挥了领军人物的作用。他作为核心技术力量,利用前期在“863计划”中积累的经验,研发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TBM。因为自主研发,不依赖其他企业技术和生产,铁建重工的TBM最后能够拓宽国内市场,在新疆引水工程上完全取代美国的罗宾斯。

——中南大学机电学院教授夏毅敏

他是时代的弄潮儿,深耕盾构/TBM技术创新及装备研制领域,是我国掘进机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他秉承“铁道兵精神”,艰苦奋斗,以突出的创新能力、过人的胆识、忘我的奉献精神,率领铁建重工人不断追求铁建梦、中国梦。

——《中国铁建重工报》总编辑王策

他是工作狂。以前和他出差去北京,因为太忙,为了节省时间,就买最晚的飞机票。第二天上午9点钟开会,下午赶回长沙。他在任何时候对工作方面的细节都非常上心。有些东西我们想不到,他就能想到。

——铁建重工研究院工程师龙斌

程总是我们员工心中的偶像。他在工作上认真严谨,生活中直爽热心。尤其是他带头践行节能减排理念,经常骑自行车上下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如今,“低碳生活”已成为公司的良好风气。

——铁建重工掘进机制造总厂秘书何苏

手记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

湖南日报记者 陈薇

眼前的程永亮,不到40岁,意气风发,神采奕奕。

年轻真好!成功时正年轻,真好!

真羡慕他年轻,真羡慕他年纪轻轻就成功了。

然而,有多少人知道,光鲜背后的种种情形:当“中国制造”被小瞧时,他的血气方刚;当一些队友选择放弃时,他的执着坚守;当产品研发创新时,他的精益求精;当你尽享天伦之乐时,他的寂寞和无奈。这些隐藏在背后的故事,更耐人寻味,更给人启迪。

“您是天才么?”这似乎成为每个感兴趣的人想探知的秘密。

“我哪是什么天才?我只是舍得多花时间去琢磨问题罢了。”程永亮憨憨一笑。

他几乎没有休息日,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三更半夜灵感来了,就会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把点点滴滴的念头记录到手机上。儿子生下来没多久,妻子需要陪,他因工作繁忙,只能离去……

“您有业余爱好吗?”这是我想探知的秘密。

“没有。不好意思。也是因为没时间吧。”程永亮又憨憨一笑。

“像您这样的行业领军人才,有不少公司高薪聘请吧?”这也是我想探知的秘密。

“钱对于我来说,已不是那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铁建重工有最好的事业平台,给了我实现梦想的舞台。随着国家加大基础设施投资计划的逐步实施,盾构机的市场需求正呈现井喷之势,除了城市地铁,铁路、公路、水利、引水隧道项目的施工也会越来越倾向于使用盾构机施工。能站在盾构研发的最前沿,带领科研团队向国际进军,是我更大的梦想。”程永亮已是憨憨的第三笑了。

“对于年轻人,您有哪些好建议?”这是我替所有年轻人想探知的秘密。

“我常常跟我团队的年轻人说,千万不要在工作有压力、需要牺牲休息时间的时候,认为自己又是在为企业付出,为企业打工。其实,所有的付出,首先都是为了自己拥有安身立命的本事。”

话很实在,却很有力量。

程永亮的故事启迪我们: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成功。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