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气壮山河 > 正文
追记左权:“太行浩气传千古”
2015-09-14 07:37:17 湖南日报     [作者:文热心]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太行浩气传千古”

——追记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

朱德悼左权诗。

左权怀抱女儿左太北。

(本版均为资料照片)

湖南日报记者 文热心

说起八路军名将左权的牺牲,我们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电视连续剧《亮剑》。那里头,不仅有副总参谋长以柔克刚,说服副总指挥放了李云龙一马的细节,还有他在总部被包围的时刻,坚决让警卫部队“绑架”副总指挥撤离,自己为保护电台献身的细节。无论从演员的造型,还是细节描述,都让观众马上想到副总参谋长的原型就是左权。

左权,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将领。

1、危急时刻:八路军总部被围

1942年5月,日军纠集3万兵力,再次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了空前残酷的大“扫荡”。

当时的敌我态势是:面对日军重兵的多路合击,八路军主力部队已转出外线,而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司令部、野战政治部、供给部、卫生部、军械部、军工部以及新华日报社等尚处在敌军的合击圈内。

重兵压境!而掩护这些机关突围的只有为数不多的警卫部队。

面对非常严峻的形势,彭德怀、左权等连续开会研究对策。5月20日午夜时分,左权提出:在敌军分路合击时,乘隙钻出合击圈;当日军扑空撤退时,伺机集中兵力歼其一路至几路。部署完毕,八路军总部在5月23日开始转移。5月24日凌晨,在掩护撤退的总部警卫连所扼守的虎头山、前阳坡、军寨等阵地都爆发了惨烈的战斗。

日军发现了合击的目标,不断增兵,用铺天盖地的炮火将虎头山一线轰得地动山摇,步兵随着遮天蔽日的烟尘直逼八路军阵地。左权不顾周围炮弹爆炸掀起的气浪,站在虎头山后面的山头上沉着地指挥战斗。当他看到附近还有群众没有脱离险境时,便命令警卫连从已经十分吃紧的兵力中抽出一部分吸引敌军,掩护群众转移。直到安排妥当,左权才不慌不忙地走下山去。

2、保护彭总:“连人带马,给我推”

5月25日上午,突围队伍仍然未脱离险境,在南艾铺、高家坡一线的山沟里,集结着八路军总部、北方局、党校、新华社的几千人马,四周都是激烈的枪炮声,日伪军的包围圈正一步步地收紧。

天空中,日军飞机也不时地投弹、扫射,受惊的骡子狂奔乱跳,突围队伍被挤堵在狭窄的山沟中。眼看秩序大乱,左权顾不得日机的威胁,跳上一匹黑骡子,跑前顾后地把混乱的队伍重新集合起来,使得行军速度加快。左权一边指挥突围,一边观察着战场情况的变化,他根据日机反复投弹扫射,以及千米之外响起的密集枪弹声,判断出日伪军合围目标的意图。

“必须尽快采取果断措施,冲出包围圈!”八路军再次组织突围。日伪军凭借优势兵力,迅速收缩合围圈,将一簇簇炮弹砸向密集的人群,给突围的人们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和恐慌。左权一边鼓舞士气,一边督促彭德怀赶快转移。他说:“只有你安全突出重围,总部才能得救。”彭德怀心系战友和同志,坐在马背上就是不挪动。左权急了,以强硬的口气命令警卫连长唐万成:“连人带马,给我推!”彭德怀在警卫战士的掩护下,向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目送彭德怀离去后,左权又奔向司令部直属队,继续指挥大家突围。此时的他已精疲力竭,但仍然尽全力招呼着每一个人。午后2时,在十字岭高家坡,利用短暂的休整,左权用嘶哑的声音激励着已极其疲劳的队伍:“同志们……一齐冲……只要冲过前面一道封锁线,我们就安全了。”他要求警卫战士:“警卫总部机密,保护电台,保护机密材料,保护机要人员”。

左权交待完任务,突然被人拉住了胳膊,一看竟是唐万成。唐万成对他说:“彭总已冲过封锁线,现在你快跟我走吧!”左权拒绝了,命令唐万成赶快追上彭德怀。看着左权拖着虚弱的身子在炮火中奔跑,唐万成实在不忍心,他执拗地紧紧攥住首长的胳膊不放。左权气极了,拔出左轮手枪,喝令道:“你要懂得,要是彭总有个三长两短,我要枪毙你!”唐万成只得松开手,掉转身朝彭总突围的方向赶去。

太阳偏西了,日军的炮火依然很猛烈。左权从容地指挥队伍继续突围。他登上一块高地,用嘶哑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地高喊道:“不要隐蔽,冲出山口就是胜利。同志们,快冲啊!”大家见副总参谋长就在身边指挥,情绪很快就稳定下来,突围的速度也就加快了。当队伍冲向敌军最后一道封锁线时,敌人火力更加凶猛。突然,一发炮弹落在左权身边,他不顾危险,高喊着让大家卧倒。第二发炮弹又接踵而至,左权的头部、胸部、腹部都中了弹片。

他牺牲了!

3、朱德挽诗:“太行浩气传千古”

左权牺牲后,八路军战士利用日军撤兵的间隙重返十字岭。将左权的遗体就地掩埋。没想的日军得到左权已死的消息后又杀了个回马枪,并在十字岭上到处挖掘,终于还是发现了将军的遗体。日军对左权将军的遗体照了像,并登报进行大肆渲染。

左权的牺牲震动了延安。周恩来说:“左权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真是一个无可补偿的损失。”他亲自布置赡养其老母之事。

朱德赋诗悼念:“名将以身殉国家,愿将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1949年解放军南下时,朱德总司令命令入湘部队,要绕道醴陵去看望英雄母亲。

毛泽东更是沉痛。他非常信任左权。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在讨论部队副参谋长人选时,毛泽东以军委主席的权威力排众议,一锤定音。就这样,32岁的左权进入了我党军队最高领导层。1946年,在刚解放了的邯郸,毛泽东批准建立了以左权墓和左权纪念馆为中心的晋冀鲁豫烈士陵园。1951年11月1日,毛泽东结束南方视察返京途中,专门从河北邯郸市下车,到晋冀鲁豫烈士陵园的左权墓前脱帽致哀。1952年6月1日,12岁的左太北随北京八一小学学生代表给毛主席献花,毛泽东知道她是左权的女儿后,眉宇间流露出深深的哀伤,立即关切地询问起她们母女的近况。随后,毛泽东拉着左太北的小手郑重其事地合影留念。至今这张照片还珍藏在左太北的影集中。

1942年9月,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的批准,辽县改名为左权县。

4、“你好说梦话”,“句句都是战斗的安排”

左权和林彪虽然性格差异很大,但两人惺惺相惜。左权牺牲后,林彪非常难过,写下了“悼左权同志”的抒情长诗:

“左权!亲爱的同志,亲爱的战友,你!你躺下了!在你鲜红的血泊中躺下了,静静的无言的永别了。我惭愧,我们本来是在一起的,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起战斗。然而当着你战死沙场的时候,我却没有亲自在你旁边,看着你、救护你、抚着你,握着你脉搏跳动停止了的手,马革裹尸还葬你的遗体。当着噩耗传来的时候,我从谈笑中立刻转入了沉默,坠入了沉思:‘这是巨大的损失!可惜一个忠勤笃实的革命者啊!’……你不说空话,你忠心干实事。……在五次‘围剿’时你被调到同我们一起工作,这时恰是红军最艰苦时期的开始。……你所处理的事情是最繁的事情,白天行军作战,夜间又要计划周详,指挥有方,电话的铃声一夜不知多少次地催你醒来,过度的繁劳使你好说梦话,你说的句句都是战斗的安排。记得吧?亲爱的同志!多少次的险恶的战斗,只差一点我们就要同归于尽,好多次我们的司令部投入混战的漩涡,我们曾各自拔出手枪向敌人连放……我们是越打越起劲的……”这首诗,以“凌霄”的笔名发表在1942年6月19日的《解放日报》上。

■链接

老母悼儿·最后家书

●左权从离家到殉国,整整17年没有回醴陵老家。1949年,他的母亲从前来看望的解放军首长口里得知,她最疼爱的“满仔”已经为国捐躯了。这位英雄母亲,请人代笔撰文悼念儿子:“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知,地下瞑目矣!”

●1942年5月22日晚,即左权壮烈殉国的前3天,左权给远在延安的妻子刘志兰写了最后一封信。信中除谈国际局势、战斗情况和战时生活外,最感人的是对妻子、女儿的思念。如:“想来太北(左权女儿)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她在保育院情形如何?你是否能经常去看她?来信时希多报道太北的一切。在闲游与独坐中,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谈着,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一时在地下、一时爬在妈妈怀里,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闹个不休,真是快乐。可惜三个人分在三起,假如在一块的话,真痛快极了。”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