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气壮山河 > 正文
湖大“二○五”:长衡受降在这里举行
2015-10-09 07:00:30 湖南日报     [作者:左丹 文热心]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湖大“二○五”:长衡受降在这里举行

上个世纪30年代的湖南大学。(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记者 左丹 文热心

通讯员 曾欢欢

今年9月6日,记者来到岳麓山下的湖南大学。

14年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过程,在这里都可以找到遗存。

当然,遗存中著名的还是行政楼二层北部那间会议室,它是当年中国军队接受长衡地区日军投降地。

1、二○五室

校史专家、校办副主任张泽麟告诉记者:“这里本是湖南大学科学馆。1945年9月15日,长衡地区侵华日军投降仪式在此举行。不过,这里现在是校行政楼,这间会议室编号为205。”

他描述了当时仪式的情景:9月15日,这里布置肃穆庄严。会场的楹联是:“雪百年耻辱,复万里河山,秦汉无此雄,宋明无此壮;集三楚文章,吊九原将士,风雨为之泣,草木为之悲。”室内正面挂着中美英苏四国国旗及红色木质V字,左面悬挂有蒋介石、罗斯福、丘吉尔、斯大林的画像,右面、后面则为窗户,射进来和煦的阳光,照耀满室,充满了光明、欢欣、胜利的气氛。室中正面横排三席,准备由受降主官及将领们坐的;对面约距2米处也设有一席,是日军投降主官的座位;两侧排有两行靠椅,后面亦有三行靠椅,是观礼的中外来宾及长沙市各界代表的座位。各席上均铺着白色桌布,四边均镶有红、白、蓝三色布条,受降主官及投降代表席上均置有大铜墨盒、毛笔及印泥各一件,上面均刻有“日军投降纪念”字样。

11时左右,中美来宾先后到达,来宾们在极端欢乐的情绪中谈论即将举行的受降仪式。

中国方面受降长官为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他就坐后,受降典礼即开始进行,由中国军官引导日方投降代表(日军第二十军司令)坂西一良中将等入室。坂西等穿军礼服,被导入室,首先对蒋介石等肖像致敬,继而对王耀武鞠躬致礼,王欠身作答后,即命就坐至指定席次,并命呈验身份证明文件,继在指示日军投降缴械办法的武字第一号训令上签名,交由罗副参谋长宣读,再交坂西一良亲收。坂西即起立,双手接受,并表示谨遵奉行,即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手续完毕,坂西等起立后,倒退一步,又向王耀武鞠躬致礼,遂由中国军官引导出室,此庄严伟大之仪式遂告完毕。旋由王耀武发表谈话,大意是:受降任务的达成,他感到“无上愉快”。其所以对“敌军过去暴行予以宽恕,表示我大国民仁厚之传统风度”,“用民主思想与人道主义,灌输曾经受过法西斯主义熏染之轴心国民,使其知错就正,同度世界永久之和平”。

当年报纸曾如此评述:“这其实不只是岳麓山下湖南大学一所学校的荣誉,更是我们这座城市的骄傲。”

2、势之所在

张泽麟告诉记者,湖大之所以得到这份殊荣,是势之所在。

3次长沙会战时,这里一直是国军长沙驻军的重地,不仅设有第九战区前线指挥部,而且设有重炮阵地。

1944年6月,长沙沦陷后,这里成了日军第二十军的司令部,还有伤兵医院——设在原老图书馆里。

如果说,国军看重这里,因为岳麓山为长沙城制高点。日军如此效法,则有另一个原因——经过1938年的长沙“文夕大火”、日军七八年的狂轰滥炸,整个城市已 “体无完肤”,找不到一栋像样的房子。就是湖大,经历日军5次重点轰炸,所有的建筑只剩下三分之一。数学院已故老教授肖伊莘亲历了1938年4月10日的第一次被轰炸,生前曾回忆说:那天“午后2时左右,突然响起了空袭警报。随着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逼近,3架轰炸机从长沙市北面飞过来,并不断地在学校图书馆上空盘旋。飞机在转了几圈后,突然扔下了很多燃烧弹,接着就看到图书馆冒起了阵阵浓烟和刺眼的火光。”

他还回忆道:投下炸弹后,日机并没有返回,而是疯狂地用机枪扫射在地上躲避的学生和市民。等到已经看不见飞机的踪影,他才走到图书馆。“只见整个图书馆都已经倒塌,冲天的火光还在肆虐,散发出阵阵热浪……附近躺着尸体,有的人被炸碎了,肠子挂在电线杆上。大火整整烧了5个多小时才渐渐熄灭。”

这一次轰炸,日军投燃烧弹50余枚,炸弹40余枚。湖大四年级学生黎圭等3人被炸死,伤者百余人。图书馆霎时变成一片废墟,54091册古籍善本和最新外国著作等荡然无存。同时被炸的,还有学校科学馆、一院(岳麓书院)、二院,第一、二、四、五学生宿舍及工厂等处,共计财产损失在200万银元以上。

在行政楼不远处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的文字是:“湖南大学老图书馆,1929年12月始建,当时华中华南最大的图书馆。1938年4月10日,侵华日机第四次轰炸长沙时被毁,仅存石柱数根。”

1944年、1945年这段时间里,不仅是湖大,就是长沙城,这座科学馆可算是仅存的、较为完整的房子之一。

正因为这样,国军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被任命为长衡地区受降主官后,就把这里选为司令部。这座科学馆也就有幸成为一个重要历史节点上一个重要元素。

3、时代节拍

张泽麟还告诉记者:湖大无愧于长衡地区受降的这份殊荣。

14年里,湖大一直走在抗日救亡的前列。

早在1931年9月25日,九一八事变消息传到长沙不久,湖大全体学生就通电全国:“请中央集全国武力,对日宣战,大张挞伐,逐彼凶顽。凡我同胞,义愤所激,投袂并兴,前仆后继,生死以之,蹈火赴汤,其甘如荠。”到了这年10月,全体师生员工为“集合全体力量,实行抗日救国”,成立了抗日救国会,进行军事训练、抗日宣传、提倡国货、教育救国。

1933年,长城抗战结束后,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了《塘沽停战协定》,可湖大的师生是清醒的。《湖南大学校刊》上载文:“中日和议虽成,终非久远之策,订盟城下,尤为莫洗之羞;雪耻兴邦,端赖长期奋斗。”1935年起,湖大新生全都接受军事管理,并以体育和国术充实身体上的锻炼。抗日将领,后来被称为“现代文天祥”的齐学启就曾担任过这里的军事教员。

全面抗战爆发后,1937年8、9月间,湖大就有一批学生投笔从戎,有的直接参加前线作战部队,更多的是报考了属于机械化部队系列的交辎学校。

在张泽麟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毛泽东1955年手书《七律·和周世钊同志》,诗中有“春江浩荡暂徘徊,又踏层峰望眼开……莫叹韶华容易逝,卅年仍到赫曦台”之句。赫曦台是湖大内一个景点。由此,记者想起毛泽东当年曾有过短暂的湖南商专求学历程,后来这所学校并入湖大。记者便问:“毛泽东主席算湖大校友吗?”“当然!”毛泽东是全民抗战旗手,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在国军中,有一个人是最早参加抗战的将领之一,率部先后参加过古北口战役、保定战役、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昆仑关战役、鄂西会战,后出任驻印军副总指挥,创造了辉煌战绩,先后参加过芷江、上海、南京受降仪式,他叫郑洞国,也是湖南商专的学生,是湖大的校友。

湖大在统计校友参加抗战时,点数了一系列闪光的名字和重大事件:吕振羽创办被誉为“南方抗大”的塘田战时讲学院,严怪愚第一个揭露了汪精卫投敌事实,甘泗淇任八路军一二0师政治部主任;1945年2月,73名学生参加远征军……同样,湖大也调查了另一个问题——“抗战以来,湖大毕业生,从事游击者不少,肄业生志愿从军者百余人,而参加伪组织者,据现在调查所知,尚无一人”。

4、历史定格

就在长衡区受降仪式举行后不久,湖大从湘西辰溪迁回长沙。12月1日,湖大全部“复临”岳麓山下。1945年12月10日,湖大召开复员长沙后的第一次校务会议。会议作出了一个郑重决定:在科学馆受降旧址建设受降堂。胡庶华校长提出这一议题时说:“受降在我们湖南大学科学馆内举行,这是一种莫大荣誉。为纪念,特在科学馆内设‘受降堂’,陈列受降时各种纪念物品,并在科学馆前建立‘奏凯亭’,竖碑以纪其事。”此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胡庶华表示:“日后如能建造一较大科学馆时,即将现在之科学馆,改为抗战胜利博物馆。”

然而,湖大这一决定流产了。迁回长沙后,由于校舍损毁严重,师生们就用从辰溪拆迁过来的木料搭建临时校舍,并在现在学校复临舍教学楼的位置上,陆续用竹篱笆糊上泥巴建成临时图书馆、阅览室,后改成员工宿舍。接着,国内战火连绵,财力、人力不可能投入到建馆修亭上。

好在湖大人珍重历史,不管历史话剧一幕接一幕上演,也不管205室作用一次接一次变更,可他们将“长衡地区受降地”这一荣光永远定格在自己校史里。

这里虽然在全中国、全湖南抗战史上只是一个“点”,但湖南人的抗争、牺牲、贡献精神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印证。

■链接

长岳衡地区

近11万日军投降

1945 年9月12日开始,国军十八军分别在长沙、湘阴、岳阳地区,第七十三军分别在湘潭、株洲地区,七十四军在衡阳地区,一百军在邵阳地区解除日军武装,接受人员物资,至10月8日全部完成。据统计,共接受日军投降人员109958人(含从湖北葛店开至岳阳投降的17947人)。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