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黄元的草木情怀
2017-03-10 07:58:34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周杨]      字体:【

黄元《草木》系列作品之一

谢枚琼

算起来我与书画家黄元已有十多年的交往了,我形容那是种不新不旧的意义上的往来,即或多时难得见上一面,但彼此之间却不会因此而产生生疏感。偶尔见面一聊,也多是听他聊聊他的画,或者他关于艺术的某些体悟,又或是他近期在读什么书,在琢磨一个艺术上的什么问题。他本是个讷于言的人,我也不是个“话篓子”,一杯清茶,散淡闲情,觉得这样挺好。但我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他的创作。

他的一组作品题为《彩墨和鸣系列》,共十幅作品。顾名思义,这一个系列画的就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每幅都是我叫不出名字的野花,小小的花朵,一大丛一大丛的,有的怒放争艳,有的孕苞欲绽,有的火红,有的粉嫩,有的金黄,有的紫蓝,一幅幅都呈现出缤纷之态。说实话,我有些排斥那种大红大紫的花俏画作,但当我品读了黄元的这一组画作,却分明感觉到自己那种潜意识的眼光已被画家笔下崭新的表达方式打破了。

因为我看到画轴向读者们展示出来的一份自然和美。在画家仿佛不厌其烦的、甚至可说是琐琐碎碎的笔触里,描绘出一个让人惊艳却不俗套、让人新奇却不刺目的花草景象。他似乎一点也不曾去刻意谋划画面的布局,每一幅画里举目无非皆是一丛丛向上生发的花草,由茂密的枝条擎起一簇簇开得茂盛的花朵。像一颗颗昂扬的头颅,睥睨着世俗的风风雨雨。不知名字的野花野草,人们司空见惯到可以忽略其生存的卑微草木,被画家重新赋予了不同一般的意义。画家分明在告诉读者,我们永远不要漠视身边那些渺小的事物,它们其实有着并不平凡的生命力。我至今还记得作家赵本夫先生在一个讲座中敬告:现实生活中如小草一般的人物何其多也,比如在大街小巷里我们会碰上些乞讨、擦鞋之类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物,千万不要鄙视人家,也许在他们看似卑怯委琐的人生里,掩藏着一缕缕人性的熠熠光辉。

我暗揣,究其实,黄元不正是拥有着那样的草木情怀吗?

他素不喜张扬,淡泊宁静,既不会因为一技在身而炫耀,也不会因为众口称誉而自满,更不会因为艺术上的进步而狂妄,他只管默默地“种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读书、习字、画画,老老实实地做好自己的功课。在急功近利且浮躁风盛的当下,他不跟风,不盲从,坚守一方纯净的心灵水域,在水墨世界里信步、遨游,自得其乐而流连忘返。他坚持在老年大学教学多年,一年的辛苦也许根本就抵不上几场商业性质笔会的报酬,但他不在意不计较,相反,他认为从那些老先生老太太身上学习到了更多宝贵的人生经验,使他感受良多受益匪浅,他沉下心来钻研博大精深的古典国学,与古人对话,修身养性。

也许有人以为草木情怀是微不足道的。而我要说,无论时代的风云如何变幻,无论历史的车轮如何碾压,我们都不能缺失草木情怀里所蕴含的那种精神力量。

草木情怀是一种不可磨灭的生命之光。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