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夜幕下的“壁虎人”
2016-02-04 07:22:44 湖南日报     [作者:邓晶琎 李志林]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过年的脚步近了,高铁运行更繁忙了。当一趟趟高铁结束当天运行后,一群“壁虎人”开始出现,他们在夜幕下“爬行”至铁轨上方,检修供电接触网。春运高峰期,记者走进广铁集团长沙供电段,探访高铁安全运行背后的神秘群体——

夜幕下的“壁虎人”

1月29日凌晨2时20分,高铁长沙南站浏阳河隧道,“壁虎人”孙胜楠爬上接触网支柱上高危作业,对零部件每一颗螺丝进行检查,如没有及时更换会影响高铁列车的稳定运行。

1月29日凌晨1时20分,高铁长沙南站北段线路,“壁虎人”站在梯车上高危作业,对高铁接触网进行检查和更换。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李志林 通讯员 许勇华 陈梅 刘毅

“我今天起连续加班,你在家照顾好自己。”

1月28日18时,位于高铁长沙南站附近的一栋供电车间办公楼内,孙胜楠对着电话那头的妻子温柔地说。

“你不是说今晚是这周最后一天值班吗?怎么又要加班?”新婚4个月的妻子,不满丈夫的“失信”。

两天前,孙胜楠告诉妻子,自己29日凌晨结束任务后,就可以回家了。

“这几天任务结束后,回来和你过小年,吃个晚饭。”说完,孙胜楠心怀愧疚地挂了电话。

1月28日23时10分:

“壁虎人”登车进发

孙胜楠,是长沙供电段长沙南京广高铁供电车间接触网工区副工长,自今年春运以来,他一直加班没能回家。

“架设在铁轨上方高空的接触网,是高铁列车的供电‘动脉’,一旦出问题,高铁就会‘失血’,那可就是大事了。”20时左右,供电车间党支部书记唐堃走进了办公室,向记者解释。

一般来说,高铁列车白天运营,为线路预留的检修时间安排在凌晨。昼伏夜出,又是高空作业,接触网检修人员被形象地称为“壁虎人”。

“壁虎的敏捷、专注与我们很相似。”见到孙胜楠,他正埋头整理当晚要发布的作业PPT,准备开工会。

供电车间的50名接触网检修人员中,80后、90后有41人,大部分来自东北、西北、湖南。出生于1989年的孙胜楠,5年前从黑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来到长沙,成为了一名高铁“壁虎人”。

22时30分,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孙胜楠和34名身穿蓝色工装的年轻人,相继走入了如小学教室般的会议室。

戴着眼镜的孙胜楠,打开电脑,一边演示着图文,一边语速飞快地向台下的工友,发布当晚计划检修的设备线路、封锁区域等内容。“发布会”显得冗长,连谁拿对讲机,谁做记录的小事,都啰嗦到了。

偶尔有咳嗽声,从教室的角落里传出,打破台下的安静。此时,他会停下说话。

30分钟时间里,这群年轻人,竟没有一人低头玩手机。

23时,铃声再次响起。

“今晚下雨,大家千万注意安全。”孙胜楠一声令下,工友们迅速整理装备,清点材料。

当晚,35名检修人员被分为7组。孙胜楠所在的第4组,将检修京广高铁湖南段最长隧道——浏阳河隧道中2.5公里范围内的接触网设备。

23时10分,一切准备就绪后,“壁虎人”登上专业工程施工车,朝着京广高铁线进发。

夜幕中,城市的灯光慢慢远去,郊区的夜晚寂静而寒冷。此时,记者已有了睡意,只听见汽车的轰鸣声和淅淅沥沥的雨声。

1月29日4时10分:

当天首趟高铁准备上线运营

约莫行驶了20分钟后,工程车停靠在浏阳河隧道入口处的铁栅栏旁。孙胜楠和第4组的其他4名工友相继下车,在铁栅栏旁的一扇工作门处,围聚在一起。

漆黑中,5名“壁虎人”借着安全帽上的头灯和手电筒的光亮,再次清点材料。

“梯车螺栓30个,钳子2个,起子2个……”对照着材料清点单,技术员谢亚波一个个核对着。

“进入和离开高铁线路区,所带的工具材料数量必须前后一致。”孙胜楠向记者解释,高铁列车高速运行,安全要求非常高。一颗小螺栓掉在铁轨上,都可能引发安全事故。检修结束后,一旦发现遗落了部件,必须返回线路,直到找到它,高铁才能恢复运营。

1月29日0时,接到驻站联络员通知,当前的高铁区间内已经没有列车运营。

“壁虎人”搬着设备进入了铁轨区,然后迅速开始组装梯车。

“接触网电压高达27.5千伏,距离地面5.3米,他们要借助梯车爬上高处作业,是真正的高压、高空、高危工作。”当晚跟班作业的唐堃说,“现在,还没有接到电调作业命令,表明接触网仍有电,还不能作业。”

0时30分,电调作业命令发布,可以开始作业。

5名“壁虎人”一声吆喝,将组装好的梯车立起来,推至铁轨上。

孙胜楠和李宇爬上了梯车,辅助人员毛江龙、赵揽鑫推着梯车往隧道内前行,谢亚波则负责监控和记录。

“停!”在第一个检修的接触网定位装置处,孙胜楠仔细检查设备状态。

接触网的每一根支柱及上面的零部件都有自己的档案,如同我们每个人的身份证。每一颗螺丝、甚至是一个刻度,都影响高铁列车的稳定运行。

孙胜楠将安全帽上的头灯,聚焦到“问题”处,仔细看,再用手抚摸:“这个线夹螺杆有些变形了,需要更换。”孙胜楠迅速更换着部件,李宇则口述着更换线夹的批次、生产厂家。谢亚波将这些一一记录。

“这确保了零部件的安全质量、并可追根溯源。”谢亚波解释。

黑夜非常湿冷,越往隧道走,冷风阵阵吹来,记者忍不住不停跺脚驱寒。

3时40分,5名“壁虎人”沿着2.5公里的铁轨线路,在沿线的50根支柱、250个吊弦处停留作业,检测了上千个零部件。

4时10分,孙胜楠和其他6组人员,相继结束完检修任务。

这时,1月29日当天的第一趟高铁列车即将准备上线运营。

1月29日6时30分:

白天不懂夜的黑

6时,“壁虎人”在车间将材料再度清点完,并放回材料库后,便匆忙去食堂吃早餐。

“我得去睡觉了,今天下午1点多要起来,准备下午2点半的收工会。”孙胜楠和记者挥挥手,拖着疲倦的身子离开了。

第4组中年龄最小的赵揽鑫,似乎精神仍不错。22岁的他从事接触网工作才半年,他兴奋地对记者说:“我们这个工作可是高精尖行业,很吃香的。不过,就是不好找女朋友,你们能介绍个不?”

说完,李宇和毛江龙都笑了。他们都是充满青春活力的90后,可因工作原因,都正愁着找不到女朋友。因此,对于已经步入婚姻的孙胜楠,他们倒是满心羡慕。

“你们倒是乐呵,孙工长的老婆可是一肚子委屈呢!” 谢亚波笑道,孙胜楠两年前就准备结婚,因为工作原因,一直拖到去年10月才办酒。现在,又是连续一个星期没见老婆了。

又是一阵大笑。

6时30分,“壁虎人”结束了工作,长沙城在晨雾中醒来,生机勃勃的一天即将开始。

2月1日,北方小年。回头采访孙胜楠时,他告诉记者,与老婆过小年吃晚饭的约定,又落空了。他一直要值班到8号,也就是大年初一,才有可能见到老婆。



夫妻同守高铁“心脏”

1月31日,广铁集团长沙南京广高铁供电车间,刘新旦夫妇在雨雪天气下巡视边山变电所设备,共同守护高铁“心脏”,为高铁安全运营保驾护航。

本版照片均为湖南日报记者 郭立亮 摄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通讯员 陈梅

如果称接触网是高铁运行的“动脉”,变电所则是高铁供电的“心脏”,通过“动脉”向高铁输送电能。

在广铁集团长沙南京广高铁供电车间,就有这么一对夫妻,共同守护高铁“心脏”,为高铁安全运营保驾护航。

1月31日,一场大雪兴奋了整座长沙城。刘新旦和妻子黄佳,却有些紧张。

刘新旦,是供电车间主管变电的技术员。遇到雨雪冰冻天气,他开始牵挂自己所负责的12个变电所的设备,电压是否稳定?电缆是否正常?

黄佳,是供电车间边山变电所所长,该所负责向长沙南站站区输送牵引供电和电力供电。她要确保边山变电所设备运转正常。

于是,原本没有值班的两人,一齐赶往边山变电所,把所内的供电设备仔细巡视了一遍。

“防患于未然。一旦发生故障,就是大问题。”刘新旦回忆起2014年的一次故障仍心有余悸。

那一次,变电所内的故障测距判别系统出现跳闸现象。这意味着,高铁铁轨上方的接触网一旦发生故障,变电所将无法启动,不能准确识别,安全隐患极大。

接到检修信息后,刘新旦凭借着专业技术经验,10余分钟便解决问题,系统恢复正常。

就在故障清除后几分钟,一个雷击造成了接触网瞬时断电。这时,已经修复好的故障测距判别系统马上准确判别出设备故障地点,刘新旦立即向行车调度部门报告,采取了限速措施,接触网检修人员迅速赶至故障地点进行排除。

今年春运期间,湖南出现了较大的雨雪、寒潮等恶劣天气,刘新旦和黄佳的日常巡视和检修工作任务加重,两人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回家吃饭了。

于是,刘新旦把父母从湘乡老家接到长沙,照顾10岁的儿子。自己则和黄佳责无旁贷地挑起了守护高铁“心脏”的重任。

高铁接触网需精心呵护

接触网,是高铁运行的“动脉”,需精心呵护,因为一旦“动脉”不通畅,高铁就会停运。

例如,风筝、气球、长大异物、树枝挂在高铁接触网上,就会造成短路,接触网断电,导致高铁停运。

在严重雾霾天气里,高铁甚至有可能被霾“逼停”。

原来,霾中含有大量的带电离子和烟尘微粒,接触网上的绝缘子如果脏污严重并长期在潮湿、高压的情况下,绝缘子就会被击穿,导致“雾闪”现象,这时接触网的绝缘性能下降,从而引发停电故障。

(湖南日报记者 邓晶琎 整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