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湖南印象 > 正文
名家作“向导”重阳去登高
2015-10-16 10:02:56 湖南日报     [作者:张笛]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八面山日出 曾祥辉 摄

雪峰山顶风电场 杨家深 摄

福寿山溯溪 乔育平 摄

雾漫黑麋峰 乔育平 摄

刘应雄画作《九嶷山居图》

古大同寺 周献坤 摄

秋染福寿山

平江县旅游局提供

湖南印象微信公众号

■ 文/张笛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出游赏秋,登高远眺的好时节。

到哪里去俯瞰万山红遍,远眺蓝天旷野?一个人,该怎样与一座山结缘?

重阳节,就让这些作家、书画家、摄影家作我们的向导,一览三湘登高好去处。

八面山遥看里耶,不知今夕何夕

蔡测海

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代表作:《非常良民陈次包》、《母船》 推荐地:龙山八面山

在古木丛林的龙山县南部,一座通向渝东的天然屏障,四周悬崖绝壁,险峻奇绝,南北狭长,好似一条横跨湘、渝的船,此山为八面山。与八面山鸡犬相闻的是座千年土家古城——里耶,若从里耶远眺八面山,狭长的山体更像一位睡美人,凌架于崇山峻岭间。

作为龙山土家族人,作家蔡测海最爱这座八面山。

沿山路向上攀爬,立于山顶,常惊叹于山上地势如此开阔平坦,牧草丰茂,成群的马、牛、羊在此怡然踱步,这是一座海拔千米上的“空中草原”。

“小时候,我们就爱在山上疯跑,那时没其他娱乐,但又什么都可以成我们的玩具,追野兔、山鸡,乐此不疲啊!”年过六旬的蔡测海依旧保有武陵人的豪爽与不羁。直到今天,八面山的自然生态依旧未受外界的打扰,热衷户外的驴友喜欢来此一试身手,体验狩猎。

一块横亘于山腰的岩石有个美丽的名字——自生桥,桥自生自长于万丈幽谷之上。祖祖辈辈的村民从自生桥上来来回回。神秘莫测的燕子洞一直是探险者的乐园,蔡测海说:“当年匪首师兴周以此作为负隅顽抗的老巢,就是看中这里的复杂地形。”

燕子洞可容纳千人以上,且洞中有洞,洞洞相连,四周黑咕隆咚,伴随着潺潺水声与嗖嗖凉风,竟让人凭生寒意。当年土匪用石头砌筑的掩体、炮台等防御工事仍历历在目。

蔡测海不知多少次从山顶俯瞰过里耶古城。酉水河边的古城有夯土城墙、护城河、房屋建筑遗址、排水设施,总是让人遥想当年的繁荣。

万山看遍,最爱福寿山

彭见明

作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代表作:《那山那人那狗》、《玩古》、《天眼》 推荐地:平江福寿山

“何年一斧劈成门,两片中分列石墩。止可容人鱼贯入,到来另是小乾坤。”

走过太多山山水水,但瀑飞溪清,鸟鸣山幽的福寿山经常在作家彭见明梦中出现。他说:“这大概就叫乡愁吧。”

福寿山位于离长沙120多公里的平江县,人车一俟掩入山谷。跃上盘山公路,都市的喧嚣立刻被远远抛在身后,间或回荡于山谷的鸟鸣愈显此刻的静谧与空灵。

庞大的山势,壮观而庄重,即使最高峰1572.3米的高度,爬上去似乎也不是难事。“驾车至半山腰,沿峡谷一路向上,步行一个半小时,视野瞬时豁然开朗,便到山顶了。”相约三五好友,一路畅谈、攀登,这是彭见明多年的习惯。

“见惯深幽的峡谷,第一次来福寿山的朋友都惊讶于原来峡谷还能有如此多种风情。”福寿山的峡谷风情万种:有深谷、奇洞、百米阔瀑、平川奔马。夏季,福寿山上凉爽幽静,夜宿于农舍,竟要盖上棉被;冬季,山体被银霜冰雪覆盖,雾淞迎风林立,好一派北国风光。

2013年,《爸爸去哪儿》才让福寿山走进大众视野,其实早20年前,福寿山就已是彭见明心中的宝地。那时,福寿山林场的宿舍里,彭见明一住就是一个月,大半天时间伏案工作,偶觉困顿,便探访山间秘地:30里长的石子路是古时江西至湖北的必经商道,曾经晨钟暮鼓的紫竹观、安平寺、太阳庙、寒婆坳庙留下若隐若现的旧址遗迹,水帘洞旁的百米紫藤,藤上裂纹密布,古朴苍老……

他透露,福寿山是他的福地,《玩古》、《天眼》等获奖的大作都是在山上闭关创作完成的。

雪峰山上看云海

杨家深

摄影师(国家高级摄影师、湖南省摄影家协会理事、怀化市摄影家协会主席)

代表作:《侗乡深处访高椅》宣传片、《精彩瞬间》影集 推荐地:怀化雪峰山

皑皑白雪经年覆于山顶,银装素裹,仿佛从童话中走来,由此得名雪峰山。这是摄影师杨家深心中的山。

提及雪峰山,人们大抵会想到抗日战争艰苦卓绝的最后一战,但杨家深最钟情的是山顶上那巍峨挺拔的电视发射塔。“从1969年建台到1977年实现电视节目的正常转播,整整用了8年时间!”杨家深作为曾经的电视人,见证了这段传奇。现在每每想搞摄影创作,雪峰山依然是他的首选地。

从雪峰山主峰顶端向下俯瞰,云海滚滚,恍若仙境,若碰上艳阳天,丝丝阳光穿越云层,清晰可辨。“拍云海要等天气,若天气不佳,那就去看看山顶的丫鬟亭吧。”

这是一座六柱六角的琉璃瓦亭阁,在这里俯瞰陆水湖区,300多个小岛尽收眼底,湖面宛如一个巨大玉盘盛满明珠。

今年暑期,杨家深与好友驾车前往主峰苏宝顶。夜晚的雪峰山顶,气温只有十几度,大风呼啸而过。“等星星出来那会冷得发抖,好在拍到好片。”下山时,路边的大石把新车轮胎又扎破了。之前在电视塔上拍云海,风大雾大,还把镜头摔坏了。但比起对雪峰山的深情,这些又不值一提了。

识得黑麋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乔育平

摄影师(《湖南旅游》、《乐游长沙》杂志执行摄影师)

代表作:《澳门纪实》、《长沙美》、《迷人夜长沙》个人摄影展 推荐地:长沙黑麋峰

群山莽莽,巍峨相连4079公顷,从山顶俯瞰,山势缓和起伏,有江南丘陵的娟秀。年近六旬的乔育平,总是精力充沛,为将黑麋峰一山一角的美都捕捉到,已陆陆续续来此近二十次。

“摄影师大多从望城方向登山,但我更爱开车到长沙县北山镇,从北山方向拍黑麋峰,山峰雷达站更清晰,视野更开阔了。”

山顶可朝赏日出,暮观落霞,但从山脚沿路攀登,两至三小时的路途也能处处收获惊喜。

春雨丝丝时节,徒步道与山石的缝隙间一簇簇不知名的蘑菇倔强地挺直腰板,色彩更随着日照的不同变化着;半山腰的玫瑰花娇艳欲滴,语笑嫣然地等待“良人”的赏识。

为拍太阳跃上黑麋峰的那一刻,乔育平在半山农家乐住了下来。有次连续等了四天,都没碰上好天气。照旧早起的他竟碰到了深山里的早集,规模不大,却使幽静的山谷充满人间生气。

从唐朝高僧、书法家怀素的墨迹至明正德皇帝朱厚照赐建的皇塔,乔育平为这里的每一处古迹着迷。2013年,为探寻皇塔,来回上山下山几趟,依旧不得其路,眼看就要天黑错过最佳拍摄时机,乔育平决定再次上山,找到庙宇的工作人员,软磨硬泡了好久,竟让对方做了向导。

九嶷山九座峰,九峰不相分

刘应雄

画家(湖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湖南省直国画艺委会副主任)

代表作:《刘应雄山水画集》、《矮寨大桥》、《新潇湘八景水墨画作品集》

推荐地:宁远九嶷山

“苍梧之野,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峰,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

一段舜帝与娥皇女英的古老传说,道出九嶷山,九峰相仿,难以辨认的自然奇景。

作为生长于锦绣潇湘的山水画家,刘应雄多年一直倾心于以“潇湘八景”为题材进行创作。从宁远沿湘江北上,“沿途山水各有各的风姿,但要说最有感触,那还是九嶷山。”

来到九嶷山,刘应雄一般不忙于登山,先从山脚仰视,数数那一次排开的九座山峰,看娥皇、女英、桂林、杞林、石城、石楼、朱明、箫韶八峰如众星拱月,簇拥着舜源,而紧紧依偎在舜源两旁的娥皇峰和女英峰最婀娜多姿。

“山水两相生,九嶷山的美与水有莫大的关系!”刘应雄选择在水源村观景写生,“这里是观赏潇湘水源头全貌的最佳地点。溪水从山谷里不急不缓地流出,经高矮不一的石面再倾泻而下,形成一组组小瀑布。”而九嶷山的云,他觉得要用烟来形容更恰当,白云穿过相距较近的九峰,犹如山谷里升腾的白烟又如洁白的纱巾。

古大同藏古寺,古寺寻古碑

段传新

书法家(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洞庭印社理事)

代表作:《段传新书法作品集》

推荐地:津市古大同森林公园

从武陵余脉向洞庭平原过渡的丘陵区,一片东西长4.5里,南北宽近1公里的山体,清秀苍翠、峰峦隐现,古大同美得含蓄而低调,好似养在深闺的豆蔻少女。书法家段传新说,“如果不是特别爱跋山涉水的人,很可能就错过这湘中美景。”

古大同森林公园从西南向东北依次有大同山、关山、刘家山、羊人山、皇姑山等主要山峰,最高海拔也不过251米。

从大同山向上,一座晚清风格的古寺依旧香火繁盛,名为古大同寺。“逢初一十五,这里会更热闹些。”段传新第一次被古寺吸引,是听闻古大同寺始建于唐朝,为了寻访古迹,他围着寺庙转了好几圈。

千年沧海桑田,加之文革风雨,几度修缮,要寻觅大同寺最初的遗迹太难了。但段传新是个有心人,他在庙宇的角落发现几块不同寻常的石碑,仔细辨认,竟是唐朝的碑刻。原来,“文革”时期,这些碑刻曾被充当搭桥的原料。为书法而狂的段传新,好似得到一块宝藏,站在石碑前痴痴地站了许久,欣赏上面的字。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