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中国烟花“绽放”国际标准
2015-11-17 07:29:23 湖南日报     [作者:彭雅惠]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11月5日晚,浏阳市花炮观礼台,“东方花语·E路芬芳”烟花艺术汇演文艺焰火晚会吸引了上万观众。湖南日报记者 李健 童迪 摄影报道

11月6日晚,浏阳市花炮观礼台,以《云端漫步》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浏阳国际音乐焰火大赛精彩上演。 湖南日报记者 童迪 李健 摄影报道

湖南日报记者 彭雅惠

10月26至30日,国际标准化组织烟花爆竹技术委员会(ISO/TC264)第四次年会及小组会在“彩虹之国”南非举行,这场历时5天的国际大会,要审核通过9项烟花爆竹国际标准。

中国代表团能否在国际标准上为国家争取最大利益,将决定中国在烟花爆竹国际舞台上,要么赢得话语权和引领权,为全国烟花爆竹出口打开广阔的空间,要么无法突破国际贸易技术壁垒,为今后烟花爆竹出口增加难度。

湖南人唱主角

10月26日上午9点,大会正式开始,中国代表团步入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南非标准局大楼,为中华千年传统产业据理力争,14名专家中,8位来自湖南。

另一方面,大会的“灵魂人物”——国际标准化组织烟花爆竹技术委员会(ISO/TC264)主席暨会议主持人谭爱喜,同样是湖南人,日常工作职务是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质量安全处处长。在这场决胜之战中,他对控制会议节奏,掌握讨论结果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中国代表团和主持人紧张应战之时,全省的烟花爆竹生产商、外贸商也在紧张地等着消息。

中国是全球烟花爆竹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我国每年烟花爆竹年产值超过200亿元人民币,出口额超过6亿美元,出口贸易额和产量分别占到全球的70%和90%。湖南浏阳是最大的烟花爆竹生产、销售基地,国际、国内市场占有率分别为67%和50%。

“烟花爆竹国际标准到底怎么制定,对湖南的影响是最大的。”长城烟花公司董事长袁红武说,这几年来,他和浏阳的同行们一直在密切关注最新动态。

在烟花爆竹国际标准之战中,湖南人唱起主角。

实际上,往回追溯13年时间,制定烟花爆竹国际标准的构想,正是由湖南发起并作为主力推动的。

烟花标准林立,浏阳花炮受损

1986年,在第21届摩纳哥世界焰火大赛上,浏阳烟花获得第一名,名动世界。同年,湖南烟花开始出口,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在全国第一个对辖区出口烟花产品开检。

“在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烟花爆竹国际贸易量迅速增长,进口国政府逐渐关注起安全质量问题。烟花爆竹被联合国规定为一类爆炸品,其监管也逐渐从民间组织过渡到政府。”业内人士表示,慢慢地,美国、英国、加拿大、巴西、俄罗斯、欧盟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于进口烟花爆竹制定了法规、条例、标准技术要求、苛刻的注册或认证要求等。

由于国外条例繁杂、要求苛刻以及标准制定不透明等因素,中国烟花爆竹行业在遭遇技术壁垒时常处于弱势地位,损失巨大,浏阳烟花爆竹产业也不例外。

袁红武做了13年烟花爆竹出口,还是没能躲过为进口国标准差异“埋单”——因为引线没有按照美国的标准打结,3万多美元的货被销毁。“现在,对那些进口烟花爆竹标准繁琐的国家,我干脆不接单,免得遭损失。”袁红武说,这几年,有不少瑞典、挪威的进口商来谈生意,但这类欧美发达国家的标准与中国标准差异非常大,他没敢接。

位于浏阳的美太烟花公司烟花爆竹出口已有10年,公司一位负责人说,现在每接到一份新的国外订单,该公司都要立即与检验检疫机构对接,咨询该国的烟花爆竹检测标准,比如,出口荷兰的烟花,要在每一个独立纸箱外包裹上防火布,再用铁笼装好进行运输;出口俄罗斯的烟花要用7层的瓦楞纸包装,再放入5克阻燃剂;出口德国的火箭类烟花,总药量不能超过40克,地面礼花类的每个单筒药量不能超过15克……因标准不同,美太烟花公司每年要增加40万元左右的成本。

浏阳花炮行业每年因标准差异导致产品不符合要求的,最后要进行申诉的货物价值至少上千万元。

浏阳烟花爆竹出口问题,为全球烟花产业标准求同时代的到来埋下了伏笔。

推动组建ISO/TC264

秘书处设在浏阳

本世纪初,国家技术执法机构开始意识到,要规范烟花爆竹生产、保护中国烟花爆竹国际话语权,必须制定统一的标准。2002年,我国政府代表在首届国际烟花质量技术论坛上提出了在ISO(国际标准化组织)组建“烟花爆竹技术委员会” (ISO/TC264) 的倡议。

成立ISO/TC264不能唱独角戏,必须取得国际社会支持。

2009年12月11日,国家成立了烟花爆竹国际标准推进工作组,分派给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和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任务是:负责开展组建ISO烟花爆竹国际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和制定烟花爆竹国际标准的国际公关工作,寻求国际支持;协调其他国家对标准草案的不同意见;动员各方力量支持并参与烟花爆竹国际和区域标准化活动。

争取国际社会支持的重担落到湖南头上。

“我们利用各种国际交流机会,走访相关国家标准化组织和政府管理机构,介绍烟花国际标准化中方立场。但是以烟花消费为主的国家和兼有生产、消费双重角色的国家,制定标准立场不同,工作开展非常艰难。”谭爱喜是当年公关任务小组的主要成员之一,他还记得,为了争取欧盟国家的支持,他几乎拜托了所有的浏阳烟花爆竹出口商,通过欧盟国家进口商,向进口国政府机构“宣传”,动静太大,以致他的“名声”传到了欧盟烟花技术委员会主席耳朵里。2010年,这位主席因公来湘,特地托人寻访谭爱喜,想见见他。谭爱喜和“公关组”同事们抓住机会与之促膝长谈,最终打动了他。此后,欧盟烟火标准专家普遍对烟花国际标准化工作表示关注。

2011年,在法、德、日等14个国家成为参与国成员国,美、英、意等16个国家成为观察员成员国的前提下,ISO(国际标准化组织)正式批准成立国际标准化组织烟花爆竹技术委员会,标号为ISO/TC264,委员会秘书处长设在中国浏阳。

ISO/TC264主要职责是制定烟花爆竹国际标准化发展规划、建立烟花爆竹国际标准体系以及烟花爆竹国际标准的制修订工作,这标志着,湖南省在制定烟花爆竹国际标准上将起到主导作用。

旨在打破烟花贸易技术壁垒的国际烟花标准系列工作随即展开。2012年,以湖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和湖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为主导,ISO/TC264提出了《烟花爆竹通用语》、《烟花爆竹分类》、《烟花运输危险性定级试验方法》、《烟花运输危险性定级程序》4个国际标准提案草案,在首届年会上进行讨论。

投票通过9项国际标准,保障了中国利益

国际标准从起草到出版,需要经过6个阶段:提案阶段、准备阶段、委员会阶段、询问阶段、批准阶段、出版阶段。按规定,国际标准从提案到发布应在3年内完成。

经过3年不断辩论、修改、会商、询问,今年,烟花爆竹国际标准制定已经进入了最后决战:来自中国、德国、法国、日本、南非、肯尼亚等17个国家的国际烟花爆竹标准委员会专家在大会现场对《烟花1,2,3类-第1部分:术语》、《烟花1,2,3类-第2部分:分级分类》、《烟花1,2,3类-第3部分:最低标签要求》、《烟花1,2,3类-第4部分:测试方法》、《烟花1,2,3类-第5部分:结构与性能要求》、《烟花4类-第1部分:术语》、《烟花4类-第2部分:要求》、《烟花4类-第3部分:测试方法》、《烟花4类-第4部分:最低标签要求和使用说明》9项标准进行讨论和表决。

10月26日至29日是争取权益的最后机会,中国代表团提出了技术修改意见。为了在最大程度上维护中国烟花爆竹出口企业的利益,中国代表团在拟定烟花爆竹分级分类标准时,将中国关于烟花爆竹分级分类的标准加进国际烟花标准规范性附录,意味着今后国内花炮出口企业只要按照我国现行的、关于产品分级分类的方法对烟花爆竹进行分类即可。

日本代表首先提出了反对。

由于ISO/TC264成员国中发达国家数量比发展中国家数量多,尤以欧盟国家居多,持有多数的投票表决权。中国在表决权方面势单力薄,如果中国提出与欧盟或其他发达国家不同意见或提案时,很难争取到发言权。

2014年时,谭爱喜经推选成为ISO/TC264主席,依照规则,担任今年年会的主持人。在谭爱喜的把握下,中国的发言权得以充分保障。

日本代表一提出质疑,谭爱喜立即点名中国代表团回应并给予较长时间让中国代表团充分阐述理由。由于应对及时,各国代表最终表示理解和同意。

白药双响炮是中国烟花爆竹的一个主要品种,但以前欧美国家没有这个类别,因此无法出口,此次,中国代表团提出在国际标准中增加这一类别。依照以往惯例,成员国提出增加类别无需事先修订技术意见。而中国代表团在会场提出这一申请时,德国代表当场要求同时提交相关修订技术意见,否则将予以否决。

谭爱喜当即决定临时休会,并建议中国代表团可以在下午开会前补上。中国代表团顾不上吃午饭,赶忙利用午休时间加班,靠着争来的1个半小时宝贵时间,完成了2天的工作量,达成目标。

经过繁杂的论证、激烈的争论,大会最后投票通过的9项国际标准,经编辑性修改后将于2016年正式发布,成为全球烟花爆竹领域首批国际标准。这批标准在烟花爆竹分类、分级、技术指标等方面都充分维护了中国利益。而中国为维护国内烟花爆竹生产企业权益而提出的两个新工作项目提案《烟火燃放通用导则》和《烟花中禁用化学物质测试方法》也进入立项投票程序。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