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流水兰香
2017-03-10 07:57:27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周杨]      字体:【

伟子

站在水边,把你的手儿拍一拍。

在白亮亮的水边,在白晃晃的白日里,一站就是老半天,白白地做着白日梦。

在山村的深夜,在一个有月光的夜晚,你和小伙伴们一字排开,坐在小溪边久久地出神。突然,有人尖叫,高兴得手舞足蹈:乖乖,溪里有个月亮呀!发现新大陆似的,大伙儿奔走相告,欢呼雀跃。瞬即,有人不同意,说:怕是月亮在溪水里洗澡哩,怕是月亮从天上摔下来了哟!大伙儿一个个踮脚细看,遥望天穹,天上地下,一天一地的星星眨着眼。

站在水边,把你的手儿拍一拍。拍出你,拍出我,拍出他,拍出一地的欢快,拍出山村的幸福,拍出满天的梦想,拍出悠长的思绪……

水边是你儿时的乐土,水边也是我们少时的追梦所在。

时至今日,我们在一起,半醉半醒之间,说起童年,总有没完没了的话题,我们一个个好像立马找回了各自真实、快乐和幸福的美好时光。是啊,正如冰心老人说: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

你也和我一样,常常想念那个乡下的老家,想念童年的伙伴,想念乡邻亲友,想念那些散落着的山和纤纤溪水,还有那古槐,那晒太阳的老黄狗,那疯长的田野,那条通往村外弯弯曲曲的小路……

那般的清风明月中,那样的童真时代里。你和我,还有许许多多的小伙伴,都是那样的兴奋和好奇。一路上,追赶着小溪,小溪弯弯曲曲穿越于山川田野、山谷石壑,她总是那般欢快地唱着歌,跳跃着,勇往向前。

你问:小溪啊,你要到哪里去?

小溪说: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去那里做什么?

我要流成河,汇成海,变成浪。

那样,你不是没了么?

我愿意,我自由,我快乐!嘿,我没了么!我可是壮大了,成熟了,激情多了……

你和我一样,还有许许多多的小伙伴,都梦着自己也变成水滴,随着小溪,开始快乐和自由的行走……

“小溪奔放你的热情/哼着春雨洗亮的歌/犁在如火如荼的素笺上/把你写成或深或浅的韵脚……”

一路走来,你善字当头,真诚待人,正直处世,平心静气,不懈努力,文学灯塔照耀你前行。顺风顺水时,你不骄不躁,谦虚谨慎,当属不易;坎坷不公时,你不温不火,平静以对,难能可贵。你总是感恩,感恩父母,感恩师友,感恩文学,感恩乡土,感恩阳光,感恩大地上的生灵。在你身上,我学到了许多。

有一天,你邀我们兄弟几个去爬山。我知道,你真正的目的是要我们保持一份向上的心情。你还说,早想去看看那山上开得正盛的兰草和山下流水潺潺的小溪。

那一夜,我做梦了。看到在石缝中,在荒山野岭之间,一株株、一束束、一蓬蓬兰草逶迤开去。我们顿时惊讶了,惊讶如许之多的兰草,那样坚韧地生长着,蓬勃地茁壮着,又是清一色的婀娜绿衣,飘逸脱俗,清香淡远。小溪呢,还是那样絮絮叨叨地和我们说着话儿,还悠悠地哼唱着小调;风来时也好,雨下时也好,它总是那么从从容容,从容得你不得不佩服它,佩服它的镇定、豁达与远虑。望天上,云卷云舒,月升月落,去留无意。陡然,我们的心情也舒卷开来。

是啊,过了多少年,我们又回到了童年,回到心灵深处那个宁静的港湾。最终,回到自己出发的老地方,回到生命的原点。一切都已远去,一切都在皈归。

有一天,我忽然看到一篇资料中说兰草以花茎分,一茎一花为草兰,一茎多花为蕙兰。那一刻我仿佛明白:兰是草,草为兰,香在心,品独高,香自远;溪水潺潺心中流,小溪就永远不会干涸,不会走丢,不会停流。心中有兰,什么都可以有,什么都可以无。

作为兄长,要圆年轻时的那个多彩的文学梦,我很高兴为你写上几句,以壮行色。

流水兰香,清香悠远绵长;寥寥君子,行必久远……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