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月亮岛:月上柳梢头,人约岛上游
2017-03-17 08:20:31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胡泽汇]      字体:【

月亮岛 潘学兵 摄

月亮岛 潘学兵 摄

熊远帆

法国诗人马拉美将诗歌比作“在生活平庸的河流中保存一座无目的的精神纯粹性之岛”。在我的心中,月亮岛就是湘江之中的诗歌。

从长沙湘江西岸一直向北,至望城境内,有一岛徜徉江中。岛呈南北走势,东西狭长,中间丰腴而两端纤细,若一叶扁舟,随着江水直下洞庭。

此处,便是月亮岛。

第一次登岛,是一次没有准备的巧遇。

那天,已近黄昏,从靖港驱车返城,开错了路,竟来到湘江边,忽然看到一个岛,上面支起了许多帐篷,还有袅袅炊烟。和朋友临时起意上岛游玩,看太阳慢慢沉落,金钩月徐徐升起。多年以后,我仍觉得那是我在长沙看到的最与众不同的日落:江中小岛草木繁茂,有人放牧牛羊,男男女女燃起篝火围圈而坐,有悠闲的马匹、白鹭、柳林和小水泊……太阳最后的血红消失在水平面,月上柳梢头。

月亮岛这个名字,是近些年叫起的。它的形状并不似月亮,但月亮的美丽,却寄予着当地人开发这个洲岛的遐想。

这个岛早年叫做遥埠洲。明朝时期,一户许姓人家开始在这里世代耕作,因此又被叫做许家洲。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这岛上有1000多户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种水稻、花生、玉米、芝麻、红薯,养鸡、鸭、牛、羊、猪,像一个世外桃源。但由于位于江心,地势低洼,水涝之灾频发,当时的望城县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财力人力抗洪抢险,筑堤护垸,修塘整坝,不过治标不治本。1992年底,一个台资机构进入,试水开发此地,让它真正走进了长沙人的视野。为此,望城启动许家洲居民集体迁移,这项艰巨的任务好不容易完成后,投资商却因资金不到位,不能兑现开发协议,致使岛的开发梦流产。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这里成了一个荒洲孤岛,无人修整维护,只剩一栋当时准备做办公楼的西式三层洋楼框架在空旷的岛上孑然独立,诉说寂寥。

项目虽然流产,月亮岛这个项目名号却被叫响了。这座岛天生丽质,却一直静静秘藏在湘江之畔芦苇荡里,忽然一天就“火”了起来,开始有人自发来游玩。那时,这里没有路牌指引,甚至没有直通道路,却成为长沙市民赏景、钓鱼、骑马、露营、烧烤、放风筝的户外休闲场所。封岛前的许多个周末,我经常到岛上游玩。宽阔的绿地长满了草,岸堤郁郁葱葱,岛上绿茵如碧,时常有白鹭飞过,岛上散布着牛马羊群,悠然自得地吃草;江水似白衣锦带,自然形成的小沙滩江沙细软,风自江中吹过来,树林沙沙地附和,诉说着宁静;芦苇摇荡,柳林婆娑,苇叶轻舞,鸥鹭翩翩,血红的太阳徐徐落下,晚霞夕照,河鸥翔集,听清风和着柳叶、芦苇演奏,满是爱的缠绵。

2012年起,月亮岛正式封岛进行综合整治,与长沙市民暂别。现在,月亮岛一片建设的场景。由于岛上已经封闭,只能在外远远看到“月亮岛生态……”几个字;连接岛和潇湘北路的桥头,立起了一个月亮雕塑。

盼望与月亮岛的再次相遇,那时“我想和你虚度时光,比如低头看鱼”。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