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气壮山河 > 正文
警卫员忆抗战:突围时左副参谋长冲在最前
2015-09-05 07:47:08 湖南日报     [作者:周小雷 陈鹏]     [责任编辑:荆彩]      字体:【

“突围时,左副参谋长冲在最前”

——94岁抗战老兵、左权警卫员陈利财忆抗战

湖南日报记者 周小雷 通讯员 陈鹏

9月1日下午,湘西关爱老兵志愿者来到94岁抗战老兵、左权的警卫员陈利财家中,看望这位年少从军、身经百战富有传奇色彩的老兵,听他讲述和日寇作战的战争岁月。

“左副参谋长让马给战士骑”

陈利财1921年出生在湘西龙山县一个小山村,家境贫寒,长年的风吹日晒和山上山下的放羊,使他有着一般人难比的好脚力。1933年,陈利财在家乡的两位篾匠带领下,爬山越岭来到洞口县参加红军,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后,陈利财已经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军人。1937年10月,正在红军教导师学员第四连当通讯员的他,被挑选到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同志身边担任勤务员,1938年冬开始担任左权的警卫员。

1937年9月,日寇纠集大量兵力“围剿”八路军前总指挥部。总部几乎每天都在晋东南一带转移,把日寇拖得晕头转向。“在那些日子里,左副参谋长每天都和部队一起跋山涉水,徒步行军。他处处做战士的表率,时时关心着战士的疾苦。”回忆抗战往事,陈利财记忆犹新:记得有一次,总部在山西武乡县一带的崇山峻岭里转移,经过几天的行军,有一些战士脚上打起了血泡,有些因身体有病掉了队,一颠一拐地走在队伍外侧。左副参谋长路经发现后,立即走上前去,亲切地问他们是不是病了。有几个战士紧皱着眉头说:“脚上打满了泡,实在太累走不动了。”左副参谋长和蔼地对他们说:“你们走不动,就轮换骑上我的马吧。”他当即叫陈利财把他的枣红马让给战士们骑,并顺手拿过两个战士的枪扛着,接着又大步地往前赶路。战士们看到此景纷纷表示要坚持到底、决不掉队!

“我们早就习惯了在缺枪少弹、缺吃少穿的恶劣条件下打仗,在敌人围追堵截的恶劣环境中生存。”说起和日军的作战,陈利财的眼里充满了愤怒:“只要听到战斗的枪声一响,那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和小鬼子打仗气势上一定不能怕他!”

“要是左副参谋长能看到胜利多好啊”

1942年5月,日军以3万兵力,再次对八路军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大“扫荡”。主力部队虽已跳出包围圈,但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司令部等尚处在敌人合击圈内,能够应敌的只有为数不多的警卫部队。

一股3000人的日伪军直冲而来,警卫连仅仅两百多人顽强抵御,敌军多次冲击失败后,便发射信号弹,招来远程炮火及8架飞机轮番轰炸。25日上午,突围队伍仍然未脱离险境,左权命令部队分3路突围。他督促彭德怀赶快转移,对彭老总说:“这次全都听我指挥。”他命令警卫连强行把彭老总转移到安全地带。

“5月25日,我们突围到十字岭附近,当时左权站在十字岭高坡上,用嘶哑的声音向已极度疲劳的突围队伍高喊:同志们,不要隐蔽了,冲出山口就是胜利。大家不要慌,快往前冲啊!”

“当时,左副参谋长带领我们100多人的干部连突围。他冲在最前面,紧接着是作战科长,然后是警卫参谋,第四个就是我。再走几百米,就可以跳出敌人的火力圈,这时突然飞来3颗炮弹,大家迅速卧倒,头两弹没有伤到人,第三弹就在左副参谋长的身边爆炸了。 ”

“弹片从前额眉心打进去,额头一滴血都没流。我和战友拖着左权向前走,才走了十几米,左权的身子一下软了下来,就这样牺牲了。”

1943年开始,陈利财任山西省同蒲大队二中队分队长,曾经多次执行任务护送彭德怀、刘少奇、吕正操等白区连以上干部百余人到解放区。

“对日本鬼子的仇恨,我是永远都忘记不了啊!”说到动情处,陈利财伸出曾在战斗中受伤致残的右手给大家看,“要是左副参谋长能看到胜利的这一天该有多好啊!他挑灯在地图前研究作战的样子,我永远都忘不掉。”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