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那条美丽的河,那位逝去的人
2015-07-25 06:47:09 湖南日报     [作者:邹仪]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那条美丽的河,那位逝去的人

——《浏阳河》曲作者唐璧光的跌宕人生

3月24日,浏阳河美景。(资料图片)邓霞林 摄

唐璧光先生生前照。 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记者 邹仪 通讯员 袁忠民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几十里水路到湘江……”亲爱的读者,每当你唱起或者听到这首优美动听的湖南民歌《浏阳河》,你可知道,这首歌的曲作者,就是永州市零陵区文化馆原离休干部唐璧光。

7月24日凌晨,唐璧光在永州市中心医院逝世,享年96岁。

《双送粮》的词,“送瓜调”的曲,“组装”成《浏阳河》

1949年8月初,长沙和平解放。当时,在湖南音乐专科学校学习音乐理论和作曲专业的唐璧光提前一年毕业,被分配到长沙市工人文工团担任编导。是年冬,全国土地改革运动即将开始,为配合刚刚解放的湖南形势,长沙市工人文工团排演根据赵树理同名小说改编的花鼓戏《田寡妇看瓜》,唐璧光担任执行导演和作曲。《田》剧剧情比较简单:男主角秋生自幼父母双亡,孤苦伶仃,生活窘迫,便经常到田寡妇的菜园里偷瓜。解放后,实行了土改,秋生分得了田地,他自食其力,过上了幸福生活。为弥补过去错误,便将自种的瓜果偿还给田寡妇。秋生有这样一段“送瓜调”的唱词:

“田大娘,细听我来讲,

如今世界大不同,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领导我们穷人翻了身。

咿呀咿吱哟!”

这是歌颂解放和人民领袖毛泽东的,表达的是人民的心声,唐璧光被吸引住了。

唐璧光看到并深深感受到,解放了,农村进行了土改,劳动人民分得了胜利果实,开始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对共产党、对毛主席充满无限的感激爱戴之情,对新中国、新生活充满无限憧憬。这些,如一团炽烈的火焰,在唐璧光心中燃烧着,点燃了他的创作激情,为创作“送瓜调”曲谱奠定了浓重的情感基础。

唐璧光对《田寡妇看瓜》一剧特别是“送瓜调”这段唱词的音乐创作和设计进行了精心构思,立足在纵向继承传统曲调的基础上进行大胆创新。为了较好地塑造秋生的人物形象,增强鲜明的新旧对比度,唐璧光要在这段中心唱腔的音乐设计中谱出一套新的曲调,使它成为一曲既能体现翻身后劳动人民对新生活、对人民领袖毛主席的真情流露,又能赋予音乐以长久生命力的作品。他对“送瓜调”曲谱定的基调是:热烈欢畅,湖南风情,朗朗上口。

于是,他想到了民间广泛流传的小调《孟姜女》的音乐素材,想吸取或借鉴它的曲调精华。但他分析认为,《孟姜女》是五声徽调式,旋律线级进下行,曲调平稳,节奏显得呆板,变化起伏不大,而且其情绪伤感哀怨。于是,他对其进行认真提炼、升华和处理,在音乐设计时只摘取原曲第一乐句的第二句作为基础加以发展,采用断腔、休止、切分等处理技巧,通过四度跳进、加花装饰,形成生动跳跃的主导音型,改变原曲的哀怨情绪,形成开朗明快喜调。

丰富的思想情感,奇特的创作灵感,巧妙的音乐构思,在唐璧光的心目中碰撞成创作激情火花。“送瓜调”中那欢快、明丽、优美、流畅的旋律,像深藏在地层深处的岩浆在他胸中喷涌,如滚滚湘江水在他心中奔放,化作一个个欢悦的音符、一节节优美的旋律,跃然纸上,一挥而就。

1950年,该剧参加长沙市庆祝新中国第一个元旦首演,获得好评。

到了1950年9月,为宣传农民积极交粮爱国,庆祝湖南土地改革胜利完成,湖南省湘江文工团18岁的编剧徐叔华创作了歌舞剧《双送粮》。该剧的剧情梗概是:土改后,农民分了田,生产积极性高涨。秋收之后,桂妹子和祖父拉着独轮车去送公粮,途中与挑箩筐送公粮的青年农民炳泉相遇,竞赛争先。表现了翻身农民对新中国的热爱之情。

《双送粮》第三段有这样一节唱词:

“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

几十里水路到湘江?

江边有个什么县,

出了个什么人世界把名扬……”

原唱腔套用的是“小放牛”的曲调。

1951年,该剧被选送晋京演出。剧组在武汉集中排练。在审看节目时,中南局文化部门的领导和有关专家认为,这一段的曲调总感觉有些缺陷,因为它与该剧的音乐风格不一致,且无湖南地方特色,希望换个湖南民歌风味的。

一经点拨,于是,有关人员就想到了《田寡妇看瓜》中“送瓜调”的曲子,建议是不是可以移植过来。经领队和音乐指挥同意并提议,得到了领导的赞同。

于是,《双送粮》第三段的这一节唱词的曲谱,就被《田寡妇看瓜》“送瓜调”的曲子替换上了。由于二者唱词都是歌颂毛主席的,词意相近,情调相同,进行移植后,竟水乳交融,相得益彰。大家听后,都很满意,并大获好评。

同年,《双送粮》在北京汇报演出获奖,并灌制唱片;1952年《双送粮》剧本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在所印曲谱中以“第三曲”为标名。所以,当时还没有《浏阳河》的歌名。

由于《双送粮》的第三曲歌词朴素亲切,曲调优美动听,有些人认为它就是一首独立的完整的歌曲。后来,一些剧团就将《双送粮》中的“第三曲”选出来,作为一个单独的演唱节目进行演出,将歌名称之为《浏阳河》,并逐渐被传唱开来。

这样,《双送粮》的词,《田寡妇看瓜》中“送瓜调”的曲,就“组装”成了《浏阳河》。

再后来,又有人续填了第三段歌词:“毛主席像太阳,他指引着人民前进的方向。我们永远跟着毛主席吔,幸福的日子万年长,咿呀咿吱哟。”

66年来,《浏阳河》传唱不衰

《浏阳河》作为歌颂毛泽东的歌曲,它结构严谨,布局得体,前后呼应,加之曲调流畅优美,感情真挚深厚,歌词简练朴实,深受人们的喜爱。

66年来,它被广泛录音广播、灌制唱片、出版曲谱,不知发行、出版过多少次,成为脍炙人口的中外名曲。它先后被改编为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器乐曲、合唱曲、歌舞、钢琴协奏曲、琵琶独奏曲等。还被电影《雷锋的故事》选用为插曲;被选用为湖南人民广播电台的台号。它历久弥新,久唱不衰,在“文革”中更是风靡全国。

1979年,中国音乐家协会湖南分会主编、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1949—1979年湖南创作歌曲选》,《浏阳河》被选载;

1993年纪念毛主席诞辰100周年前后,全国有50多家出版社出版的歌曲集和录制的音带、录像带、卡拉OK带中,几乎都选用了《浏阳河》;

1994年5月,国家版权局为纪念《著作权法》实施3周年,联合中央电视台举办“太阳的权利”专题文艺晚会,唐璧光和徐叔华应邀出席。晚会上,歌唱家满怀深情演唱了《浏阳河》;

2003年4月,现代出版社选编出版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栏目的“民族歌曲选”,《浏阳河》被选其中;

2007年9月,全国评选“影响深远的十大红色歌曲”在湖南省浏阳市揭晓,《浏阳河》有幸入选;

2009年9月,为庆祝新中国60华诞,中央电视台“歌声飘过60年”专题文艺演出,李谷一深情演唱了《浏阳河》;在“鸟巢”“美丽相乐约”专场文艺晚会上,宋祖英为6万观众高歌《浏阳河》……

坎坷的人生道路

唐璧光的人生道路充满艰辛和坎坷。

1920年农历正月,唐璧光出生在湖南省东安县县城。其祖父是一位音乐造诣颇深的秀才。受其影响,唐璧光从小就喜爱民间音乐和民间艺术,且喜唱祁剧和京剧。1947年,他考入湖南音乐专科学校,学习音乐理论和作曲。1949年长沙解放,他提前一年毕业参加工作,进入长沙市工人文工团,继而创作了《浏阳河》曲谱,并且,《浏阳河》红遍天下。

但是,唐璧光的人生与《浏阳河》的走红形成鲜明的反差:

1957年,他被划成“右派”。后又因一段往日的历史——1944年10月的一天,唐璧光的父亲说日本鬼子快打到东安了,要他外出躲避。几个月后,从东安传来消息,他家的房子被日本人一把大火烧为平地,他父亲也被日本人杀死。为实现打日本、报父仇的愿望,1945年5月,他去武冈参加了国民党的“忠义救国军”,并被任为联络参谋,到8月日本鬼子投降。他在“忠义救国军”呆了3个月……

1958年3月,他被判刑7年。不久,他的原妻与他分道扬镳;

1964年3月,饱受铁窗之苦的他被刑满释放,被安置在洞庭湖一个农场就业;

1970年,他被清理回原籍东安县。他两手空空,只带着身有残疾、13岁的儿子回到老家。为了生计,他来到县采石场,捶石碴,挑土方,风餐露宿,披星戴月,双手打起血泡,淤积层层厚茧,两肩磨破皮肉,凝结块块血痂。整整8年,虽然劳了筋骨,但却磨炼了心志。他的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我们的党是英明的,这种日子终会过去。

版权纠纷,使他身心俱疲

1979年,唐璧光被平反昭雪。他先后任零陵县(现零陵区) 花鼓戏剧团编导、县文化馆音乐专干。并先后当选为原县级永州市(现零陵区)政协第二、三届副主席。他还是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 湖南省戏剧家协会荣誉理事,被省政府聘任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1990年,唐璧光离休。这年他70岁。

也许,唐璧光的人生注定了坎坷。他离休后,本想放松一下劳累的心身,但因《浏阳河》作曲署名侵权纠纷和版权纠纷,使他心身更加疲惫和憔悴。

从《浏阳河》诞生,到唱遍全国,不知发行、出版过多少次,但这期间唐璧光被监禁改造,考虑到政治影响,有关部门在出版发行歌曲集选编《浏阳河》时,或者在演唱这首歌曲时,都将曲作者的名字标注为“湖南民歌”。

1979年,中国音乐家协会湖南分会对《浏阳河》正名问题作了专门调查,了解了事实真相,并在出版《湖南创作歌曲选》时,选载的《浏阳河》署名为编曲“唐璧光”。

但许多出版商并没有更正过来。

1991年12月,中国唱片公司上海分公司推出《红太阳》音带,被选的《浏阳河》的曲作者仍用“湖南民歌”;1993年,全国掀起“红太阳热”,数十家出版社出版录制的出版物中,几乎全部选用了《浏阳河》,却一律署名“湖南民歌”。对这些严重侵权行为,唐璧光气愤之余,与词作者徐叔华分别去信,提出严正声明,并附上有关史料。之后,这些侵权单位,有的寄来稿酬,更多的则置之不理。后来,唐璧光只好求助文化部,请求正名。好在,1994年,国家版权局举办的纪念著作权法实施3周年的文艺晚会上,不但演唱了《浏阳河》,还在节目单上署名:徐叔华词,唐璧光曲。

1991年12月,湖南某电视台现场直播一场颁奖文艺晚会,1992年2月,湖南某市举办一场节庆文艺演出,都演唱了《浏阳河》,但其字幕和节目单上,曲作者竟都印上了另一位作家的名字。

面对这些乱象,势单力薄的唐璧光求助无门,只好拿起法律武器,向法院起诉,对簿公堂。

多年间,为了《浏阳河》作曲知识产权,唐璧光先后与有关单位和个人打官司不下数十次,虽然都是胜诉,但他感到很吃力,心身俱伤。他说:“我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从容淡定度平生

虽然走过人生坎坷,但生前的唐璧光的内心却波澜不惊,平静如水,没有哀愁,没有怨恨,用他那大海般的胸怀,接纳了种种痛苦,荡涤了种种磨难。似乎一切都是自然,一切都没有发生,他仍然坚守着那份淡定与从容。他说,做人要保持一种常态。做人一辈子不容易,遇到各种不顺是正常的。要讲磨难,我也是受得够多了。《浏阳河》里唱道:“浏阳河,弯过了九道弯……”我的人生道路何止九道弯。但我挺过来了,还过得很好。因为人生苦短,我就是自信苦尽甘来。人生不先吃点苦,哪能享受到后来的快乐的意义?做人难,难就难在这一点上。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能保持常态,保持平常心,做到荣辱不惊,这是很难的。还有,做人要记恩,也就是感恩。他说他永远感激共产党,感恩毛主席。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