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经济视野 > 正文
农信社缘何变身农商银行
2016-11-11 08:20:24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廖慧文]      字体:【

今年,我省农信社将基本完成产权制度改革。省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张志军解析——

农信社缘何变身农商银行

湖南日报记者 柳德新

在长沙农商银行营业大厅,机器人进行解说。

据湖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简称“省联社”)消息,截至10月底,全省已有90家农村商业银行挂牌开业,还有11家县级农信社已批准筹建农商银行或启动改革,2016年底前可基本完成省政府确定的农信社改革任务。我省农商银行组建进度,由全国排名靠后跃居全国前列。

农信社缘何变身农商银行?有哪些“变”与“不变”?省联社党委书记、理事长张志军就此进行解读。

产权制度之“变”——

从合作制到股份制

10月12日,随着溆浦农村商业银行挂牌开业,溆浦县城乡所有的“农村信用社”招牌全部被替换为“农村商业银行”。至此,怀化市12家县级农信社全部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

“招牌的替换,只是表象,背后原因是从农信社合作制到农商银行股份制的变化。”张志军说,按照国务院要求和省委省政府决策,从2010年起,我省农信社进入以组建农商银行为目标的产权制度改革时代。省政府2014年底要求,力争用两年时间完成农商银行组建任务。

合作制的社员,无论投入多少资金,都只拥有一票的权利,因而其资本结构不能反映股东的权利和应承担的风险,导致效率低下,支农实力不强,而股份制就解决了诸多问题。

张志军以9月刚刚挂牌的长沙农商银行为例:长沙农商银行由长沙城区5家农村金融机构合并组建而成,总股本50亿股,其股本实力比此前5家城区农村金融机构的总和增加了3倍多,在湖南地方金融机构中最大,在全国农村商业银行排名靠前。长沙农商银行的股本结构,按照“5个20%”设计,即:省管国有企业、市管国有企业、职工股、原有股东、新增民营企业股各占20%。“这既可防止股权过于集中,改变经营方向,又可避免股权过于分散,防止内部人控制。”他说。

发展活力之“变”——

扛起县域金融主力军大旗

9月12日,长沙农商银行精彩亮相。

“农信社改制为农商银行,并非简单的摘‘帽子’、换‘牌子’,而是一场脱胎换骨的变革。”张志军说,改制只是手段,目的是转换经营机制、提升发展活力。

省联社把城区机构整合和高风险机构改革作为重点突破对象,把不良资产清收处置作为重点关注指标,实施精准发力。宁乡县农村信用联社,曾是高风险金融机构。在改制过程中,宁乡县政府拿出价值2.83亿元的土地,置换宁乡联社涉政类不良资产,化解了近3亿元的历史包袱,从而促成由农信社到农商银行的华丽转身。

改制后的各家农商银行,均明确“三会一层”(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及高管层)的组织架构和职责边界,形成了决策、监督、执行有效制衡的运行机制和治理结构。省联社制订农商银行经营等级评定办法、经营绩效考核办法及挂钩办法,使各家农商银行更加注重规模、质量和可持续发展,确保改革形神兼备。

以产权制度改革为标志,改制后的农商银行都迸发出无穷活力。

由浏阳农村信用社改制的浏阳农商银行,确立“小额存款最稳定、小额贷款最安全”的经营理念,资产规模、存款规模、贷款余额分别比改制时增长2倍、1.8倍和1.6倍,成为全国标杆银行。

经营方向“不变”——

立足县域,深耕“三农”和小微企业

“农信社的‘根’在‘三农’。发展依靠‘三农’,服务为了‘三农’,改革就是为了提高服务‘三农’的能力。”张志军说,从农村信用社到农村商业银行,不管名称如何变化,其前缀“农村”二字总是不变。

如何确保改制后的经营方向“不变”?“从政策、制度等方面入手,确保农商银行立足县域,深耕‘三农’和小微企业。”张志军解释。

政策上有激励。为鼓励农信社(农商银行)承担支农责任,国家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再贷款及税收等方面均出台了正向激励政策。假如不能承担支农重任,也就无法享受这些优惠政策。

制度上有保障。国家对农信社(农商银行)的监管,明确了“三个不低于”的硬性指标,即:涉农贷款增量不低于上年;涉农贷款增速不低于各项贷款增速;涉农贷款占比不低于上年。在改制募股时,主要股东均要作出支持农商银行加强“三农”金融服务、信贷资金主要用于当地的书面承诺。

“更名不改姓,改制不改向”。在改革驱动下,我省农信社(农商银行)支农实力连年迈上新台阶:近3年来,存款总量连续跨越5000亿元、6000亿元、7000亿元3个大关;贷款总量由2013年末的2670亿元增加到目前的3870亿元,存贷款总量均稳居全省金融机构第1位。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