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青春8090】“国民手游”超级推手
2016-04-07 09:03:11 湖南日报     [作者:杨柳青]     [责任编辑:周杨]      字体:【

图/张杨

湖南日报记者 杨柳青

名片

陈湘宇,1982年出生,邵阳人,被称为国内手游行业最牛“推手”。2009年在深圳创办乐逗游戏,先后代理和发行过《水果忍者》、《神庙逃亡》、《小鸟爆破》等风靡全球的手游。2014年8月7日,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当天市值达6.54亿美元。创梦天地也成为中国上市最快的公司之一。

故事

见到陈湘宇,是4月初在长沙一家酒店的大堂。电梯门打开,他意气风发地跳出来,笑意盈盈。

作为此次岳麓峰会的嘉宾,他以主持人身份参加了“互联网+游戏”的高峰论坛。虽然他调侃自己有点紧张,但他说话条理非常清晰,每次总结都很到点。

翻阅陈湘宇的简历能看出,他是个颇有眼光的创业者。2005年和几个朋友开了公司“家校通”,2年后卖出。随着国内智能手机兴起,2009年底进入手游领域创办乐逗游戏,并带领公司逐步成为国内排名前五的手游发行商。《水果忍者》、《神庙逃亡》、《小鸟爆破》这些人们一提起就会大呼“哦”的国际顶级手游,正是通过乐逗游戏进入了中国市场。

顶级手游为何“相中”乐逗?陈湘宇用了个形象的说明:导演虽然导出了很“花”的产品,但要卖出去,还要卖个好价钱,就需要发行策略和商业化能力。“我们见过很多类型的游戏,很清楚怎样以最低的投入获取更多用户。”陈湘宇说。

当然,单靠发行技巧并不能持续吸引游戏开发商。对游戏内容进行本土化开发是乐逗游戏的制胜法宝。

打开《水果忍者》和《神庙逃亡》,你会发现前者的中文版里有龙纹刀,后者则有海外版都找不到的博尔特形象。而《地铁跑酷》更“接地气”:玩家能变身孙悟空等各种角色在北京地铁里“狂奔”,你可能都会以为打开的是款中国厂商生产的游戏。

“我们做一款游戏代理时,会要求拿到游戏源代码并同原创团队共同开发。”陈湘宇说,游戏是快消品,为了延长游戏生命周期,他们会对内容进行迭代开发,并设计和用户匹配的合理计费点增加游戏营收。比如《神庙逃亡》中国版游戏中,仅仅靠售卖博尔特形象就曾实现一天40万元的收入。

而在与游戏开发商的合作过程中,陈湘宇认为坚守初心,保持企业信誉很关键。“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坚持最初的商业模式,没有拿着适配的代码去复制。因此我们成了可依存的合作伙伴,开发商成了我们可持续的内容供应商。”陈湘宇说,正是因为这份诚信和公司迭代开发的实力,一些游戏开发商甚至把游戏的全球发行权都交给了他们。而随着公司对研发投入的加大,乐逗从中获取的利润越来越高,这也成了公司最主要的营收来源。

2014年8月7日,乐逗游戏母公司创梦天地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此后乐逗游戏进入高速发展期。 “这让我们快速打通了融资渠道,引入了很好的人才,也规范了公司的整个管理。”但陈湘宇也坦言,上市后他对企业管理也有了更深的体会,会看得更远。

“游戏产业的蛮荒时代早已过去,如何在这片红海中步步为营,还是要坚持内容为王,加快泛娱乐化产业布局。”陈湘宇说,移动游戏是内容经济,也是以IP(知识产权)为核心的粉丝经济。乐逗游戏将在坚持原有商业模式基础上,进一步加大研发投入,不断开发自己的游戏产品。“我们去年就并购了美国游戏开发商Rumble,今年我们自己开发的两款重度游戏也将上线。”陈湘宇介绍。

“我们同时也在进行一些跨领域、跨平台的合作探索,包括成立文化创意并购基金,投资一些好的IP资源的项目;和一些影视公司合作,将一些好游戏比如《神庙逃亡》搬上银幕,《水果忍者》也将改编成儿童舞台剧;同时,我们在VR、AR等技术方面也有布局。” 陈湘宇介绍。

“我们做的事总结起来不外乎三件:如何持续低成本获取用户,如何把用户变现,以及如何把用户留存下来。”陈湘宇说,用户只会越来越成熟,因此企业必须反应敏捷,始终坚持用户导向。“明白导向是什么,才能抓住势头。我也不清楚下一代消费升级后面临什么环境,但企业只要掌握这个常识,也就降低了不确定因素。”陈湘宇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