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与戒毒学员面对面:他们的故事与痛楚
2015-06-25 07:14:56 湖南日报     [作者:何淼玲 沙兆华 周小雷]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他们的故事,他们的痛

——与戒毒学员面对面

6月24日,湖南省新开铺强制隔离戒毒所举行千名学员戒毒宣誓活动。周伟 摄

■编者按:

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

有关资料显示,全世界有超过200个国家和地区存在吸毒贩毒问题,每年约有10万人死于吸毒,1000万人因吸毒丧失正常智力和工作能力。每年全球毒品交易额超过8000亿美元。受国内外多种因素影响,我国的毒品问题进入加速蔓延期。截至2014年底,我国登记吸毒人员295.5万,实际人数超过1400万。

一张锡纸燃尽万贯家财,一次吸毒贻害终生、祸害家人。毒品,可以让天使变为恶魔,使生命、健康、亲情、事业化为乌有。连日来,记者走访我省部分强制隔离戒毒所和戒毒康复所,与戒毒学员面对面,听他们讲述震慑人心的惨痛经历。活生生的人和事警示我们:珍爱生命,珍惜健康,珍视亲情,请远离毒品!

湖南日报记者 何淼玲 沙兆华 周小雷

通讯员 李凌云 刘神毅

“吸毒败光万贯家财”

——崔某吸毒30年妻离子散

“因为吸毒,我现在是妻离子散,还败光了万贯家财。”6月15日,在湖南省坪塘强制隔离戒毒所,崔某呆滞的目光中透露出无限悔恨。

今年61岁的崔某是益阳市第一批“富”起来的人。上世纪80年代初,他在云南做槟榔生意,积攒了人生第一桶金。当时“万元户”都少之又少,崔某积蓄已达50余万元。

崔某发现身边的有钱人有了新的炫富方式——抽“福寿膏”。他说,那吞云吐雾的享受很让他羡慕。1985年的一天,在朋友邀约之下,他开始尝试。

“身体犯软,鼻涕、眼泪一把流,浑身难受,说不上疼还是痒,本以为扛一扛就过去了,结果越扛越难受,感觉骨头缝里有蚂蚁爬。”崔某染上了毒瘾,一发不可收拾。由于毒瘾越来越大,他开始吸食海洛因。

毒品摧毁了崔某意志,他无心打理生意,只能坐吸山空,万贯家财很快挥霍一空。1988年,老婆带着女儿弃他而去。更令人痛心的是,在崔某带动下,他家中5个兄弟姊妹有3人吸毒,整个家族中有11人吸毒,有2人因吸毒过量死亡,他的一个弟弟则因吸毒产生幻觉,故意伤害致一人死亡,至今仍被通缉。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崔某多次被强制戒毒和劳动教养。期间,他戒了吸,吸了戒,有时为了筹集毒资还以贩养吸。

“毒品对人的危害太大了,希望我的惨痛经历能警示他人,千万不要去沾毒品。”崔某说。

沉溺于网吧酒吧

——15岁少年吸毒堕落走上歧路

2015年1月28日,年仅15岁的陈昊(化名)被带到省黎托强制隔离戒毒所,刷新了该所未成年人强戒的年龄纪录。

陈昊初次接触毒品在2014年5月。那时,经常逃学的他成了宁乡县各大酒吧、网吧的常客。

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母亲对他百依百顺,父亲在外打工辛苦赚来的钱,任他随意花。 陈昊说,父母的溺爱,使他走上吸毒的迷茫歧路。

他在酒吧认识一帮吸毒的姐姐们,她们教他吸食冰毒和麻古。不到半年,陈昊被公安机关抓了8次。

每次陈昊给妈妈打电话来接人时,妈妈哭成了泪人儿。然而,此时母亲的眼泪已不能打动儿子的心。

抓了放,放了吸,吸了又被抓。陈昊越来越难以自拔。有次为了吸毒,他偷走家中6万元,与一个吸毒女同居2个月,将6万元挥霍一空。2014年9月,陈昊在一家酒吧里因吸毒致幻,与人发生口角,将酒吧砸了。父亲为此赔偿了好几万元。

2年的强制戒毒,能否纠正陈昊走歪了的人生航向,让这个孩子不至于过早凋谢?

“吸毒比空虚更可怕”

——乡镇干部吸毒自毁前程

“为什么吸毒?”

“因为无聊空虚。”

“是无聊空虚可怕,还是吸毒可怕?”

“吸毒后,更可怕的事来了。”

6月18日,记者来到省白泥湖强制隔离戒毒所,与戒毒人员苏奇(化名)对话。

苏奇现年44岁,曾经是新宁县某镇政府干部。他1985年入伍,二次荣立三等功。1996年转业到乡镇,成为一名镇政府干部。

也许是日子过于平淡,2013年3月,苏奇在一次朋友聚会后,吐露了内心的无聊空虚。于是朋友介绍一位离异女性跟他认识,这位女性从此成了日后摆脱不掉的“魔影女友”。

第一次“溜冰”的时候,苏奇并不知道是毒品,女友告知他是兴奋剂。第一次吸毒,苏奇兴奋了3天3晚,不吃饭、不睡觉。他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女友是吸毒人员!但此时他已离不开她了,心甘情愿地与她在一起,每月支付1万元的毒资及开房费用。

慢慢地,苏奇吸毒后的症状开始显现——熊猫眼、目光呆滞、脾气暴躁……镇政府同事、战友、家人都对他产生怀疑。

苏奇开始意识到危机,决定与女友断交。可女友三番五次打电话威胁他,逼他就范。无奈,苏奇妥协了,直至东窗事发——2014年4月,两人在镇政府办公室吸毒被抓。

公职被开除了,妻子和唯一的女儿如今和他形同陌路。苏奇追悔自己那段黑暗、痛心疾首的日子,愤怒地说:“吸毒人员就是一群鬼,把我带进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世界。”

轻信“吸毒能减肥”

——无知让她成为“瘾君子”

“我当时以为吸毒能减肥,不会上瘾,都是无知害了我。”6月19日,记者在省白马垅强制隔离戒毒所见到婧婧时,她体态虚胖、尽显沧桑,看得出毒品带给她的是心理和身体上无尽的摧残。

今年33岁的婧婧出生在美丽的山城怀化。3岁那年,父母因感情不和离婚,婧婧判给了母亲。为了让她过上好生活,好强的母亲常年忙于工作,在物质上对她毫不吝啬,却偏偏忽视了母女间精神上的交流。

婧婧从小能歌善舞,读大学时,她选择了长沙市河西某艺校。毕业后,在母亲资助下,婧婧成为一家园林公司的股东,生意做得不错。

2011年,在一次业务洽谈中,婧婧结识了几个做苗木生意的老板,成功签订了一笔大单。为了庆祝合作成功,他们相约来到一个私人会所喝酒。喝到兴起时,有人拿出一个瓶子和几粒红色的小药丸让大家吃。后来婧婧才知道这就是毒品麻古。“我当时对毒品一无所知,他们骗我说吸毒能减肥,不会上瘾。”

第一次,婧婧吸食了2粒麻古,精神高度亢奋,连续3天3夜没睡觉。极度疲倦之后,她一倒头接连睡了2天2夜。

毒品把婧婧一步步卷入痛苦的漩涡。她毒瘾越来越大,从最初的2粒,到后来每天10粒麻古外加冰毒,才能满足毒瘾。她人体正常机能被破坏,情绪经常失控,原来的公司只能交给合作伙伴去打理,加之每天高达1000多元的毒资开销,婧婧陷入内忧外困之中。

2014年9月,婧婧被送到白马垅强戒所戒毒。她说,最对不起的是母亲,相信通过这次戒毒,人性的理智一定会战胜白色毒魔。

毒品

对心怀不轨的人鼓吹吸毒可以减肥、缓解疲劳等“好处”的话,要明辨真伪,主动抵制

在娱乐公共场合不要随便喝陌生人提供的或来历不明的饮料

不要因为好奇轻易尝试各类毒品

不要使用一些所谓的提神药物甚至毒品用于减压或解脱痛苦

不要认为吸食新型毒品时尚潮流、“很酷”、“很嗨”

不要随意进出酒吧、KTV等易染毒场所

制图/刘也

 1 2 3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