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聆听湖南丨微风吹落天上声
2016-08-16 10:04:14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文/周佳

聆听湖南(一)

或如梦般旖旎,或如鹰般飞扬,或如风般无羁。在山巅、在水上、在田间,张开你的耳朵,以另一种方式亲近湖南。

侗族大歌、苗族歌鼟、酉水船工号子……8月,让我们掠过时光,去聆听天音,洗涤心灵。


侗族大歌: 天人合一的“嗄老”

 

侗族大歌传承人吴焕英在教唱。张红 摄

寻访处 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

聆听地点 皇都侗文化村

附近景点 坪坦河风雨桥、芋头侗寨

你可有看见过声音?

喝完侗家姑娘的拦门酒,穿过始建于清嘉庆年间的普修桥,精致的寨门后一栋栋青瓦木楼鳞次栉比地出现,桥下清洌的小河妖娆地蜿蜒而过,在这迷倒过古夜郎国国王的皇都侗文化村里,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中国第一个被发现的多声部无伴奏合唱、侗族“三宝之一”的侗族大歌仿佛让你坠入声音的4D世界。

立于鼓楼之下,清亮婉约、悠扬空灵的声音就从四面八方飘来,或细如流水,沁人心脾;或轻如薄雾,缥缈不定;或急如浪涛,汹涌澎湃;或高如星空,可望而不可即。旋律不停地变换却环环相扣、勾人心魄。恍惚间,眼前似有一群布谷鸟挥舞着翅膀此起彼伏地呼唤着情人,数不清的夏蝉在树上似有若无地嘶鸣,百花映着阳光争先恐后地开放,透凉的泉水叮咚作响,远处还有瀑布从高处一泻而下……这是侗家姑娘、小伙儿用歌声为你编织的“爱丽丝仙境”。侗族大歌也是这样被赋予了脉搏和灵魂。


苗族歌鼟: 拾阶而上白云巅

 

地笋苗寨听苗族歌。

寻访处 怀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

聆听地点 地笋苗寨

附近景点 排牙山、九龙山、中国杨梅生态博物馆

“饭养命,歌宽心。”没有文字的苗族,人人都爱唱歌。

“太阳出来照山冈,苗家儿女喜洋洋。”还未至地笋苗寨,一个低浑的男声远远地从依山而建的吊脚楼前飘来,一波又一波的男声缓和有序地加入,陡然一声高音,如梦中惊飞的鸟儿,从竹林朝天空奔去。婉转清越的女声似随风潜入,像四溅的浪花沁入皮肤的每寸肌理,又带上体香悄悄地爬上那一座座形如春笋的山坡,飘来荡去。没有指挥,没有伴奏,男男女女默契地唱和着,由少到多,从低到高,轻重交替,你我宛如拾悠长的歌梯而上,一步一步,直达云霄。

这就是被誉为“原生态民歌活化石”的苗族歌鼟,靖州花衣苗的独创。

“歌鼟鸿古,曲变竹枝,咏土风、陈古迹,声绰约、浪漫、旷达。”正如《靖州志》记载,历史悠久的歌鼟最初是来源于苗族先民对大自然声音的模拟。在苗族人口占40%的靖州,歌鼟就是他们生活的史诗。鸟鸣、蝉唱、流水、伐木……歌声还在崇山峻岭间的弯弯山道回荡,你可分辨得出用当地酸话(苗族汉化的语言形式)唱出的这些声音?


酉水船工号子: 野性的水上生命之歌

 

[船工号子响彻酉水]

寻访处 怀化市沅陵县

聆听地点 酉水风情画廊

附近景点 二酉山、借母溪、凤滩水电站

在武夷山与雪峰山脉之间,有着25个民族的沅陵里素有“土家族母亲河”美誉的酉水自西往东,蜿蜒如灵动的线谱,木船似跳跃的音符飘荡期间,黝黑粗壮的船工曾是拨弄这音符的“音乐家”。

20世纪60年代之前,酉水两岸的土家人只能通过木船与外界交换生活物资。撑篙、摇橹、拉纤,三五成群的船工面对滩险流急、道曲水深的酉水常利用吆喝声来统一节奏,粗犷雄厚、激越振奋、呼喊与唱歌结合的酉水船工号子便由此而生,也成为他们记录生活、标记酉水和两岸变化的“航运图”。

“哎嗬!”浑厚粗重的呼喊声从酉水风情画廊的岸边传来,船工要开船啦!“杉树橹,铁箍腰”船橹缓缓划过缥碧如玉的酉水,船工低沉有力的方言调子穿透两岸绵延的青山飘向远方。“飙滩!”忽而木船全速前进,号子节奏加快,一人呼喊,众人齐和,声音短促却声声掷地有声,情绪高昂,你还来不及细想,一处湍急就此闯过。曾经的船工就是如此一呼百应地上险滩、过深潭,乘风破浪。号子与木船的速度、力量在水墨画般的酉水之上不断地切换,不知不觉间,轻舟已过万重山。


土家族哭嫁歌: 悲欢离合的“交响”

寻访处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

聆听地点 断龙山乡

附近景点 红石林、栖凤湖、夯吾苗寨

“新梳高髻学簪花,姣泪盈盈洒碧纱。”在土家族传统的婚俗中,喜庆的婚事是从“哭”开始的。要听正宗土家语唱的土家族哭嫁歌,你应该去古丈县西北边的断龙山乡走一走。

地处武陵山区的断龙山里红褐色的石头如巨人般站满一个又一个山坡,石头之间,一丛丛低矮的灌木像披着绿袍的小狗悠闲地趴在巨人的脚下。土家族哭嫁歌传习所和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彭祖秀就在这近万亩的红石林巨人园包裹的山中。

“我的女儿我的心,你到婆家要小心。”低婉伤感的声调从一栋吊脚楼上传来,84岁的彭祖秀正坐在床前对“女儿”哭唱,一旁的几位女子用手帕遮着脸,小声啜泣着。母亲哭开声后,女儿在低沉、短促的哭声中开始哭爹娘,昂扬、舒缓的语调中满是不舍。情到浓时,母亲一把搂住女儿,声泪俱下,陪哭的女子亦一仰一合,潸然泪下。从出嫁前三天或七天开始到上花轿出门,从父母、亲朋到梳妆打扮,这样的哭唱伴随着整个婚礼。

被誉为“中国式的咏叹调”的哭嫁歌最初是由于土家族姑娘对包办婚姻的不满而衍生的,加之土家人“兴哭”、“哭发”的观念,便流传了千百年。


桑植民歌: 金色的旋律

 

[芭茅溪撮叭叭鱼听桑植民歌。 向金次 摄]

寻访处 张家界市桑植县

聆听地点 桑植民歌广场(桑植县和平西路)

附近景点 梅家山、贺龙故居、红二方面军长征出发地

澧水从这里开始蜿蜒流荡,贺龙在这里出生,红二方面军从这里出发长征,八大公山4.49万公顷的莽莽林海在这里生长,这里是“中国民歌之乡”桑植。

县城的桑植民歌广场是听歌的好地方。2万多平方米的广场四周青山环绕,俨然立体的音响,把歌声拉远、拉长。澧水悠悠而过,静静聆听。薄雾熹微的清晨,抑或晚霞斑斓的黄昏,总有年长的男女望向河对岸的梅家山尽情高歌。清澈嘹亮的山歌、振奋人心的革命歌曲、温婉抒情的小调、气势磅礴的劳动号子……无论哪种类型你都能遇到。

“马桑树儿搭灯台(哟嗬),写封的书信与(也)姐带(哟)。” 这不是唱响维也纳金色大厅的《马桑树儿搭灯台》?远听,高亢如山、温婉如水;细听,微弱的颤音夹杂着,仿若飘在空中。独特的三句体曲体是崇“三”(三生万物)的桑植人的发明。每到一处,荡气回肠。曲罢,似有缠绵不断的情丝从心底缓缓地流出,剪不断、理还乱,久久不能平静。


花瑶呜哇山歌: 灵魂深处的呐喊

 

[隆回虎形山竹林深处听花瑶呜哇山歌。 蒋志舟 摄]

寻访处 邵阳市隆回县

聆听地点 虎形山瑶族乡草原村

附近景点 虎形山、花瑶古寨

你有没有听过一种歌,歌里的每一句音调都似飘在云端,真假音随意切换,时而如狂风呼啸,时而如波浪滔天,每一次的呼唤都气势磅礴、动天撼地,仿佛从灵魂深处释放的能量,让你永远都不知道它下一句的音调会有多高。这是只属于花瑶的呜哇山歌。

顺着逶迤绵亘的虎形山往西,在海拔有1500米、因野草丰茂而命名的虎形山瑶族乡草原村里你就能听到。

一只鼓,一面锣,衣着鲜艳的男子站在山巅。远眺,大托村那左右延展宽过一公里的石瀑群分外显眼。“清早起来赶路来,大路赶着小路来。呜哇……”一开口,高亢激昂的声音就穿透云天,连山间的薄雾都被荡起了波纹,四下散开,只剩下“呜哇”声在空旷的山谷间连成一片。还没从高音中回神,又一轮的音浪朝你袭来。闭上眼,你我好像越过了群山,飞过了云海。

或驱赶野兽、或消除疲劳、或表达爱慕……呜哇山歌是花瑶人灵感的呼唤。


新化山歌: 梅山文化的情诗 

 

[紫鹊界梯田时常回荡新化山歌。 曾文贵 摄]

寻访处 娄底市新化县

聆听地点 紫鹊界梯田、正龙村

附近景点 奉家桃花源、梅山龙宫、大熊山国家森林公园、渠江源

层层叠叠的线条从山脚往山巅涌去,带有夏日气息的绿色依附着画出优美的弧度,一面面大小不一的“银镜”镶嵌其间,几位老农正一边弯着腰劳作、一边“喔火火”地唱着歌。这里是梅山文化的中心新化,那8万亩如海的梯田是秦初就开垦的紫鹊界梯田,老农们唱的是和它历史一样悠久的新化山歌。

调式古老、说唱风味浓的新化山歌里唱得最多的是爱情,每首情歌都是通俗却也曲折的爱情故事。“黄花女子在娘边,好比水上浮萍冒落根,南风吹来往北走,北风吹来往南边。”如高山流水般的声调里,大胆调皮、直白利索的歌词勾勒出一幅生活的画卷,让人遐想无限。渐渐地,声波顺着紫鹊界梯田的纹理荡漾开来,越来越远,你我恍若穿越到神秘梅山的最深处,见证着爱情最初的萌芽。

若是这里听着不过瘾,你还可以去不远处有两百多年历史板屋群的正龙村里感受玲珑雅致中的热情。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当地旅游局、景区提供)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