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气壮山河 > 正文
“赶走日寇再成家”
2015-09-21 09:49:47 湖南日报     [作者:]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赶走日寇再成家”

——追记铁道游击队政委文立正烈士

上图:学生时期的文立正。(资料照片)

下图:山东微山湖铁道游击队雕塑。(资料照片)

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记者来到南岳西边,寻访传奇英雄、铁道游击队政委文立正的人生起点。

这里现属衡山县东湖镇天柱村,小地名庙湾。当年旺族的文家随着历史的演进,眼前只剩下三间瓦屋,但铁道游击队政委文立正的名字却写在中国抗击外敌入侵史上,熠熠发光。2011年,这里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1、铁道游击队:中华民族又一个传奇

1954年1月,长篇小说《铁道游击队》出版,发行后立即在读者中引起强烈震撼,新书上柜不久便告罄,当年即再版。

1956年,电影《铁道游击队》问世,那里头的插曲——“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唱起那动人的歌谣……”作为红色经典歌曲至今传唱不衰。

2005年,抗战胜利60周年时,《铁道游击队》被搬上荧屏,让当今的人们知道了中华民族又一个传奇。

李正、刘洪、王强等,至今是中国人民心目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抗日英雄。

在山东枣庄的铁道游击队纪念碑上,刻有铁道游击队历任领导的名字。人们是这样表述文艺作品中人物与历史人物的关系:“大队长洪振海、继任刘金山,小说、电影中的刘洪正是取了他二人的姓;李正的事迹取材于铁道游击队第一任政委杜季伟的斗争经历,名字则取自第四任政委文立正烈士;王强的原型是副大队长王志胜……”

其实,1942年11月,文立正兼任铁道游击队政委时,本身是鲁南独立支队政委,而前者在序列上属于后者的“一支”。

铁道游击队长期活跃在津浦干线及枣(庄)临(城)支线上,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他们截军列、打洋行、毁铁路、炸桥梁,令敌伪闻风丧胆,被人们称为“飞虎队”,被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萧华誉为“怀中利剑,袖中匕首”。

文立正作为第四任政委到任后,和队里其他负责人一道,率领游击队采用灵活的战略战术,拔掉铁轨,袭击敌军火车,拔除日伪据点,掩护南来北往的干部过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

2、文立正政委:受命于艰难之时

相对于洪振海、王志胜等,文立正是个“后来者”。但正是他,让铁道游击队续写传奇。在他到任之前,铁道游击队连续两次遭到较大的损失,先后牺牲了好几位主力队员,就连管辖领导铁道游击队的独立支队政委孟昭煜也在战斗中牺牲。文立正来到铁道游击队时,队员还沉浸在悲愤之中,情绪非常低落,有人喝闷酒、摔酒瓶;有人成天叫骂,主张硬拼,与鬼子见个高低……

文立正意识到,这种报仇心切的急躁情绪和不计后果的蛮干心情,弄不好会出大问题。他想起临来铁道游击队时军区首长曾经叮嘱过:“到铁道游击队后,要迅速稳定军心,与新任大队长刘金山和副大队长王志胜一道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他决心引导大家明确面临的形势和所处的环境,尽快从焦躁情绪中解脱出来。

他耐心地做干部战士的思想工作,诚恳地对大家说:“牺牲了战友,我们谁不悲痛?但光悲痛行吗?蛮干、拼命能解决问题?我们活动在敌人眼皮底下,担负着特殊的任务,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受新的更大的损失,甚至被敌人吃掉……因此,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去创造更多的战果,去争取更多的胜利,以告慰牺牲的战友,这才是我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通过文立正反复开导,队员们脸上的愁云怒气消失了,又像往常一样正常地战斗、生活了。

3、“头戴破毡帽”,“腰揣两支手枪”

“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这是电影插曲中两句歌词。创作者是否曾受到文立正的“提醒”?因为文立正做队员的思想工作时,就用过类似句子:“德国鬼子像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日本鬼子也是天天吃败仗,像过街老鼠东逃西窜,我们的任务就是今年打垮德国法西斯,明年赶走日本强盗……”

电影中有主力队员小坡弹土琵琶的镜头,体现了一种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其实,铁道游击队的生活非常艰苦。当时,垂死挣扎的日军,除不断地向抗日根据地发动“扫荡”外,还经常联合伪、顽对铁道游击队进行“围剿”。因此,铁道游击队的活动环境极为复杂,部队常常一天要换三四个地方,有时住的村庄四周都有鬼子、汉奸,有时整天吃不上东西。一天,文立正从外地执行任务回来,举着一小块果子糕,笑着对在家的同志说:“咱们今天有午饭了!”这块果子糕是一位老乡硬塞给他的。他舍不得吃,便带了回来。他把果子糕分给大家后,自己却饿着肚子在一旁吹着心爱的口琴。

在那样艰苦的环境里,他穿一件褴褛的长袍、着一条满是各色补丁的裤子,戴一顶破毡帽子,套一双鲁南山区特有的铲鞋,束一条用布带子编成的腰带,因袍子太长,行军不便,他便将大襟翻过来掖在腰带里,两把短枪就插在胸前的袍子内。

4、“讲打不算打,落地分真假”

护送中共重要领导人胡服(刘少奇)过微山湖,是小说《铁道游击队》中的一个故事。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军部迁移到了江苏盐城。盐城与延安相隔很远,通信又不方便,两地往返需要一条秘密通道。这条秘密通道是从盐城北上,经过山东南部,穿越临城附近的津浦铁路再西行。护送两地来往人员的任务就落在了铁道游击队肩上。

这条秘密通道,在前任手里就建立起来了,立正接任政委后,因战事相应减少,就把主要精力放在“接送客人”上。

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文立正把微山湖作为秘密通道的重要一环。微山湖靠近岸边的浅水地带,是一片碧绿的苦姜、蒲草、莲荷,湖的深处水面上浮着野萍和菱角,一望无际。日军的巡逻汽艇一般害怕被水草缠住,不太开到这里来。加之,这里的群众基础好,文立正和战友便将秘密渡口设在一个柳林遮掩的村庄,把微山湖作为一条水上安全之路。

有一次,从延安过来的100多名营以上干部要到盐城去,过平汉线时,先是在太行山停了半年,后来八路军用两个旅的兵力在封锁线上打开一个缺口,才把他们送到津浦路边。过津浦路的护送任务就落在了文立正们的肩上。当过路干部带队人看到文立正只带了“长短枪四五十”的队伍时,不满地说“你们简直是开玩笑”。立正信心十足地对他说:“讲打不算打,落地分真假”,“你们就放心过铁路吧”。

就这样,这支干部队伍,“没响一枪一炮,没伤一兵一卒”,安全地过了津浦路。这位带队干部感慨地说:“想不到铁道游击队比正规军还厉害,这位文政委还真是一位了不起的指挥人才!”

刘少奇、陈毅、罗荣桓、萧华、陈光、朱瑞等1000余名干部往返延安,通过鲁南时,都是铁道游击队护送的。

5、丁家堂惨案,“文科长为国殉的难”

1944年4月,离开铁道游击队一年多,在山东分局党校学习完毕后,来到鲁南区委二地委担任地委委员、宣传科长。到了年底,他带病到滕县的六区丁家堂开辟工作。

打开了工作局面,时间到了农历正月初十(1945年2月22日)。这天深夜,讲完党课的文立正正准备休息,突然听到外面奇怪的响动。他警觉地从枕头掏出手枪,准备应对。一排子弹从窗户外射进来,紧挨他身边擦过,文立正立即还击。不料,被一颗子弹击中头部,他倒下了。

这是叛徒勾结丁家堂大汉奸申宪武的一次偷袭,目标之一就是文立正。这就是鲁南有名的“丁家堂惨案”。

34岁的文立正就这样牺牲了。

六区的人们用最隆重的仪式安葬了文立正,那首问答式的挽歌至今让人难忘——

“什么人造成了丁家堂惨案?什么人带路当的汉奸?什么人为国殉的难?什么人准备大报仇冤?申宪武造成了丁家堂惨案,徐宜南带路当的汉奸,文科长为国殉的难,同志们准备大报仇冤。”就在当年,徐宜南、申宪武先后被处决。

■链接

文立正小传

1911年4月14日生于湖南衡山县一个军官之家。1934年7月毕业于长沙岳云中学。同年7月,考入北平辅仁大学化学系。

1935年“一二九运动”爆发后,文立正投入救亡图存的斗争。1937年5月,毅然退学加入平津流亡学生地下工作团,经李锐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被派往鲁南人民抗日义勇总队做宣传和民运工作,任鲁南人民自卫军政训处副处长。

1939年秋,他被中共山东分局书记罗荣桓派入山东第三专署保安第五旅任政治部主任,从事地方武装改造工作。1940年1月,所在地方武装邵剑秋部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运河支队,他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1942年11月,任鲁南独立支队政委兼铁道游击队政委。

牺牲之前,有人见他34岁仍孤身一人,劝他成个家。他说:“家是国的细胞,国遭难,家不可能温馨,待赶走日寇再说吧!”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