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今日要闻 > 正文
黄克诚:“不怕撕破脸皮”抓党风
2017-01-11 14:04:09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2012年,为纪念黄克诚诞辰110周年,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了《黄克诚传》。

编者的话

治国必先治党,治党务必从严。1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七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引发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也令人怀想起老一辈共产党人从严治党、狠抓党风的故事。出生于湖南永兴县的黄克诚,是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76岁的黄克诚被增选为中央委员,并当选为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2012年,由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立项,编写组成员历时8年完成的《黄克诚传》出版,生动记述了黄克诚的斗争经历和历史功绩,反映了其出色的政治、军事才能和人格魅力。《好文》特别摘录书中讲述黄克诚“不怕撕破脸皮”抓党风的内容,以纪念这位坚持原则、铁面无私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1 “你官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

抓党风,黄克诚“不怕撕破脸皮”,1980年,连续抓了很有影响的几件事。

1980年1月,主持总参工作的杨勇,为欢送调离总参的李达、张才千,欢迎调来总参工作的张震,在京西宾馆请他们吃饭花去400元。有人举报,黄克诚知道了,并没有因为杨勇、张震是老部下且事情不大而放宽要求。他严肃批评了这一做法,指示:要查,不管涉及到天王老子都要查,不仅要查,还要处理。

杨勇、张震和黄克诚当年共同浴血奋战,结下深厚的战斗情谊。听说黄克诚要查这件事,杨勇认为是小题大做,心生不快。黄克诚即给杨勇打电话,说:“你官大了,老虎屁股摸不得了。”杨勇放下电话,就赶到黄克诚那里,承认了错误,说不用查了,是我的主意。随后杨勇从自己的工资中拿出400元补上饭钱,并作了检讨,了结了此事。据当事人张震回忆,当时有不少人说情并要求共同承担责任,黄老不肯让步,他说:“越是老部下,才越要严格要求,不然怎么服众?”原副总参谋长何其宗后来说,我刚调总参工作就碰到这件事,给我留下极深的教育,此后我在总参工作从未用公款请过客。

1980年10月,商业部部长等人到丰泽园饭庄吃饭,搞特殊化,少付钱。丰泽园有一位年轻厨师给中纪委写信,揭发这件事。中纪委立即派人调查,情况属实。根据黄克诚的指示,遂向全党发出通报,批评了这种不正之风。《人民日报》还发了报道。此事在高级干部中引起震动。事后,一位担任中央高级职务的领导人对这样处理有些意见。黄克诚在列席中央书记处会议时严厉地批评说:“现在老百姓对领导干部搞特殊不满,不就是因为领导干部不自觉?搞特殊化吗?难道就不能批评了,不能见报了?有什么不得了?舆论监督,听听老百姓的声音有什么不好?”

1980年初,“渤海二号”钻探船由于工作人员违章操作,造成钻探船翻沉、72人死亡的特大事故。事件发生后,石油部很长时间未向上级报告,事发8个月后,死者家属们写信向中纪委告状。黄克诚知道后说:这事要管,这是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大问题,党委干什么去了?为什么拖着不报?一定要查。

中纪委查明情况后,立即给予了通报批评,石油部部长宋振明被解除职务。分管石油工业的国务院副总理康世恩对这起事件负有领导责任,要不要给处分,政治局几次开会研究,黄克诚始终坚持要给处分,否则无法向全国人民交代。康世恩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对开发大庆油田,乃至对中国的石油事业作出过突出贡献。但功是功,过是过,赏罚要分明,政治局最后表决通过,给予康世恩记大过处分。此决定公布后,引起社会巨大反响,普遍反映党中央抓党风是动真格的。康去世前,提出撤销对他的处分的要求,纪委批准了他的要求。

2 给华国锋的一封信

1980年的一天,群众来信向中纪委反映党中央主席华国锋的三件事:一是华国锋去江苏视察,外出沿途搞戒严,影响交通,造成上班族迟到,引起群众不满;二是中央党校的教授写信告发,有人把华国锋在中央党校作报告坐的椅子送到博物馆;三是山西群众写信反映,山西地方政府给华国锋交城的老家修故居,建纪念馆。

这三件事反映到黄克诚那里,他认为这是搞新的个人崇拜,应该“查!”他指示工作人员,先给华国锋写一封信,说明群众反映的这三件事,中纪委准备调查,请他对这三件事提出意见。接着,中纪委组成了调查组,准备分赴三地调查。黄克诚对调查人员讲:你们要大胆调查,一切后果由我黄克诚负责。黄克诚所以要对调查组人员这样讲,基于两点考虑:一是此事涉及党中央主席,要消除他们的顾虑;二是黄克诚对华国锋有一定的了解,他50年代任湖南省委书记时,华先后任湘阴县委书记和湘潭县委书记等职,其为人忠厚,谦逊平和,作风务实,从不张扬,是一位可以沟通、听得进不同意见的领导人。再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已有“少宣传个人”的决定。查这三件事,华国锋会理解的。

黄克诚的想法很快得到印证。调查组尚未出发,华国锋就给中纪委回了信,说这三件事都有,并作了处理。第一件事,他给江苏省委打电话,批评他们这样做不对,今后不准那么做;第二件事,他给中央党校打招呼,让他们把椅子撤掉了;第三件事,他给山西省委书记王谦说了,交城现在没有他的房子了,修的是他哥哥的房子,请马上停工。华国锋态度明确,处理得当。

黄克诚见到华国锋的回信非常赞赏和欣慰。他指示:调查组可以不去了,但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第一,把华国锋的信登在《党风党纪》刊物上。第二,建议中央发一封信,告诫全党要防止新的个人迷信。黄克诚的意见得到中央高度重视。

1980年7月3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几个问题的指示》。《指示》作出五项具体规定:“从现在起,除非中央有专门决定,一律不得新建关于老一代革命家个人的纪念堂、纪念馆、纪念亭、纪念碑等建筑,正在建设的和虽已建成但尚可改造的,应尽可能改造为其他社会经济文化福利设施”;“现尚在世的中央领导同志的故乡、母校和曾经活动的场所,一律不得进行任何形式的纪念布置”;“报纸上要多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多宣传社会主义优越性和工、农、商、兵、知识分子为四化奋斗的成就,多宣传党的政策方针决议,少宣传领导人个人的没有重要意义的活动和讲话”等。10月20日,中央书记处会议又决定,今后二三十年,一律不挂现领导人的像,以利于肃清个人崇拜的影响。10月23日,中共中央又下发《转发华国锋同志的信的通知》指出,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再悬挂华国锋同志的像和题词。

以上文件的下发,对于消除和防止个人崇拜,净化政治环境和人们的心灵具有重大意义。

3 带头让妻子归还宿舍

黄克诚还抓了外事活动中接受礼品的问题。他认为,在外事活动中接受礼品有损国格人格。1982年7月,化工部一位副部长、党组成员,是个年轻干部,在对外经济工作中,接受礼品,犯了严重错误。黄克诚坚持要作出处理,第一次给了这位干部党内警告处分。后经进一步核实材料,发现处理太轻。事隔半年,中纪委又作出第二次处理,给了这位副部长以留党察看两年和撤销党内一切职务的处分,并建议撤销其在党外的各种职务,另行分配工作。后来,国务院撤销了这位干部的化工部副部长职务。

中纪委还狠刹了建房分房、党政机关和党政干部经商、办企业以及党员干部索贿、受贿、干部出国等方面的不正之风,并颁发了一系列重要的规定,要求各级党委、纪检部门,每个党员认真贯彻执行。

对于黄克诚本人,住房规定的第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他要求妻子唐棣华交出自己的宿舍。黄克诚对妻子说:“中纪委规定,各级领导干部只能享受一套由公家提供的住房。有了规定,我们要带头按规定办。现在公家给我安排了住房,你的宿舍就归还给单位吧。”

位于乾面胡同的那套单元房曾在“文化大革命”中为一家人遮风避雨,度过最难忘的岁月。唐棣华对这套住房的特殊感情是不言而喻的。但她也是一位抗战初期参加工作的老干部,既然中纪委有了规定,不管别人执行得如何,黄家怎么能不带头?唐棣华二话没说,交出了宿舍。

关于黄克诚这一段时间里严苛治家,还有一些事例。比如,他家在南池子的住房已经很破旧,年年修顶仍年年漏雨,但是他坚决拒绝翻修盖别墅楼。对部属和家人,甚至包括对华国锋,他都采取了那种近乎“不合情理”的严格态度,其实都是着眼于大局。他希望开一个真正严格治党的头,使党内民主监督的机制能有效建立。

黄克诚是一个每每多看问题多看困难的人。改革开放风云初起之时,他也未敢轻率乐观。他深感:对于党组织来说,“文革”造成的思想、作风弊病和“溃疡”尚未治愈,党的工作重心已转到发展经济上来,八面来风,狂澜拍岸,犹如一个身有内伤尚未完全康复的人已经开始了高速度的新长征。在这种情况下,党的自身建设和对各级党政领导的监督管理将是成败攸关的。他明白,要想使党风有质的提高,要靠全党之力——上到中央最高层领导的一抓到底的决心,下至各级党员乃至普通群众的有效参与;尽管他已经明确意识到自己已年迈力衰,但是,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他唯一的选项只能是竭尽全力。

(注:小标题由编者所加)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