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医生累得哭 二孩生育高峰真的来了吗
2016-12-19 07:59:24 湖南日报     [作者:段涵敏]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12月15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二胎门诊排满了挂号的市民。湖南日报记者 唐俊 摄

湖南日报记者 段涵敏

2016年伊始,中国实施了30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宣告终结,二孩时代正式来临。

“全面两孩”政策落地近1年,省会长沙的一些大医院产科频频“爆满”,挂号难、检查难、找床位难,分娩人数猛增,产科医护人员更是忙到飞起、累到不行。

二孩生育高峰真的来了吗?湖南日报记者近日进行了一番探访调查。

现象 大医院产科“爆满”

“省妇幼去年每月出生新生儿1000个左右,今年4月份医院扩大病房,上半年平均每月分娩量1300个左右,8月、9月就分别增加到1600个、1700个了,较去年同期增加了60%至70%。”12月12日,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大产科主任游一平在手术间隙接受了采访,苦笑医护人员累得够呛。

“最多的一天分娩量是85个,忙得饭都吃不上。”上午11时的助产士休息室,桌上还摆放着没吃的早点,省妇幼保健院有着31年助产经验的“最牛接生婆”刘志辉告诉记者,这是她从业以来最忙碌的一年,每个人都是超负荷工作。

数据显示,2015年,该院的分娩量为13076个;而今年仅前11个月,分娩量已达到16036个。这其中1/3是二孩。

这一数据和长沙市妇幼保健院类似。今年9月,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分娩量达1290个,同比增加35%,1/3是二孩。

由于孕产妇持续攀升,产科床位供不应求,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湖南省妇幼保健院、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均贴出公示称:凡未在我院建档、产检的孕产妇(除高危孕产妇外),建议到其他医院产检分娩。

对此,医院负责人解释,不得不通过建档掌握孕妇数和每月可接诊分娩的孕妇数,并预留出部分危重抢救床位,保障母婴安全。

除专业助产机构外,一些三甲综合医院产科也不轻松。湘雅二医院妇产科主任丁依玲介绍,该院产房10月份分娩量比去年同期增加1倍。长沙市中心医院的数据显示,今年1到10月的分娩量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

“有医生累得哭,助产士累到吸氧。”采访中,不少产科医护人员吐槽,经常晚夜班轮轴转。11月23日,湘雅二医院23岁的助产士杨璐琦,因为连续两轮通宵加班差点晕倒,靠吸氧才渐渐缓过神来。她告诉记者,很多同事不堪重压,需要定期去心理咨询调节身心。

调查 不同医院产科冷热不均

“全面两孩”启动后,蓄积的生育愿望开始勃发。那么这一年,全省到底新增了多少宝宝呢?

全省妇幼卫生数据上报系统显示,2015年度(妇幼统计的周期口径指2014年10月1日至2015年9月30日)我省共出生新生儿约78万人,2016年度(妇幼统计的周期口径指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全省共出生新生儿约80万人,比上年度多增加2万人左右。

“现在不算生育‘井喷’,也没有达到高峰。原来预测2016年同比增长10万人左右,目前看来低于预期。”省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处处长王若平解释,生育意愿随时变动,测算难度大。目前全省分娩量只同比增加2万个左右,虽然2016年4季度的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但总体来说,增长平稳。

“产科床位紧张的情况,集中在大医院,特别是省会长沙。”王若平告诉记者,政策落地后,首先带来的是体制内的生育需求相对集中释放,大多集中在城区,孕产妇倾向于到大型公立综合医院和妇幼保健机构,造成了一些大医院分娩量猛增的现象。

记者调查也发现,并不是所有医院产科都一床难求。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周训华、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产科乔江副教授均表示,虽然来院的产妇有增多,但提前两三天预约,是有床位的。

而在一些基层医疗机构,甚至出现了分娩量逐年下降的情况。例如,长沙县8家有助产资质的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近四年的分娩总量分别是:1769个、1130个、771个、355个,逐年大幅递减。

原因 大医院面临双重压力

多位受访的大医院妇产科医生认为,三甲医院应该主要负责高危人群,基层则负责筛查和非高危孕妇的分娩工作。但目前的基层医疗机构并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没能缓解生产压力,导致产妇涌向大医院,加大了大医院的压力。

另外,记者发现,很多“二孩”准妈妈是35岁以上的“高龄产妇”,生育风险高,自然更需要优质的医疗资源,集中到大医院。

长沙市卫生计生委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点。2015年10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长沙市高危孕产妇较去年同期增加了45.12%。湖南省妇幼保健院游一平介绍,与适龄孕妇相比,高龄产妇患妊娠期高血压的风险增加3倍,患妊娠期糖尿病的风险增加3.66倍。

医院内部也有职工的生育压力。特别是妇产科,女性集中。省妇幼保健院医务部主任李博介绍,该院女性占全院职工86%,二孩政策实施后,该院共有1/3的医护人员先后怀孕、休产假,进一步加剧了临床的压力。

“护士大多数年轻,还有生一孩的压力,有的也要生二胎。我们好多大肚子护士一边宫缩、一边吊水、一边还在岗位上写医疗文书,工作到生孩子那一刻,看着想哭。”省妇幼保健院护理部主任曾淑贤告诉记者,即使大家尽最大能力坚守在岗位,11月份还是有10.8%的孕产假休假率。

预计 生育高峰明后年出现

“生育高峰预计出现在明后年。”王若平告诉记者。有人口专家预计,明后年全省每年将同比新增20万至25万新生儿。

不过,即使出现了生育高峰,全省的总产科床位仍有容纳空间。王若平介绍,目前,我省共有产科床位2.2万张,按照卫生需求法计算,每年可承载100万新生儿出生。

省会长沙虽然孕妇数明显增多,目前总床位也是够用的。长沙市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处处长王伏秋介绍,长沙市有助产服务的医疗保健机构共有产科床位2689张,接国家卫生计生委每千分娩量需产科床位17张的要求,长沙市每年可分娩15.8万新生儿。2016年长沙市医疗保健机构总分娩量,是11.6万新生儿。

而当前最紧缺的,是产科、儿科医生护士和助产士专业人才。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周绍明介绍,该院现有医务人员与床位配比,按照国家标准可能只有2/3左右,而床位使用率达到了120%以上。

“近三年我们招了40多个医生,但医护人员培养需要一个周期。加上援疆、援藏、援非等对口支援、精准扶贫任务,派了一大批医务工作者下基层,加剧了医院内部缺人的压力。”游一平介绍,为缓解医护人员工作压力,医院招聘了大量的助理医师、助理护士和助理助产士。

应对 分级诊疗可解难题

一方面是孕产妇扎堆,大医院产科一床难求;另一方面,是产科医护们已经“累到不行”。

记者走访一些大医院发现,为了满足产妇生产的需求,多家医院今年对产科病区进行改扩建。例如,长沙市中心医院11月份产科新增了40张床位,将过去的单人间改成了双人间,双人间则被扩展为三人间。除了加床,医院还采取快速流转措施,提高床位周转。省妇幼保健院专门开设“二胎门诊”“助产士门诊”,减轻产房的工作压力。

为缓解全省妇幼健康服务资源结构性短缺的矛盾,省卫生计生委出台了《湖南省危重孕产妇救治与转诊工作方案》,要求按照“首诊负责、就近便利、分片负责、协同配合”原则,健全完善全省危重孕产妇急救三级网络,覆盖各级辖区内全部助产机构,为高危孕产妇提供绿色转诊通道。

目前,指定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湘雅二医院、湘雅三医院、省人民医院、省妇幼保健院为省级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承担全省危重孕产妇的救治、会诊、转诊及技术指导工作。每个中心对全省危重孕产妇救治实行分片负责制,成立省级危重孕产妇救治专家组,而市、县两级均建立至少1个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

王伏秋透露,长沙市计划定期公布各医疗机构产床使用情况,引导孕产妇分级就诊,合理选择助产机构。同时,将加强乡镇卫生院和县级医疗机构的建设和技术支持,加强人才队伍建设,提高整体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

还有一些医院也在探索通过合作的方式,扩增服务资源。例如,长沙百佳玛丽亚妇产医院成为湖南省人民医院双向转诊医院,充分释放民营医疗机构的床位资源;省妇幼保健院和省第二人民医院探索合作,合理分流孕产妇。

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大产科主任游一平呼吁市民,如果不是高危孕妇,没有不良孕史,没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疾病等,不要舍近求远挤大医院,可以选择一些就近的二级医院或民营医院建档、产检及分娩。二级医院都有大的公立医院作指导,一旦在二级医院发现产妇有高危因素,会安排上级医院的专家援助,孕产妇出现紧急情况也会迅速转诊到上级医院。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