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湖湘君子 血性诗赋
2017-03-17 08:22:57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胡泽汇]      字体:【

唐浩明

前些日子,崇谷先生送给我他的新作《三江源赋及其历史思考》。收到书的第二天,我就把全书读完了。

《三江源赋》是作者文学创作的代表作,它集思想性与艺术性于一身。这些天来我一直想,以领导干部作为第一身份的崇谷先生,为什么能有这么好的人格光彩与文艺造诣。我从他的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那就是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对他全方位的深入的涵养与滋润。他以君子作为自己的人格要求,以低调作为自己的立世原则,以诗书丹青作为仕宦生涯中的精神寄托。仅仅摘取这三个方面来看,作者秉承的正是中国文化数千年来一脉相传的那些精髓。一个有志于公众事业的人,当他以君子来要求自己时,他就会有约束与提升的意识,久而久之,便会在思想、情感、行为乃至整个境界上慢慢提高,在他的心胸中,也就会有国家天下的情怀,有苍生社稷的忧虑。如此,为官则可以勤政廉洁,造福一方。我们看到,崇谷先生做市长时,便有庶民百姓的“政声人去后,饭后茶余中”的称赞;执笔为文,其立意也就自然高远。《三江源赋》《南海赋》守土护疆、爱我中华的主题,应该就建筑在这种情怀与忧虑之上。

中国的传统学问,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妥善处置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学问,主流意识是以温良恭俭让作为要求,对社会精英则更提出收敛、谦虚、卑抑的高标准。但我们常常能看到一些所谓的成功人士,不由自主地表露出来的是志得意满,骄傲自大。当这些人握有权力的时候,便会很容易地自我膨胀,以至于目无党纪国法,贪污受贿,胡作非为。而我们看到,崇谷先生在给社会大众讲《爱莲说》时,特别强调要低调立世。他说:中国古代有个说法叫物极必反,盛极必衰,太阳到中午最高时就开始回落,月亮到每月十五最圆的时候就开始亏缺。他的这个理念的依据,正是《易经》。《易经·丰卦》说: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在这个思想的指导下,中国古代的智者贤者主张花未全开月未圆,提倡求阙惜福。

当真正明白这个道理之后,一个高位者的谦虚谨慎,平易待人,便不再是一种表面作秀,而是源于内心,发乎自然,我们就能够看到崇谷先生不在意媒体将市长写为副市长的错误,吟而为诗,则有“乐居卑下发微香”“不与群芳争贵贱”。一个官员的人格,就这样发散出光彩。

人们对八小时之外的时间如何打发,各有各的选择安排,只要不做坏事,原无所谓对与错,但选择与安排体现的是一个人的志趣,而志趣却有高低雅俗之分。这种区分,取决于人的文化素养与价值观。中国传统文化倡导对社会有引导、教化作用的官员在从政之余,应有高尚的业余生活,以此当作自己的心灵寄托,也借以提高自己的精神追求。正是因为这种倡导,天分加上勤奋,让少数官员在政事之外,为人类文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留下了杰出的精神产品。多少年后,他们的政绩或许已被历史淹没,而他们的精神产品却万古长存。在没有专业作家的过去,中国历代那些美妙的诗文,绝大多数出自于官员之手。一部中国文学史上的作家,十之八九是政府官员。崇谷先生长年来凌晨五时即起,写诗作文两小时后再上班,下班后在书房再工作到11点半。他不唱歌跳舞、不打牌钓鱼、不坐茶馆、不洗脚按摩,多数时间都沉浸在诗文书画的乐趣之中。显然,他遵循的是中国文化对官员的传统规范。崇谷先生今天所取得的文艺成就,不正是这种几十年来对文学艺术苦苦追求的结果吗?从这个角度来看,优秀的传统文化成就了他。

眼下的中国人,正在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传统文化在培植人的健全品格、陶铸人的心灵世界方面的巨大价值,中华民族,尤其是为这个民族的崛起担负重任的政界精英,很需要它的熏陶与滋润。我们从崇谷先生这个湖湘君子,以及他所创作的那些血性诗赋中,再次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

(《三江源赋及其历史思考》 彭崇谷 著 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