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气壮山河 > 正文
杨勇:扬威吕梁山
2015-09-17 09:55:22 湖南日报     [作者:文热心]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上图:抗战时期,胡耀邦和表弟杨勇合影。(资料照片)

下图:薛公岭战役中八路军缴获的日军枪支。(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记者 文热心 通讯员 李敏 周如冰

平型关战役后,养好伤后的杨勇由副转正,升为六八六团团长。

1938年初,杨勇率团随一一五师主力进至汾阳、孝义一带发动群众,开辟吕梁山抗日根据地。

到了这年9月,日军华北方面军为策应华中方面军进攻武汉,派第一○八旅团一部沿汾离公路西进,目的是西渡黄河,摧毁我大西北战略后方。这路日军攻下离石,进占黄河渡口柳林军渡和临县碛口,屯兵黄河边,妄图待条件成熟渡河。

“坚决拖住敌人,保卫延安,保卫大西北!”八路军别无选择。如何打?在汾离公路设伏,切断日军汾阳城至黄河边的补给线!伏击地点选择在公路旁的薛公岭。

侦探薛公岭

在伏击之前,杨勇带领各营的干部登上了薛公岭察看地形。只见薛公岭四周峰峦重叠,沟壑纵横,汾离公路顺着山势,由东蜿蜒而来。公路在薛公岭下爬过一段陡坡之后,便进入凹地。凹地一带平列着四条山沟,每条沟里都长满齐腰深的茅草和杂乱的灌木。

大家正查看得起劲,侦察员送来了师部的紧急命令:日军20辆满载弹药和渡河器材的汽车,将在两天后从汾阳起运,要六八六团相机截击。有人指着那段凹地说,说那儿是个好战场,伏击点就选在那。一个多星期前就到过薛公岭的侦察队队长刘善福,指着对面山包上的碉堡对杨勇说:“那个东西最讨厌!”

原来日军对这段凹地也十分注意,在对面的制高点上专门修了一座高大的碉堡。每当运输车队路过,日军总是先派巡逻队搜索山沟,然后控制碉堡,掩护汽车通过。

那如何办呢?

三炮毁碉堡

杨勇和下属开起“诸葛亮会”来。

有人说,干脆提前拔掉碉堡,但那会“打草惊蛇”。

就在这时,迫击炮连连长吴嘉德说话了:“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保证三炮消灭碉堡”。原来,在这之前,他已经作了观察和计算。

大家都说这个方案不错,杨勇也拍了板,把决心定了下来。

两天后,日军汽车队到达了薛公岭前不远的王家池,在那里停下加水添油后又上路了。同时,据守王家池的日军派出了一队巡逻兵在前边开道,掩护汽车通过薛公岭。汽车行至东边山脚下时又停下,日军让巡逻队向前搜索。

日军士兵持枪哈着腰,成战斗队形沿公路缓缓前进。待进至那四条山沟附近时,一面虚张声势地咋呼着,一边用机枪、步枪四处盲目射击,但并未仔细搜索。搜索一番后,日军便稀稀拉拉地朝碉堡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哇啦哇啦”地扯起嗓子唱歌。

接着,“叭叭”两发信号弹升空,日军用此向隔山等候的汽车队“通报”:没问题,可以走。

转眼间满载着日军士兵和军用物资的20多辆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过来,进入了六八六团的伏击圈。

杨勇发出开炮的命令。只听“轰”的一声,第一发炮弹落在那个碉堡前。接着又是两炮,全都轰中碉堡,里面的日军基本被报销。

激战一小时

随着第一发炮弹的爆炸声,八路军战士端着枪从山沟里冲了出来。没等押车的日军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成排的手榴弹就甩上他们的汽车。

狭窄的路面上,着了火的汽车“呜……呜……”地挣扎着,相互拥挤,无法前进。

车上的日军步兵,有的跳下车同八路军进行肉搏,有的趴在车厢里进行射击,但无济于事。不到一小时,200多名日军除3名投降外,其余全部被消灭。

近在咫尺的王家池据点的日军虽然听到了枪炮声,却摸不清是怎么回事。他们打电话向汾阳报告,电话线早已被剪断;想出兵向薛公岭增援,又恐自身难保,只好架起钢炮向薛公岭方向盲目射击,一直打到半夜。

直到9月15日,驻汾阳的日军才出来一个联队,加上近千名伪军,到薛公岭拉走了5大车日军尸体。

再战王家池

薛公岭一战,让远在黄河边上的日军缺弹少粮。出来抢粮,又遭到游击队的袭击。最后,日军山口少将只好命令部下杀马吃肉,固守待援。可马是有限的,没奈何的日军又开始在沿汾离公路上运输了。不料,运输队在油房坪一带遭到了一一五师三四三旅补充团的伏击,全军覆没。

就这样,一○八旅团原有的50辆运输汽车被杨勇们敲掉了五分之三,渡河器材大部分也落在杨勇们手里。日军西渡黄河的决心动摇了。日军要撤退,八路军岂能放过?

师部给杨勇团的任务还是伏击,还把师部特务连等部队临时配属给了六八六团。

日军这时已是惊弓之鸟,如果再用老办法去对付他们,恐怕是难以奏效了。最后杨勇决定:钻到王家池据点里去干。到日军眼皮底下设伏,困难相当多,可取的是出其不意。

9月20日深夜,各作战部队分路悄悄地摸到了王家池附近,迅速隐蔽起来。

21日上午9时许,日军由离石向汾阳撤退。

快到中午的时候,日军的骑兵在公路上出现了。紧接着,辎重、炮车、步兵也前拥后挤,吵吵嚷嚷地来到了王家池山谷,可没有停留。他们刚走出王家池,六八六团的二营便首先发起战斗。随后,其他部队也紧跟着发起了冲锋。霎时,冲锋号声、呐喊声震荡着山谷,八路军从各个山沟、各个角落或从敌人碉堡旁,一齐杀了出来,像洪水一般涌向日军,拦腰插进日军的行动队形,把日军的指挥机关给冲乱了。

日军的指挥机关也被八路军死死围住。头尾两段的日军拼命反扑,想给他们的指挥机关解围。在这紧要关头,六八六团二营从中间出击,师补充团断敌退路,很快便把日军一段一段地吃掉了。王家池战斗胜利结束。

收到挑战书

杨勇率部三战三捷,共消灭日军1200余人,毁、缴汽车30余辆,战马100余匹,各种枪支560余支。

差不多在日军开“慰悼”会的同时,一一五师在吕梁山区召开了一个盛大的祝捷大会。就在开会的那一天,忽然收到了日军驻汾阳司令官给八路军一一五师写的一份挑战书。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日军不知从什么地方捡到一份签有六八六团团长杨勇名字的文件,于是,就起草了一封要杨勇转给一一五师的挑战书。挑战书在汾阳日军的“慰悼”会上由全体到会军官通过,而且扣押了送信人的全家,逼他专程送来的。

挑战书上写道:“杨团长阁下:前皇军与贵军数次交锋,几经挫折,鄙人对阁下之武运甚为钦佩。唯阁下作战全靠山岭隘路,乘人不备,袭人不意,毫无正大光明可言。现皇军愿约贵军在兑九峪平原决一雌雄,看究竟吕梁是谁家之天下……”

杨勇读后,笑哈哈地对周围的人说,打仗嘛,就要以己之长,击敌之短,你有你的打法,我有我的打法,休想用激将法诱骗我们。

可没过几天,日军当真调集很多部队进驻兑九峪,等着杨勇的部队前来“决一雌雄”,还用火炮向吕梁山区猛轰一阵,像是古代叫阵一样。日军哪里知道,杨勇率部早已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

■链接

与蒙哥马利比试枪法

1960年5月26日,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军区司令员的杨勇,在军营里接待了一位特殊客人——英国元帅蒙哥马利。二战时,蒙哥马利率部在北非与德军隆美尔过招中取胜、率部参加过盟军的诺曼底登陆,因而世界闻名。

蒙哥马利来到队列中,从一个战士手中接过半自动步枪,立姿击发,远处的钢板应声落地,博得一阵掌声。然后,他把步枪递给杨勇,想看看这位中国将军的功底。杨勇微笑着接过枪来,一阵连发,所有的游动靶都齐刷刷落地。

3天后,蒙哥马利在香港记者招待会上,郑重地说:“在这里,我要告诫我的同行,不要同中国军队在地面上交手,这要成为军事家的一条禁忌,谁打中国,进得去出不来!”

消息传来,毛泽东笑了,一语双关地说:“杨勇上将,上将扬勇!”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