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舅妈
2016-12-16 09:42:27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杨思]      字体:【

刘则正

舅妈,这在一些人看来也许是一个较为生疏的称谓,却在我的生命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迹。

自打上了高中以后,与舅妈见面的机会就越发少。最近一次是在奶奶的生日宴会上。她坐在桌子旁,正在和叔叔婶婶们聊天。我匆匆走过去,和她来了一个自然而大大的拥抱。记忆中,儿时的我总是在孤独和害怕的时候要抱着她的,那时的我仅能够着她的腰,而如今她的脑袋已不及我肩高了。我低下头,注视着她,发现舅妈老了,皱纹与白发已开始修饰她美丽的容颜。见到了我,舅妈的眼中也泛起了一片晶莹。就这样,曾经最温暖舒适的怀抱,正缓缓融化入时光的长河。

舅妈几乎是在用自己的青春伴随着我的成长。

当我还只1岁时,她便到我家帮忙料理日常生活。平时除了打扫卫生、清洗衣物,最重要的事就是照看我这个小屁孩儿。不论是学习与玩耍,她总是陪伴着我、保护着我。

父母工作很忙,常常在深夜才回家,小小的我只能依靠舅妈。她虽不住我家,但却为我的安全着想,要等父母回到家才走。于是,晚上睡觉前,我总要缠着她讲故事。每到这时候,她会先把我抱上床,帮我理好被子,再轻轻在我的床边坐下,做我睡梦的引路人。她文化水平并不高,但讲的故事却能无比地吸引年幼的我,引导我安稳地进入梦乡。

在我的心中,她比朝阳更有资格宣告一天的开始。每天她总是来得特别早,五点响起的闹钟催促她起床,六点准时来我家开门,七点之前做好我们一家人的早饭。我家在河西,她家在河东,相隔40分钟的车程。她默默坚持着,这一坚持就是16年。

那时的我真是不懂事,曾经不愿意牵她的手,因为当我触碰那双手时,感觉到的不是柔软、温暖,而是粗糙、生硬。因为我不知道,她有多少个日夜,在楼顶闷热的玻璃房里搓洗着我换下的一盆盆衣物,才搓出这些老茧;也不知道她有多少次在冰冷刺骨的水中刷碗洗菜,才造成了这些裂纹。

有一次,我和妈妈翻看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她抱着还是婴儿的我,那时的她扎着马尾,脸上没有一丝皱纹,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朝气。“舅妈真年轻呢,像个大姑娘!”妈妈在一旁感叹。我也不由得感慨万分:我的青春与美好,是她用自己生命中最宝贵的那一段时光换取的。

我想起了赞颂母爱的一句话:“我们的一次呼吸,便划过了她一辈子的岁月。”舅妈于我也如同这般。我知道,我将永存在她的记忆中;而她则更会深深地印在我的生命里,伴随着那些快乐的、喜悦的、感动的回忆,浸染我的每一次呼吸。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