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拉人头”说尽谎言 传销者自述5年噩梦人生
2016-03-17 10:24:57 湖南日报     [作者:谭登]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拉人头”说尽谎言

“富翁梦”最终幻灭

——一位传销者自述5年噩梦人生

“快速致富”

图/李珈名

湖南日报记者 谭登 通讯员 刘安平

日前,记者在新邵县见到了46岁的姚尚当(化名)。春节前,新邵县清收农村信用社不良贷款的工作人员上门,催收他偷偷拿去做传销的3万元贷款。面对记者,姚尚当打开心结,讲述他在南宁做传销骗人、发财梦破的灰色经历,悔恨不已。他还表示,愿意现身说法,揭露传销的种种恶行,警示世人。记者以他自述的形式,记录他的悔与痛。

1 被骗南宁相亲,涉足传销魔窟

因我未婚,2010年清明节前夕,在邵阳工作的叔叔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比我小3岁,说在南宁做化妆品生意多年。当年9月20日,我和女方父亲来到南宁相亲,噩梦从此开始。

这位女友请来一些“成功人士”跟我鼓吹:南宁是西部大开发的龙头,在南宁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正在发展一个政策默许的“行业”——“阳光工程”。南宁大沙田没有工厂企业,也没有写字楼,但是有很多出租屋,就是为这个“行业”准备的。他们还说:100元人民币币面有6个100,这个“行业”也是购买600份“上总”(传销中的一个层级),“上总”了就有自己的团队,每月有10万元至99万元不等的“人头”收入;币面上还有29个点,邀约29人也可以“上总”。在这里,不管你有什么问题,总有人回答你;不管是谁,待上一个星期,都会情绪高涨,像打了“鸡血”。

他们的忽悠特别诱人:花3800元购1份可挣380万元,花36800元购11份可挣600万元,花69800元购21份可挣1040万元。两三年就能积累千万元身家,财富之梦似乎触手可及。

我看了“行业生意”,回到新邵后,整天沉浸在发财梦的亢奋之中。我瞒着家人,偷偷卖掉老屋,筹齐69800元,2011年2月直奔南宁,开始做起“千万富翁”的美梦。

2 “老鼠会”洗脑, 学习用谎言骗人

到南宁后,我把钱交给“老总”,3月份拿到了装有19000元的信封。终于可以挣大钱了,我扬眉吐气,豪车洋房好像就在眼前。

加入“行业”后,每天要换地方举行晨会,一个会场30来人,就是人们说的“老鼠会”。我们“体系”(在一起学习的人)有两三百人,每天晨会开设8个会场。早上6点后,学习的人先后进入会场,不能说话,开始唱歌。必须唱积极向上的歌曲,不能唱想家的歌,如果大家都想家了,行业就没法做。唱到6点27分,晨会开始,一小时里有三个流程——读羊皮卷、激情演讲、业务洽谈,最后由“老总”点评。到7点半,晨会结束。8点钟开始打电话,确定当天“走老人转”(相互走访、留住新人)的时间,一天六班。不能一个人“走老人转”,避免有人讲怪话,而且只讲半个小时,防止言多必失。

晚上也有学习,包括怎么“邀约”(用谎言吸引新人)、怎么“引导”(把新人留住并且加入)、怎么“讲心态”(行业有“八大心态”)、怎么“复制”(告诉新人一些方法)、怎么“讲工作”(对新人分类培训,提高留人率)、怎么管理团队(有各种制度,一级抓一级)。

学习持续三个月时间。每个新人要学习行业“八大心态”,写好心得交给推荐人审阅,合格后再往上递交。一段时间后,在有30人以上的会场,新人把自己写的心得讲出来,得到“老总”签字认可后,才可以学习“邀约”、“引导”、“讲工作”。

3 邀新人“拉人头”,组建自己的团队

三个月很快过去,我可以“邀约”新人了。看到别人在网上聊QQ“邀约”成功,我也学着干。我在网上撒谎说在南宁开了一个专卖东南亚土特产的门店,两个月后“邀约”到了第一个网友,是嫁到邵阳的娄底人。她带着儿子到了南宁,经过我一番苦心解释,投3800元申购了1份。三个月后,她也“邀约”到第一个新人。

首战“告捷”坚定了我的信心。朋友建议我把硬件搞好一点,我马上买来一套木质沙发和一台新电脑。两个月后,我又“邀约”到一名成都网友,他来南宁当面交流,一下申购了21份。

2012年中秋节后,我的弟弟也来了,他了解“行业”后非常兴奋,马上给在家的妹妹打电话说:“你快来南宁吧,投资3800元可以挣380万元!” 妹妹打死也不相信,还跟亲戚们说我们在做传销。就这样,“家庭市场”全部被破坏了。

我只好继续从网络入手。洞口县一位离异的邹姓女网友过来了,她打工多年,早就不想干了,反复说要加入我们的“行业”。我又联系上新邵县一位李姓网友,她一下申购了21份。衡阳一位网友被我的谎言骗过来后,想看看我的土特产生意,准备加入。我带她到在南宁的衡阳老乡那里玩了两天,没有“引导”成功。她后来询问,我是不是在做传销生意。

“拉人头”还坏了我的姻缘。洞口县邹姓女网友对我很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那一年我父亲去世,她还跟我回邵阳处理丧事。当我们再回南宁,她的弟弟也从上海赶来,他一接触“行业”,就暴跳如雷,说是传销,马上喊姐姐回家。他还在家人中散播我是传销分子的言论,几天后邹姓女网友也回了家,我抱很大希望的这个“家庭市场”也遭破坏。

最多的时候,我也有了16人的团队,申购了200多份,但我自己仅拿到3万多元“人头费”。尽管离“上总”有差距,我却充满信心。

4 团队崩溃,转移场地再挣扎

就在我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危机来临。我们的“体系”悄然发生变化,上至“老总”下至“业务员”,矛盾百出,怪话满天飞,相互之间“挖墙脚”。300多人的大团队变小了,氛围变差了。原来每天晨会开设8个会场,现在减到1个。

我刚来的时候,每个月有许多人“上总”,“体系”就会发各种食品,每个月都吃不完。朋友“上总”还会请客,大家很快乐。但后来情况越来越糟,许多“业务员”突然就联系不上了,一些快要“上总”的朋友突然不见了,很多时候连晨会也取消了。

原来我的“老总”下面有近100人,两年后只剩30多人,而且传言四起,如谁把钱卷跑了、谁坐牢了等等。尽管如此,我不改初衷,还在不停地“邀约”、“引导”、“复制”。

2013年初,卖老屋和借的钱用完了,我又从新邵县农村信用社贷款3万元,偷偷用来维持“生意”。但到了下半年,情形每况愈下,我的“老总”下面就剩几个人,而我的团队只剩下我一个,成了孤家寡人。

这时,我的一个在南宁仙葫经济开发区做“行业”并且“上总”已两年的“发小”,看我这边情况糟糕,极力邀请我跟他做。万般无奈之下,2013年12月,我把在大沙田置办的家私装满一辆四轮车,跟着他来到了仙葫。那天飘着毛毛细雨,我的心情相当惆怅。

5 一家人的团队崩裂,走入绝境

这位“发小”的团队有50多人。他下面发了两张“牌”,一张是他的小妹,一张是他的儿子。小妹那条线下面,包括两个姐姐、婆家姐夫以及姐夫的弟弟等亲人,近30人,扎扎实实是一家人。儿子那条线下面,则是“发小”的朋友,有20多人。

2014年春节,团队30多人一起过年,很热闹。那一刻,我忘记了忧伤。

过完年,按计划有几个网友会来南宁。一位是邵阳老乡,可就在这位老乡来的前两天,我们突然被警察“请进”了派出所,这位老乡怀疑我做传销,临时作罢。还有一名海南网友,辞掉工作来南宁,当她知道我并没有所谓的土特产店后,非常失望。我找来“行业”里的几个海南人劝导她,她才慢慢平静下来,一个星期后也申购加入了“行业”。

“邀约”、“引导”不算顺利,可怕的事情却再次出现。“发小”的团队发生人员关系纠葛,一些“业务员”跑到别的团队去了,10多名邵阳老乡也走了,团队一下减到10多人。一位老乡不仅老婆被人骗走,还欠下20万元贷款和高利贷,真正是妻离财空。

“发小”的情况也变得糟糕,下面拉不到人,钱从哪里来?他的姐姐到仙葫5年了,把家里修房子的30多万元投到“行业”,家也回不去。而我也只能做“八大心态”的“讲师”,给一些团队培训。事后追悔:“我干嘛说那么多骗人骗己的鬼话?”

6 负债累累回乡,愧对亲友饮恨人生

2015年初,我又迎来两位网友。一位来自常德,她与人合伙在常德市开了一家美容院,对她,我最终没有“引导”成功。另一位是长沙一所学院的老师,她申购了1份,离开了南宁。

这位老师走的时候,明白地告诉我,我做的是传销,劝我早点离开,否则下场会很惨。我也感觉好累,在南宁挣扎四五年,“邀约”骗人的生活,针一样扎在我心里。我开始反思:在大沙田、仙葫,许多人辛辛苦苦“上总”,可下面一个人也没有了,谁给你钱?就像我的“老总”,亏蚀巨本,还欠下30多万元贷款。这样的人又何其多,骗亲人骗朋友,最后落得血本无归、妻离子散,甚至走上绝路。

日子实在难熬,我想到了回家,那里有我望眼欲穿的老娘,有我相亲相爱的兄弟姐妹。

2015年7月6日,我回到了家乡。在邵阳火车站,我跪在地上,张开双臂,大声呼喊:“我的爹娘,我回来了!”幻梦5年,梦破南宁,我失去了什么?5年大好时光,还有我的老屋,还有包括贷款的70000多元债务,更有对亲情的伤害。

就在我回来后几天,从南宁传来消息,我所在的团队散了,人都走了。我彻底醒悟,传销就是一个魔窟,跌进去害人害己。回家后这段日子,我一直无脸出门,不敢面对被我骗进传销的亲友。这5年噩梦般的经历,给我一个惨痛教训:为人做事应仰望光明、脚踏实地,千万不要执迷歧途、饮恨人生。

莫把陷阱当“馅饼”

谭登

又一个传销罪恶的鲜活个案,姚尚当埋葬他5年的宝贵时光,破碎了一场“千万富翁”痴梦。梦醒饮恨,留下对家乡、对亲朋的悔。

财富之道从来不易,智慧的头脑加上勤劳的双手,还必须在合法轨道上,靠诚实谋业,才能见到头顶上钻石般闪闪的星光。而误入歧途的人忘记了,传销只有陷阱,只有违法犯罪的镣铐。

传销之恶似深渊,执法部门严打,缘何仍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一是传销手段从传物传人,到传概念传工程,再到以网络平台为支撑的“电商传销”,完成了更隐蔽、更具诱惑、跨边际的“忽悠改造”。稍不留神,就可能把陷阱当馅饼。

二是打击单兵作战,缺乏组合拳。工商部门经常面临取证难、执法权不足的掣肘;公安部门有执法震慑力,大多依赖群众举报、被动监管;而最容易掌握传销者租住动态的是社区,可社区往往不直接参与打击。

甚至,少数地方暧昧待之,不外乎对其刺激地方第三产业心存指望,这种思维也是传销活动经年累月集聚在一些欠发达地区的根源。

执法合拳重击,拨云见日,“一夜暴富”的传销迷梦该醒醒!

姚尚当们心中有悔,励志重塑,在泥淖中站起,时光犹可追!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