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2017年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全记录
2017-01-18 08:29:40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深情约会水鸟天堂

——2017年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全记录

1月13日,岳阳东洞庭湖白湖水域,一大群候鸟振翅高飞。 莫革文 摄

1月12日,岳阳市东洞庭湖春风水域,洞庭湖鸟类同步调查队员在开展野外监测。 刘向葵 摄

图为青头潜鸭。(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记者 徐亚平 徐典波

通讯员 张脱冬 莫革文

洞庭湖是水鸟的天堂。1月,湿地上空阳光难觅,天寒地冻,湖汊纵横,滩涂裸露,水草肆意铺展,让越冬水鸟有了更广阔的“演出”舞台。

大批越冬水鸟陆续光临,在此安营扎寨,迎接又一个春天的到来。这是一年一度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的最好时节。1月12日至13日,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联合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开始了一次爱鸟之人与鸟儿的深情约会,延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佳话。

1 九路人马下江湖

经过60多位伙伴的艰辛努力,调查人员共监测到越冬水鸟6目12科54种183953只,创下了2006年启动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历年之最。

水鸟的多寡,是洞庭湖生态环境的重要指标。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赵启鸿称:“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已持续11年,旨在系统收集洞庭湖及其外围湖泊越冬水鸟种群数量、分布状况和栖息地环境变化情况,调查区域内湿地保护现状,积累基础监测数据,为生态保护工作的决策提供参考。”

今年的鸟类调查与往年有何不同?“方案更加成熟,监测点多面广,更科学有效。”保护区管理局总工程师姚毅说,“调查区域分为东、西、南洞庭湖,还包括湘江、汨罗江、新墙河、长江,以及大小明湖、宝塔湖、壕河、南湖、芭蕉湖、东风湖、松阳湖等12个外围湖泊。”特别引人注目的是,为保证鸟类监测的科学有效,此次鸟类调查采用了许多先进设备,单筒望远镜、双筒望远镜、GPS定位跟踪仪、鸟类图谱、数据记录工具等一应俱全。在关键的计数方法上,采用了重点直接计数法,便于辨识及统计观察范围内所有鸟种;计数时,每种鸟的数量以5、10、50只为单位计数,并使用计数器协助计数。

这对爱鸟护鸟的人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活动尚未击鼓就吸引了成千上万“鸟友”关注。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作为洞庭湖江豚和生态保护的急先锋,第一个报名,派出骨干出征。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博士张娉杨来了,专门从事麋鹿研究的博士宋玉成来了,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恪来了,省作协副主席沈念来了……

情也真,爱也切。1月11日,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邀请保护区专家与志愿者骨干连夜会商,并“约法三章”:尊重、关心组员,保障自身安全;多跟鸟类专家学习交流,提升环保技能和水平;全程记录湿地、鸟类现状和爱鸟人的故事,做好现场动态QQ群及微信群直播。

当晚,从大江南北聚首洞庭湖畔的60多名专家、鸟友,分成9个小组,奔赴东洞庭湖采桑湖、白湖及南洞庭湖、西洞庭湖、横岭湖、外围湖泊等,展开区域定点监测、鸟类种类数量统计、巡护等行动。保护区七星湖站站长、第四组组长余志兵与队员卢亦旋、杨刚作为先头部队,提前抵达指定区域。次日清早,各组队员纷纷行动,一组直奔采桑湖,二组进军丁字堤,三组发兵春风,五组挺进白湖,六组直插中州,七组赶赴湘阴……年龄最小的队员徐州牧深情告白:“与鸟为邻,与鸟为伍,与鸟共存,与鸟同乐。”

2 众里寻它千百度

“黑鹳!黑鹳!”1月12日15时45分,第二组在2号点发现了2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黑鹳,这着实让同行的张娉杨兴奋了一阵,她感叹道:“走东部迁徙路线途经洞庭湖区的黑鹳数量比较稀少,能看见两只,实属不易。”16时50分,队员们在前往1号点的路上,发现了2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

众里寻他,湖上看“花”。13日,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高大立率第七组队员姚源、陈伟等,与横岭湖省级自然保护区王家河站副站长徐定华会合,乘渔船挺进王家河湿地。船行水上,他们一个个点监测。11时许,大伙来到王家台监测点。“快看,那是不是3只白鹤?”保护区管理局工会主席张怀书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高大立上前确认道:“没错,是白鹤!”

鹤舞长空,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一”字,在蓝天的映衬下,白鹤的舞姿格外动人。高大立上岸见到记者就笑。为啥?“有喜事呗!今天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31只白鹤、8只白枕鹤,洞庭湖这几年都没一次性看到过这么多的白鹤了。”这能反映什么问题?他说:“这个地方有适合白鹤生存的环境。如何加强生态保护,以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第六组也马不停蹄,13日13时30分,长江荆江门江段,监测完3号点后,保护区丁字堤站站长李飞云仍不肯罢休,领着队员朝芦苇荡中边前行边监测。在一处湖州浅滩,他凝视望远镜几分钟后,压低声音说:“应该是只青头潜鸭!” 队员朱小勇、蔡涛赶忙上前,通过望远镜观测,都表示有可能。他们当即将图片发至监测微信群等待确认,同时潜伏至更近的监测点继续观测。

“看清楚了,青头潜鸭雄鸟!这可是比大熊猫还稀有的濒危鸟种,全球仅存500只!” 李飞云喜出望外,娓娓道来,“它的头和颈是黑色,泛着绿色光泽,眼白色,太美了!它时而潜入水中觅食,时而在水面上游走,扇着翅膀,理着羽毛。”监测队员越看越喜欢,久久不肯走远。其它调查组的鸟类专家也确认是青头潜鸭。

“恭喜我们吧,找到了除大小西湖外最大的鸟群!”13日下午,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第一组组长张鸿迫不及待地在微信群直播:最大鸟群1万多只,其中1170只小天鹅、3500只小白额雁、6200只豆雁和5只灰鹤。

与此同时,第五组队员王强、王科林也传来喜讯:观测到了上万只豆雁、反嘴鹬,还近距离观测到上百只天鹅,距离观测人员不到200米。

春风外滩上,第三组江豚协会志愿者潘新明发现草丛里的鸟粪白灰相间,于是请教专家。“一般粪是黑色的。”姚毅现场授课,“这个是大雁吃了田螺,消化了,白色是田螺的壳。”

在雁子洲水域,保护区春风湖站副站长周洁、鲁宏伟发现了一种水草,比其他地方少。姚毅解密道:“是被大雁吃掉了,说明这里有很多大雁。”队员们小步前行,突然很多雁类腾空而起,共发现雁类243只,小白额雁占7成,其余全是豆雁。

鸟儿都是水上的“花朵”。本次调查中,共监测到国家重点保护鸟类5目9种8064只,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鸟类有白鹤、白头鹤、东方白鹳、黑鹳等4种155只;国家二级保护鸟类有小天鹅、白琵鹭、灰鹤、白枕鹤、白额雁等5种7906只;CITES附录1和附录2的物种7种2453只;IUCN极危2种144只(其中青头潜鸭30只,白鹤114只),濒危1种(东方白鹳12只),易危4种13059只,近危3种42317只;洞庭湖旗舰物种——小白额雁达12222只。

从分布情况来看,调查监测到西洞庭湖30种20085只,占10.91%;南洞庭湖20种6647只,占3.61%;横岭湖24种6613只,占3.59%;东洞庭湖有47种150608只,占81.87%,在全湖越冬水鸟中占绝对优势。第五组组长宋玉成称:“鸟类已经相对适应了洞庭湖区的环境,也证明该湖区水鸟生存环境得到了进一步改善!”

3 湖上冬来风景异

1月12日,李飞云领着第六组队员,披着晓月晨曦,行军50多公里,到达监测首站——岳阳县中洲乡。在该乡的宝塔湖、公安厅湖,观测半小时,仅发现2只凤头䴙䴘。

行至中洲乡十字渠,周边道路交错、车水马龙。11时许,在大小明湖监测过程中难觅鸟影,湖面也显得异常沉寂。此情此景,队员们不禁感慨:昔日你望水,今日我望湖,而今湖不在,飞鸟已忘归。

13时许,来到岳阳城区西北角的东风湖,一群螺纹鸭进入队员的视野。“在中心城区的内湖,一次性看到这么多,也算难得。”李飞云话锋一转,“这种鸟,理想的状态应该成千上万。”

第三组来到雁山北水域,发现河床抬高、地表开裂。姚毅测量了裂宽约5厘米、深15厘米。湿地为何会出现异常?面对潘新明的疑惑,姚毅踩了他一脚启发说:“是不是大腿有点紧?上游采砂船在采砂,产生的淤泥随水流到下游沉淀、堆积而抬高河床;采砂又产生拉力,让下游河床开裂。”大家果真发现,上游的新墙河口,有24条挖砂船正在作业。

“快看,江豚!” 第七组队员在新发沟水域发现了几个江豚群体。横岭湖自然保护区青山岛站站长陈振华兴奋地说:“此处水流湍急,鱼儿多,江豚活跃。”

10时许,大伙在青山岛综合码头发现数条电鱼船;15时30分,又发现几个电鱼人;傍晚,在新发沟发现3条电鱼船。生物链剧烈受损,这不禁让大伙为江豚和水鸟的处境担忧。

2天中,第七组共监测了16个点,仅发现20余种鸟。“跟10年前相比,鸟的种类和数量明显下降了。以前豆雁很多,可以看到几千只,这次监测到的所有雁类加起来不足1000只。”高大立分析,“矮围、捕捞、植树等人为干扰使得鸟类栖息地环境质量下降、生境变得单一、食物不足;加之水退得早,洲滩干涸等自然因素便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万里长征”多艰难

湖南日报记者 徐亚平 徐典波

通讯员 张脱冬 莫革文

“黑夜降临,烧起一堆篝火,把汗湿的衣服烤干。快乐于每一次巡护,愿洞庭平安,水鸟平安,队员兄弟姐妹平安!”1月12日晚,忙碌了一整天的环洞庭湖越冬水鸟同步调查第四组队员在湖洲安营扎寨,江豚协会志愿者付锦维自言自语道。

2天中,一个个温情故事在江湖之上上演。1月12日一早,第二组队员快到丁字堤管理站时,却发生了意外。由于前两天下雨,管理站门前的道路变得泥泞不堪,组长刘向葵驾驶的私家车“哐当”一声,底盘遭到了硬物的碰撞,下车查看才发现机油出现漏损,无法再继续正常的行驶。刘向葵立马把车停好,换上胶鞋,对同行伙伴黄聪、刘晓华说:“我们今天徒步完成调查任务!”

当日17时30分,天慢慢黑下来,第二组坚持做完1号点的观测任务后才扛着观测仪返回。一行人在泥泞的沼泽地里打着手电摸索着前进,直到19时才回到车里。一天下来,GPS路线记录显示大家走了将近30公里,所有人都疲惫不堪,却又充满了幸福感。

监测中,保护区采桑湖站站长易飞跃言传身教,对新来的员工涂伟、彭福权进行耐心细致的教导,告诉他们怎么用正确的方式去观鸟、护鸟。当时,易飞跃的爱人正在医院住院,准备动手术,他却一直陪在队友们身边到最后。

1月13日,第一组克服种种困难,走过坑坑洼洼的草地,趟过宽宽窄窄、深深浅浅的沟壑,还搬来石头填入水中。“有时沟里的水太深,填石头也不行,我们只得另外找地方通过。”江豚协会志愿者丁剑波语气坚定,“我们就像红军过草地一样艰辛。”他们历时6小时,步行约20余公里终于到达目的地,午餐是冷水加饼干。

当天大雾迷蒙,第六组一早就赶到了指定地点濠河,大雾笼罩虽看不到鸟,但各种鸟叽叽喳喳,让队员们听得入神。他们不时报着鸟名:反嘴鹬、野鸬鹚、凤头潜鸭、小天鹅……

雾浓听鸟啼,勾起是乡愁。濠河与中洲地理环境差不多,为什么一个鸟多,一个鸟少?“除了濠河湿地滩涂仍保持洞庭湖的特征外,这里有好的爱鸟护鸟传统!”第六组组长李飞云介绍说,护鸟老人张厚义就是这里的人,他义务护鸟30年,受到国内外鸟类研究、鸟类保护界的高度评价。2012年12月4日,他当选2012年度法治人物。2014年7月,老人患病去世。如今,张厚义的儿子张新桥为完成父亲护鸟的心愿,又奔波在护鸟的路上。

乡间小路上,走来一家人,是74岁的李满湘奶奶和女儿、外孙女,见到记者,她骄傲地说:“我们这里的人不仅不打鸟,还竖了牌子,主动给鸟投食。” 她的女儿周君辉补白道:“保护区开展社区共建,近年还安装了摄像头,进行实时监控,打击非法捕鸟!”周君辉的女儿周雨彤说:“周边的小学、中学,每年都开展爱鸟护鸟活动,所以我们都有护鸟的意识。”

2天的监测,第四组、第五组都得到了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的鼎力相助,协会志愿者范钦贵、付锦维,驾驶机滚船参战,在沼泽里颠簸行进,早出晚归。“要不是江豚保护协会的协助,恐怕完不成两天的观测任务。”第五组组长宋玉成表示,“现在人们普遍公认江豚保护协会所做的志愿服务,对保护区和渔政部门是个有力的补充。”

“起得比鸡早,跑得比马快。”第七组队员姚源跟记者感叹。2天来,他们跑了300余公里,足迹遍及湘江、洞庭湖、横岭湖等区域。组长高大立被队友们戏称为“累死人的组长”。12日12时40分,该组在芦苇丛中发现6条崭新捕鸟地笼王,并发现1只鸟儿尸体,只剩羽毛和骨头。高大立当即带队现场执法,将鸟笼摧毁,饭都顾不上吃。“每年的鸟类调查只是鸟类保护‘万里长征’的一个组成部分。”高大立跟记者忆苦思甜,“累是累点,但看到了珍稀鸟类,积累了基础数据,一切都值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