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读者来信 > 正文
老人买保健品遭忽悠何时休
2017-01-11 14:05:17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打着免费体检、健康讲座的幌子,以免费赠送、超级优惠为诱饵,普通的保健品成了“包治百病”的良药——

老人买保健品遭忽悠何时休

湖南日报记者 欧金玉 屈新武

近年来,一些人利用老人关注身体健康而防范能力较低的特点,用尽各种手段忽悠老人购买各种并不能治病的保健品,搜刮老人可怜的钱包。尽管经常见诸媒体,有关部门也进行过打击,但这种现象仍在各地普遍存在,且有愈演愈烈之势。

日前,长沙市年过八旬、省某大医院退休多年的医生李奶奶抱病专程来到湖南日报,向记者讲述了她的被骗经历,希望通过党报再次引起老人们注意,引起社会关注。

八旬老人现身说法

我儿女在外地,现独自居住在一家老年公寓。2016年12月15日,我接到一名自称是中国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长沙工作站小李的电话,要我12月18日上午8点去参加爱心助老活动,活动主要针对以前做过贡献的老同志,不推销任何东西。

我按通知来到景江东方大酒店四楼,到会的约有一两百人。会议开始,全体起立,唱国歌,升旗,接着大屏幕上播放国家领导人关心民生的讲话,气氛庄严。然后一名负责人讲话,说他们是中央七部委批准的爱心助老全国性机构,援助物资是由爱心企业捐助给老党员、老干部、老科技工作者等同志,半句也没提卖保健品的事。让大家深信这是国家关爱老同志的一个举措。讲话结束,马上发表让大家填写个人的真实资料和家庭住址,并称为资料保密。

刚散会回家,小李就打电话硬要来我家访问,说完不成工作会受批评。我一再推托,他傍晚还是来了我家。看到小伙子对工作这么认真,下班了饿着肚子还上门,口里表达着对我的病情和身体健康无微不至的关心,我心生同情怜爱,平日对外界的警惕性防线一下就崩塌了。他登记了我的身份资料,说回去上报待批“爱心助老卡”。不久他就来电告诉我,恭喜我上级批准了给我发卡,要我次日去长沙市三医院领卡。

第二天,我乘车到市三医院门口,小李接我后把我带到三医院对面的小区楼内,里面有一二十人在听讲课,内容是:“五福快车”和亚麻籽油的作用和用法。说这些物资价值3万多元,都是援助给大家的,以后还会有各种物资发放,承诺都是免费的,最后才说要交管理费。接着就发“福利卡”。所有的业务员都去为自己的联系人疯抢物资,会场大乱。小李马上把我推出去领卡、照相,又抢了一份5箱不知是什么的东西,用布袋装好,叫我跟着他走。到了街边,他已叫好了出租车,要我上车,拖到我的家里。此时我才知道五箱东西是:一箱亚麻籽油10瓶;两箱“五福快车”共12盒;一小箱是空气清新器;一小箱是做黑大蒜的仪器。也才知道要收的管理费具体数字是3980元。

又看到小李工作认真,尽管我当时身无分文,还是拿了工资卡把刚发的工资取出给了他。我因劳累了一天,发生心绞痛,腹痛腹泻,晚上才仔细看了这些东西:亚麻籽油一瓶要299元,比橄榄油贵了几倍,一小盒五福快车要1680元,这些东西我都不需要。

我多次与小李联系,要求退回管理费,他则反复地重复他们的说法。我感到受骗和劳累之后,睡不好,吃不下,心脏病房颤反复发作。在我再三要求退钱后,他才于12月21日傍晚与一名上级来我家,说退卡手续不好办,要打报告请上级批准。随后我去信息询问,几天都没有回应了。

此类问题在各地普遍存在

元旦前夕,老人打来电话,对方给她退货了,她支付了点运输费,但资料仍在对方手中,她仍不放心。

然而,这样的事在各地普遍存在,记者打开投诉网页,近来此类投诉仍居高不下。

宜章一位读者说:他妈妈64岁了,家里过得本来还比较宽裕。前不久几个外地人来宜章开了个“宜章伊美时健康生活馆”,以关爱老人健康的名义高价出售廉价的保健品。如一盒(30粒)的依依红颜羊胎盘胶囊就要328元。他妈先后4次在这里买了系列产品,把身上所有积蓄都花完了,还想向家人要钱,并威胁家人不给买她就会有生命危险。大家怎么劝说都无效。搞得家庭不和谐,无法生活。

城步一位读者说:该县大众超市对面的征球国际先利用免费给老年人理疗,赚取人气,然后高价诱导老年人买其所谓能治疗百病的“高电位治疗仪”和“松花粉”,神吹其效果,致使许多老年人不明真相,高价购买,不惜和家人吵架,有的老人甚至拿出了“棺材本”来购买这些东西。

会同一位读者说:该县搞中老年健康宣传的特别多,老年人收到的请帖是一扎又一扎,他们赶集般,听了一场又一场。每次听课被洗脑后,把听到的奉为“圣旨”,对他们卖的东西是深信不疑。有些老人生活很小气,买保健品却很豪气,一个杯子上千,买;一个锅子几千,买;有些老人家里都可开保健品商店了。

常宁一位读者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常宁多了很多给老人做理疗保健的店子,他们打着给老人免费做理疗保健的幌子,给老人上课洗脑,然后向老人们推销各种产品,一把简单的按摩椅,经他们吹嘘后,就是几千上万元。普通的床垫、理疗仪及各种保健品,经他们夸大效果,居然能治百病,这些产品动辄上千,甚至上万。害得老人们花尽钱财,亲人苦劝无效,影响家庭和谐。这不但在城区成普遍现象,还有乡下的老人也到城里来参加所谓的听课。

执法部门的尴尬

日前,衡阳市南岳区有人投诉一机构诱使老人高价购买一种健康器。区工商查封了这批东西,但该产品有来源渠道、合格证明、检测报告,不能定性为不合格产品,不久之后只能解除行政强制措施,要求销售者不得虚假宣传,不得进行价格欺诈。

这种处理是否妥当,我们暂不作评价。但它的确反映了执法部门在处理这一问题方面面临的一些难题。

长沙开福区工商分局一位长期从事消费者保护的干部告诉记者,这种情况已经存在多年,连他自己的父亲也买过这些东西,劝都劝不住。这些销售保健品的机构经过多年的被打击,已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它们大都有销售保健品的合法资质,销售的东西也大都办了合法手续。所不合法的就是他们销售方法:夸大宣传,连哄带骗。工商部门只能以夸大宣传效果来处罚它们。但这取证很难:很多产品从包装到说明书都不写疗效,无以为证,夸大效果大都是现场销售人员口中说的,事后就不承认。目前投诉者大多是老人的亲属,不少老人沉迷其中,不愿作证。想暗访取证,这些人很精明,不是老人根本不让你进去听。这恐怕是这种现象久打不绝的原因之一。

有读者认为,以健康之名诱骗老人钱财已经成为继网络电信诈骗之后的又一大公害,应引起整个社会的高度重视。我们应该完善治理手段方法,给予严厉打击。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