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湘江副刊 > 正文
挥笔生墨趣
2016-11-18 09:39:12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刘颖]      字体:【

贺飞马作品

贺飞马

不经意的日子里,与笔墨结缘已30余载。从青葱少年一晃就到了中年。回望来路,成长的枝头悄悄地落满缤纷的蝴蝶。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有点自己喜欢或追求的东西。琴棋也好,诗赋也罢,古人谓之风雅。我却对书法情有独钟,谈不上艺术,如果说是附庸风雅,其实也只能是情感的自然倾斜。

我出生在衡南县的一个山村,父亲是一名财贸系统普通的职工,可字还写得不错;母亲务农,做闺女时是公社宣传队队员,能歌善舞。虽然家里不是书香门第,但是与其他农村孩子相比,文化艺术氛围还算是比较浓厚。

可能是受家庭环境的熏陶,我从小就喜欢上了写字。真正对写字感兴趣的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记得我有一个表哥,高中毕业后参军到部队,听大人们讲他能到部队去,就是因为写得一手好字。那年暑假,表哥来我家做客,我就缠着表哥写字给我看,表哥欣然允之,挥笔而就。表哥那潇洒飘逸的书法,让我崇拜得五体投地,于是我就暗下决心:我要学书法。我家住的是一栋典型的农家小楼,楼房分上下两层楼。父母为了让我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就让我住楼上,这一住就住到中学毕业,在这九年的时间里,我除了上学时间,一回家就跑到楼上写字。

我哥在城里上班,他每次回来就给我带上一摞书法字帖。所以我哥每次回来都是我最开心的时候。我对每本字帖都爱不释手,都要反复的练习。为了熟练运用笔画,我大量地抄书,至今我还保留了我原来用钢笔或毛笔抄写的《林黛玉日记》《古今楹联集锦》等。那段时间里,我基本上不下楼,潜心习练,每晚都是最后熄灯的人。

之后读书深造、到部队、参加工作,随着时间的变迁,人生的沉淀,我对书法的情愫也日益加深。不管工作多忙,不管工作到多晚,回家第一时间就是写书法,有时出差几天没写字,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寝食难安。只要手握毛笔就会激情澎湃,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每每用心写完一幅作品,闻着一股浓浓的墨香迎面扑来,沁人心脾,精神也为之一振。写书法确实是美好的事情。

书法小成靠勤奋,书法大成靠悟性。我的行书主要得益于古代碑刻和墨迹。我先后临写“二王”碑帖、怀素《草书千字文》,研习过孙过庭《书谱》,特别是《书谱》的晋唐之风,隽永清新,潇洒飘逸,让我受益匪浅。我的行书在笔法上是以中锋为主,行笔当中追求提按、转折、藏露,在用笔上追求时而婉转时而豪放,章法布局上追求整体的美感。

研习书法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其中艰辛曲折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要想走出属于自己独特的书风谈何容易。这个过程,需要不断审视自己的思想,不断否定自己的作品,需要不断学习别人的优点,再进行巩固提升,周而复始,反复锤炼。通过多年的勤学苦练,现在也取得了一点小小的成绩,目前已是中国金融书协会员、湖南省书协会员、省直书画家协会会员,作品多次在全国各级书法大赛中展出、获奖。

飞毫生墨趣,纵马上书山。我深知书法这条道路长远得没有尽头,我愿意一路探索,一路勤耕细作下去。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