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探营 城管两个月
2017-01-03 07:46:00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曾璇]      字体:【

他们是一群优秀的人:退役海军陆战队员、侦察兵、武警、大学生;他们面对复杂的执法对象:80岁的婆婆,困难家庭摊主,耍泼的少妇……

探营 城管两个月

2016年3月20日,花垣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拆除人行道上的螺丝钉,消除安全隐患。(资料照片)通讯员 摄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荆彩

“如果恨一个人,让他去当城管吧!让繁杂的工作劳其筋骨,让火爆的路边摊饿其体肤,让花样百出的违规广告空乏其身,让剪不断理还乱的投诉使他崩溃抓瞎。”这是网上广泛流传的戏谑城管职业的段子。

尽管近两年舆论风向有所好转,城管新闻出现时,已经有人站在公正立场加以评论,但大多数网友并不理解这一职业。

城管队员到底是怎样的一群人?真的像网上流传的那样野蛮粗暴?城管和小贩真的水火不容?2016年8月下旬至10月底,记者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挂职锻炼,两个多月的时间,与城管队员们同吃同工作,朝夕相处,近距离接触这支队伍,了解其真实的生活。

1 70%至80%是退役军人,平均年龄27岁至28岁,充满朝气

2016年8月下旬,暑热未消。身边的同事朋友得知记者在城管局挂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夏天吃水果不用出钱啦!别老有事没事掀人家的摊子,老百姓讨点生活不容易嘞!”

到城管局报到的第一天,记者在执法大队接待室见到了局长龙光平、副局长杨辉。龙光平告诉记者,来城管局办事的、取被罚没物件的、咨询情况的,第一站都会到这里。为了方便处理工作,局里“一二把手”基本每天都会待在接待室。此后的两个月,除了巡街,接待室也是记者的常驻场所。

此前,记者印象里,局长通常是坐在办公室,手捧一杯茶,开着电脑,悠闲地办公派活。记者来到城管局,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一楼执法大队接待室,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小四方桌、3把椅子、3个长条凳,两位局长围桌而坐,长条凳上,交接班时来喝水的城管队员、来办事的群众渐次轮换。第一天上午记者粗略算了下,龙光平至少接了100个以上的电话,有商家询问户外广告事宜,有队员询问处理意见方法,也有领导指示哪个地段要重点监控……龙光平说:“城管局管的都是些具体的事,没办法。”此后,记者发现,“电话接不停”是城管局长的工作常态。

“经常看到网上新闻说城管打人,像我们局里都是正式编制人员,谁会无缘无故动手?”城管队员黄广元有些委屈。

花垣县城管局共有102人,全部为正式员工,无临聘人员。其中70%至80%为退伍军人,有海军陆战队退役的、侦察兵退役的、武警退役的……也有部分是大学毕业生考进来的,平均年龄为27岁至28岁,是一支充满朝气的队伍。

2 城管与小贩并非水火不容

每每见到城管和小贩“同框”时,“吃瓜群众”总是习惯性脑补出一场武斗大戏。那么,城管和小贩到底关系怎样?

花垣城管局上班时间为早上6时30分到晚上10时,个别维护夜宵摊点的可能要上班到晚12时。记者初到城管局体验早班时,几次从6时30分巡街到10时30分,人已十分困乏,而同行的城管队员说他们习惯了。此后,记者又多次体验城管不同时段、不同岗位的工作。多次亲历城管与小贩的“进退攻守战”,也曾以城管身份和小贩打过多次交道。

“老人家,到农贸市场里去卖啦!人行道上不准摆摊。”这样一句简单的话,每天早上花垣县城管局执法大队的队员都要说上上百遍。和大城市里的小贩见城管就“躲”不同,小县城里的小摊贩更“淡定”些,若城管队员没有走到跟前,小贩通常笑笑说着“就走”,然后继续做生意。

花垣县城最繁忙的两个路段之一的西门口片区,从赶秋路与建设路交会的红绿灯路口到花垣小学门口,不到500米。2016年10月18日早晨7时30时分许,记者放眼望去,马路右侧的人行道上聚集了两三百个流动摊担。而这还只是9月中旬蔬菜销售高峰期,这段马路摊担数量的一半。

记者身着城管制服上街“执勤”时,常有送小孩上学的家长向记者抱怨:“你们怎么也不管,路都没法走了。”但也有买菜的大姐“怼”记者,“不就买个菜么?催什么催?”

多次“执勤”后,记者发现建设路上有位“常驻客”。一位80多岁的老婆婆。一个泡沫盒盖上摆着四五把小葱,偶尔脚边还摆着一塑料袋辣椒粉,每天早上都准时出现在顺天福超市门口。城管队员莫军告诉记者,这位老人家的子女对她很孝顺,不同意她在街上摆摊,但老人家觉得一个人待在家里没意思,坚持要摆摊。当城管队员劝老人家到农贸市场摆摊或者不要摆摊时,老人家通常回答,“你们就欺负我老家伙”。

“来城管之前,我觉得卖菜的小摊小贩可怜。来了之后,发现城管小贩各有各的难处。”当过3年高中老师,2011年加入花垣县城管的石维贵说。

摆摊小贩中确实也有不少困难群众。60多岁的肖坤生先天双目失明,妻子手脚重度残疾,夫妇二人靠摆摊卖鼠药维持生计。2014年5月,城管队员得知其情况后,特意在农贸市场免费为其提供一个固定摊位,并由城管局出资每月予以补助,直至2015年底停止摆摊。

执法大队大队长吕大华告诉记者:“摆摊卖菜的多是附近老人和农民,有些人家里确实困难,基本以劝导为主;遇到屡教不改的,我们会暂扣或没收摊位物品。文明执法,也要敢于执法。”

花垣县城管局针对当地市场功能分区不完备的现状,在节假日和时令蔬果收获季节,开辟专门的自产自销区,让进城农民免费摆摊。

3 城管感叹压力大,盼望理解和支持

“参加同学聚会,一说我是城管,桌上就别提多热闹了,各种打镲、各种挤兑……以前都是关系不错的同学,这会儿全成阶级敌人了。”这是《城管来了》一书中,身为一名城管的作者的自述。

而现实生活中,花垣城管局有一名和《城管来了》作者同龄(1986年出生)的女城管队员吴建萍,对记者说过上述几乎一模一样的话。

这位女城管队员不到一米六的个头,身材纤细,肌肉线条却格外分明。“自从干了城管之后,身边的人说我变凶了。”吴建萍作为执法大队副大队长,负责了近5年的行政处理和群众接待工作。她坦言心理压力太大,晚上经常睡不着觉。9月下旬的一天,记者像往常一样来到执法大队办公室,看到一位年轻母亲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孩子手里捧着智能手机在看动画片,声音格外大。“能把手机声音调小点或者关掉好么?我们这是办公室。”吴建萍提醒年轻母亲。“你没有孩子吧?一看你就没人要,没爱心……”如今还是单身的吴建萍转向记者,一脸委屈和无奈。

9月下旬的一个上午,43岁的罗金国带着80多岁的老母亲来到城管局“讨”说法。起因是城管队员依法拆除了他违规搭建的房子。罗金国认为是邻居故意挑拨离间,城管欺负他“上面”没人,扬言如果城管不给他一个满意的解决方式,他就把老母亲留在城管局。城管队员拿出相关文件,说明是依法拆除,罗金国说自己是文盲看不懂。局长龙光平、副局长杨辉跟罗金国解释:“你占的是公家的地方,城管是依法拆除。有事说事,不能耍赖,何况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万一折腾出好歹怎么办。”最后五六个人连劝带解释两个多小时,才“送”走罗金国。

除了工作上的压力,城管队员生活上的压力也不小。1987年出生的城管队员刘杨告诉记者,城管队伍里的单身男青年特别难找对象,别人介绍时一听说是城管,就直接拒绝了。

花垣城管队员中70%至80%是部队转业的退伍军人。“从前我们保家卫国,满满的骄傲;现在,我们当城管,为什么就这么被嫌弃了呢?”当过12年兵的向厚垣说,城管没让他感受到职业荣誉感。

为释放工作压力,花垣县城管局优化执法力量,推出执勤“三班倒”作息制度。一线执法人员人均执勤时间不超过6小时,实现了每天从6时30分至22时不间断管理,既减轻执法人员工作强度,又能确保市容管理。在运转经费紧张的情况下,将各项后勤保障重点向执法一线倾斜,调整就餐时间,解决一线队员因就餐造成的执法管理空当。还经常组织执法人员开展春耕帮农忙、股室篮球赛、节日民族舞蹈表演等活动,增强领导干部与基层队员的沟通;同时引导执法队伍在高强度执法工作中劳逸结合,始终保持文明健康、激扬向上的精神状态。

终于盼来了“娘家”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荆彩

“暴力执法”“碰瓷执法”“围观执法”“微笑执法”……近年来,围绕城管执法的话题层出不穷。究其原因,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部专门针对城市规范管理的法律。而“上无顶层设计、中无执法边界、下无有效执法力量”,也成为很多地方城管面临的困境。

城管执法工作中以何为依据?“借法执法”。城管借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然而“借法执法”对城管身份的定位、权力的界限、责任和义务等都没有明晰的规定。城管自己没有执法权,因而也缺少具体的执法手段,往往用驱赶、取缔、罚没等简单手段,导致城管执法和小贩经营之间的矛盾:松一点,管理没有效果;紧一点,容易引发冲突。

花垣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行政处罚中心主任石俊伟透露,日常执法中,经常被执法对象质问,他违反了城管的哪条法律,我们凭什么处罚他?

而有此遭遇的绝不只是花垣城管。

全国各地城管组织体系五花八门,有的是行政编、有的是事业编,有的是垂直管理、有的是多级管理,有的是财税保障、有的是自收自支,有的是政府管理机构,有的是部门管理机构,导致城管组织总体缺乏组织性、纪律性和规范性,是产生乱作为、乱罚款、乱用自由裁量权等问题的重要因素。

为此,全国各大中小城市管理执法部门,曾多次谋求中央层面的主管资格。2012年,第七届全国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年会公开呼吁,尽快成立城管系统的中央主管部门,并出台城管法律或法规,以此指导和规范全国城管工作。此外,江苏、广东、北京、海南等多地代表、委员都曾在“两会”期间提案,建议尽快成立城管系统的中央主管部门,并出台相关的法律或法规。

而今,城管一直盼望的上面有“娘家”有了进展。

2016年8月20日,国家住建部发布《城市管理执法办法(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明确城市管理执法的行政处罚权范围,并对城管执法权限做出规定。

2016年10月,住建部印发《关于设立城市管理监督局的通知》,明确设置“城市管理监督局”,并由该局负责拟定城管执法的政策法规,指导全国城管执法工作,开展城管执法行为监督,组织查处住建领域重大案件等。

这是住建部成立以来首次设置“城管局”,也是国务院层面首次出现负责城市管理的专门机构。城管监督局的出现,将改变此前城管队伍在中央层面无主管部门的局面,也被期待可以自上而下理顺城管执法管理体制。

城管,也需提升自身形象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荆彩

记者在知乎上看到网友分享这样的经历:街上一位老大爷拉着板车卖水果,结果车翻了,水果洒了一地。城管执法车经过,停下来帮老大爷捡水果,网友想录下来发到网上,后来想想如果发了肯定有人会解读成城管殴打卖水果老农,并将水果车掀翻。最后只好放弃。

另外一网友分享的则是,一日见一对衣衫褴褛的老夫妇走在街边上,走在后边的老太太似有眼疾,两人边走边用大喇叭卖艺唱歌。网友看到一个皮肤黝黑、面相不善的城管骑车向老夫妇拐过去,便开始脑补城管打人的画面,结果城管上前只说了句“往里边走走,眼神不好,别让车碰着了。”

两位网友写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从中不难看出,不少人对城管是心存偏见的。

但客观地说,原因并不全在群众,也和城管队伍不注重自身着装、礼仪、用语、举止,执法方式方法过于简单有关。城管执法时,如果多些温和的沟通,或许城管和小贩、城管和群众的关系会缓和些。就像不少人所言,知道城管也不容易,起早贪黑,但每当看到他们执法时行为粗鲁,仍习惯性站在看起来弱势的一方。

一个城市的环境、卫生、治安的面貌,从来不是城管一个部门决定的,普通市民作为城市主人更要积极参与进来。

《城市管理执法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城市管理监督局的设立,让城管在中央层面有了依靠。但城管执法时主体地位、相关权责的明晰仍需时日。

城管,需要提升自身素质和业务水平;群众,也请多给城管一点理解和时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