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专题 > 青春8090 > 正文
只有野外,才能安放热爱自然的心
2016-05-23 08:17:31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李真明]      字体:【

只有野外,才能安放热爱自然的心

——一个蛛形学硕士研究生的故事

图/张杨

湖南日报记者 周月桂

名片

田甜,生于1984年,湖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蛛形学研究室研一学生,在同学中年龄最大。当过两年兵,做过乡镇干部,有一颗热爱自然的心,在25岁“高龄”辞职考上大学生态学专业,毕业后又用3年时间考上动物学硕士研究生。

故事

5月20日是网络“表白日”,田甜从浏阳大围山采集蜘蛛标本回长沙,匆匆忙忙赶着去见女友。一路上有些忧心忡忡,最近和女友的关系出现了问题,他有些不知所措。

“人类的行为模式太复杂了。”田甜苦恼地说,即使他知道1000种蜘蛛求偶的方式,也参不透一个女生突然沉默的原因。

32岁的田甜,瘦小安静,眼神温驯,表情里还有青涩的味道。作为蜘蛛目分类学研究生,最重要的就是认识蜘蛛。

“世界上有4万多种蜘蛛,所有的蜘蛛都能吐丝,但只有一半可以织网;世界上最大的蜘蛛生活在南美洲的潮湿森林里,它们结网捕捉鸟类为食;世界上最小的蜘蛛仅0.015英寸,可以停落在一根大头针的针头上……”田甜饶有兴趣地介绍。

蛛形学终究是冷门学科,再有天分的研究生要取得突破都很困难,就业前景也很窄。幸而田甜有足够的热情和单纯,才能体会其中的鲜美,在外人看来清苦寂寞的生活,他甘之如饴,“只要能经常在野外,或者跟动物在一起,人生就不算虚度。”

关于未来的设想,他希望能读博,他自认天赋不高,最大的希望是能做个专家、教授的助手,能看到这个行业最新的成果,就非常满足,“或者去动物园喂动物也行,去自然保护区搞科研做巡护都好。”他没有野心,只有一颗热爱自然的心。

在隆回的山野长大,田甜热爱着一切动物,在家里养过各类鸟兽虫鱼。他爱到野外发呆,学习成绩一直不出色,意料之中地没有考上大学,按照父亲的意愿去当了两年兵。退伍后,又在父亲的安排下做一个乡镇计生干部,人生随遇而安、平静无波。

然而年岁渐长,晚熟的智慧开始萌芽,田甜不满足于自己粗浅的动物知识,辞职考大学是他最任性的一个决定。

20出头的年纪在乡下已经可以结婚成家了。人们劝他,大学毕业了还不一定能找到这么稳定的工作,何况要学的还是冷门的动物学……

好意的劝告或恶意的嘲讽都不能动摇一颗单纯的心。考了3年,在25岁“高龄”时考上了一所三本院校。4年大学毕业,又花了两年时间才考上湖南师范大学的动物学研究生。

这样的经历,在别人看来应该是极其难熬的,但于田甜,却是求仁得仁。

已是年过30的大龄男,却没有一次成功的恋爱经历。在父母的安排下,田甜开始相亲,他觉得这种方式挺好的,他认为人类的求偶方式很复杂,而自己这方面能力很低,需要借助相亲这一方式。

相亲让他有了人生第一个女朋友,他很珍惜,也常常感到很无力。女朋友的出现,将他向世俗生活推进了一大步,婚姻、家庭、责任,以及各种矛盾,这些以前从未想过的东西,像飓风一样席卷了他安静的世界,掀起了人生第一个巨浪。

“没关系,”他说:“我们要接近自然的真相,也要认识生活的本来面目。”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