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新声 > 正文
船山思想有超越时空的神韵和魅力
2017-03-23 07:50:44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胡泽汇]      字体:【

王泽应  通讯员 摄

2016年8月23日,衡阳县曲兰乡湘西村王船山故居,人们身着汉服朗诵《孝经》《诗经》等国学经典,祭祀船山先生。刘欣荣 欧阳天宇 摄影报道

湖湘先哲王船山画像。湖南日报记者 李健 摄

湖南日报记者 奉清清

专家简介

王泽应,湖南师范大学道德文化研究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伦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与建设工程《伦理学》首席专家,《船山学刊》执行主编。

在漫漫历史长河中,中华民族产生了一大批思想大家,留下了浩如烟海的文化遗产。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中国古代大量鸿篇巨制中包含着丰富的哲学社会科学内容、治国理政智慧,为古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据,也为中华文明提供了重要内容,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明末清初湖南著名思想家王船山正是习总书记所推崇的“大家”。在多次讲话里,习总书记直接引用王船山的名言或警语,以此来阐述治国理政的重要思想与观点。就如何领会船山思想的精髓、怎样把握船山学独特的神韵和魅力,记者日前采访了王泽应先生。

1 数次引用船山名言,显示出习总书记深厚而广博的国学素养

湖南日报: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分重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十分推崇历代思想大家,注重从他们的思想精华中汲取治国理政的滋养。其中,总书记多次在讲话中提到明末清初湘籍思想家王船山,在讲话中多次引用船山名言。请您给我们具体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王泽应:据我粗略统计,习近平总书记提到王船山和引用船山名言,至少有五次。

提到王船山,是2016年5月17日,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习近平谈到中华文明历史悠久,产生了儒释道墨法等各家学说,涌现了一大批思想大家时,点到了王夫之,也就是王船山。

引用船山的名言或思想,主要有四次。

第一次是2014年9月,总书记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的讲话中引用了王夫之的名言“名非天造,必从其实”。这句话出自船山先生的《思问录·外篇》,强调的是名实之间的有机统一,声名、名称必须与其实在内容保持一致才有意义;名称或声名并不是天然造成的,必须依据事实来确定。其实质就是要名副其实!

第二次是2014年10月,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创造性地引用、融合船山先生“文因质立,资质文宣”、“盖离于质者非文,而离于文者无质也”等思想,要求创作出“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文质兼美”,是王船山文质观的核心命题,其实质就是神形具备,内容和形式高度统一。

第三次是2015年10月,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上,总书记引用了船山先生的“理者,物之固然,事之所以然也”。这句话引自《张子正蒙注·至当篇》,用以说明谋求新的发展必须确立新的发展理念,以及发展理念之于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

第四次是在2016年12月31日发表的新年贺词中,总书记引用船山先生《尚书引义·太甲》“新故相推,日生不滞”的名言,表达出在新年到来之际,深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不断开拓新局面、进入新境界的决心和信心。

习近平总书记数次引用船山名言来阐说当代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之义理精神,说明船山思想有超越时空的神韵和魅力,也显示出总书记深厚而广博的国学素养。

2  毛泽东相当推崇和重视船山学,并不断从中汲取创新中华文化的力量

湖南日报:据考证,党的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对船山先生和他的思想也是有着浓厚兴趣的,并不断从中汲取创新中华文化的力量。毛泽东对船山学的研修,有一些怎样的故事?

王泽应:早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期间,毛泽东受其恩师杨昌济先生的影响,就醉心于船山学的研修。他在《讲堂录》中摘抄有船山语录多处且有自己的发挥,如“王船山:有豪杰而不圣贤者,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也。圣贤,德业俱全者;豪杰,歉于品德,而有大功大名者。拿翁,豪杰也,而非圣贤”。前面所引是船山《俟解》第五段开头语,后面是毛泽东结合自己的理解对圣贤与豪杰作出的界説,认为圣贤是道德和事业都达到理想状况的人物,豪杰则是功名高于品德的人物。如法国拿破仑,是豪杰而不是圣贤。

1914年湖南船山学社成立后,毛泽东多次到“船山学社”去听有关船山学的演讲。后来毛泽东还在船山学社创办“湖南自修大学”。

抗日战争初期,毛泽东写信给在长沙主持八路军办事处的徐特立,请他设法从湖南补齐《船山遗书》所缺各册。他的《矛盾论》《实践论》写作,参考借鉴了王船山的哲学思想特别是重践履重习行的思想。

解放初期毛泽东还将姚虞琴经陈叔通转赠给他的王船山手迹(即《双鹤瑞舞赋》)致信郑振铎作为珍贵的历史文物保存,并于1950年和1956年两次亲笔手书“船山学社”。

这些故事,足见毛泽东对船山学是相当推崇和重视的。

3   船山学无疑是中华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深度开展船山学研究,要走的路还很长

湖南日报:您刚才提到“船山学”。“船山学”就是研究船山思想的学术吗?在浩如烟海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王船山思想有什么样的历史地位?船山学有什么样的当代价值?

王泽应:船山学无疑是中华国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船山学是指以船山思想和精神为核心,通过研究船山思想、弘扬船山精神所建构起来的船山思想体系和学术价值的统称。早在1915年《船山学报》创刊之时,刘人熙就在《船山学报叙意》中指出,船山归隐故山,矻矻穷年,上继孔孟,下启后贤,自濂溪以来,未能或之先也。“船山之学,通天人,一事理,而独往独来之精神,足以廉顽而立懦,是圣门之狂狷、洙泗之津梁也”。谢鸿熙在论述船山学说与中国关系时指出:“船山先生之学说,集汉宋诸儒之长,而尤切于实用,咸、同之间,海内鼎沸矣。湘乡曾文正公,以船山先生之心为心,有助于覆物之仁,经邦之礼,出其所学,卒以拯生民于涂炭。则知船山学说之可以兴国,固不在阳明之下矣”。

1982年召开的纪念船山逝世290周年学术讨论会上,方克立提出了建立“船山学”的动议并就船山学的精神实质作出了界说。认为船山学是一门以我国17世纪著名唯物主义思想家王夫之生平活动和学术思想为研究对象的新学问。在世界哲学史中,船山哲学代表了中国封建时代哲学的最高成就,由他高度发展了的朴素唯物主义和朴素辩证法相结合的哲学形态,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世界哲学史上都具有典型意义,在整个人类认识史上是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环,是一系列圆圈中应该用粗线划的圆圈。与此同时或之后,有很多学者致力于船山学研究,并对其概念内涵、范畴系统特别是精神实质作出创造性阐释与论述,取得了比较丰硕的成绩。

但是,对船山这样一位著述甚丰、思想博大精深、精神超迈伟岸的世界级思想家、哲学家的研究,应该说迄今为止还处在初级阶段,船山学处在将要形成而未能完全形成的创始阶段,深度开展船山学研究,打造船山学研究学术高地和学术品牌,要走的路还很长,使命神圣而光荣。

4  王船山的思想和著作,正在不断植入世界文明之林,成为再造人类文明的重要因素

湖南日报:事实上,早在清代,船山思想就已经走出国门,在东亚影响深远。而近年来,随着对外开放的深化、国内外的文化交流愈发密切,海外还兴起了“船山学热”。请您简单介绍下这方面情况。

王泽应:船山学不仅是中国人民的宝贵遗产,而且是全人类共同的思想财富。船山学传播到海外后,韩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等都有一批学人在研究船山义理,弘扬船山精神。美国学者布莱克说:“对于那些寻找哲学根源和现代观点、现代思想来源的人来说,王夫之可说是空前未有地受到注意的”。他在《我为什么要研究王夫之的哲学》中称王夫之为“中国文化传统的……文化巨人”。前苏联科学院院士布洛夫在《十七世纪中国思想家王船山的世界观》中称赞船山“是真正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指出:“研究王夫之的著作是有重要意义的,因为他的学说是中世纪哲学发展的最高阶段”,“王船山的思想是对中国哲学丰富优秀遗产的总结,同时又是具有独创性的学说”,“反映了中国社会思想的新潮流”。1985年,在美国哲学家评出的世界古今八大哲学家中,唯物主义哲学家有四位:德谟克利特、王船山、费尔巴哈、马克思。目前,全世界设有近40个“王船山思想研究所”,其中美国、日本、德国、韩国、英国等国家和地区的研究成果尤其显著。王船山的思想和著作,正在不断植入世界文明之林,成为再造人类文明的重要因素。

5 船山思想是一条源深而流长的学术河流,一座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思想山峰

湖南日报: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哲学博士研究生导师王立新先生在他的专著《天地大儒王船山》的《序》中说:“船山,是中华民族永远不会冷却的激情,也是我们祖国永远不会褪色的光荣!”在您看来,船山思想有哪些超越时空的独特神韵和魅力呢?

王泽应: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讲到,要把中国传统文化中那些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激活其内在的强大生命力。就船山学而言,它所具有的跨越时空、超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和当代价值的东西相对而言来说是比较多的,也许可以说它是一处越开采越富有的文化宝库,一条源深而流长的学术河流,一座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思想山峰。

具体说,船山学中独特的神韵与魅力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坐集千古之智”与“推故而别致其新”的学术精神品质。船山学是中华国学中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典范,既重视历史上中华国学经典智慧的总结、传承和吸收,更重视发掘国学经典的精意和深蕴,作出创造性的转化与创新性的发展,正可谓“六经责我开生面”。船山“学成于聚,新故相资而新其故;思得于永,微显相次而显察于微”的名言,自有其跨越时空的精神魅力,永远是我们从事学术研究所最为需要的伦理品质。

第二,“天下惟器”与“道器合一”辩证结合的道器论。船山不仅提出了“盈天地之间皆器”的唯物主义命题,而且论述了“道在器中”、“道器相函”以及“道莫盛于趋时”等辩证法思想,形成了朴素唯物论与朴素辩证法相结合的哲学思想,代表着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中国哲学思想发展的最高水平。

第三,理势相成、即民见天、变通可久的历史哲学思想。船山思想初具唯物史观的雏形,有着肯定历史发展规律性和庶民百姓历史主体性的一面,其“依人建极”、“法因时改”、“理势合而为天”,“生民之生死,公也”等命题,以及“今胜于昔”的历史主义思想最接近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

第四,理欲合性、义利统一的伦理思想。船山既肯定人欲和庶民百姓物质利益追求的合理性,又强调以义制利、以理导欲的必要性,建构起来的是一种把天理与人欲、道义与功利辩证结合起来的正确的理欲观和义利观,能够成为社会主义义利观的丰厚资源。

第五,文化自觉、自信和自强的精神禀赋及其信念。船山一生是为中华文化传承、坚守和创新而矻矻穷年的一生,他在十分艰难的生活条件下,始终抱有一份清醒的文化自觉,对导致民族衰败、社会腐化、学风堕落的封建专制主义和封建蒙昧主义以及佛道二教进行了深刻的检讨和批判,主张弘扬以张载为代表的中华正学;同时也有一份理性的文化自信,认为一个有着“立乎其大”、着眼于远而又极深研几、阐幽探微传统的中华文化自有其“光芒烛天,芳菲匝地”之处,其愿景无疑是令人景仰而又信心倍增的。船山内心深处有一份坚执的文化自强信念,激励着他上下求索而“参万岁而一成纯”。在“腕不胜砚,指不胜笔”的衰老病弱之际,他仍然充溢着“残灯绝笔尚峥嵘”的风骨,有一种“力疾而纂注”的文化自强意识和担当精神。

第六,“古今之通义”的最高价值目标和价值追求。船山对宋儒的道统论作出了创造性的诠释与建构,凸显了中华民族得以“保种”、“延祀”的道纪及其价值合理性,始终以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和长远利益作为品评历史、观照现实和迈向未来的价值基石。而其“奠三极,长中区,智周乎四皇,心尽乎来许”以及“清气疏曜,血脉强固”的内在主体性张扬,拱立着中华民族“衰而复兴”、“阙而复振”的民族正气和伦理精神。

6 用船山精神来深化对船山学的研究

湖南日报:中国思想家强调“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船山先生自题“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表明了他凛然大义的崇高气节以及对中华传统文化继往开来的历史责任感。今天,我们弘扬船山思想,要从哪些方面着力?

王泽应:长远来看,船山学要力争在船山诞辰400周年(2019年)和船山逝世330周年(2022年)推出一批重要成果,在2025年前形成逻辑严密、思路清晰、语言晓畅的船山学理论体系、话语体系和传播传承体系,使船山学成为湖湘学术高地和中华学术品牌。

当下,则特别需要弘扬船山本人的一些重要品质和精神,用船山精神来深化对船山学的研究,建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船山学。

概括起来,我们要弘扬船山的五种精神:

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学术品质和伦理精神,“阐旧邦以辅新命”,不断为中华文化添加着新的养料、新的内容,使其绵延不绝,正大日新;自觉担当文明复兴重任的意识和精神,心无旁骛,上下求索,阐幽探微,为中华文明复兴建纲立极、创业垂统;注重经世致用的优良学风,以“经世之大略”为人生追求,拒绝空谈心性;心系国家民族千秋之大义的学术宏旨,努力维护、拼死保卫国家民族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率天造命”的自强不息精神,做自己命运和生活的主人。

当然,对待船山学,我们也有一个实现其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让船山学那些跨越时空、跨越国界、富有永恒魅力和具有当代价值的精神要义真正成为中华文明的活性因素,为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作出应有的贡献!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