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沈从文与我》发布:黄永玉眼中的沈从文
2015-06-16 07:37:11 湖南日报     [作者:陈惠芳 陈薇]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6月13日,湘籍文化大家黄永玉的新书《沈从文与我》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发布会上,黄永玉聊起他和这位表叔之间的故事——

黄永玉眼中的沈从文

六月十三日,九十一岁的黄永玉在新书《沈从文与我》发布会现场。 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记者 陈惠芳 陈薇

6月13日下午,湘籍文化大家黄永玉,其新书《沈从文与我》发布会在北京单向空间举行。本次活动由湖南美术出版社、博集天卷、单向空间联合主办。

91岁的黄永玉应邀来到现场,聊他与表叔沈从文之间的故事。

有人认为,所有写沈从文的文章中,写得最好的是黄永玉。沈从文不仅是黄永玉的表叔,更被黄永玉称为“人生标杆”。在沈从文的鼓励下,黄永玉完成了离开凤凰小城、回国、摆脱文革困境等人生重大改变。

黄永玉对沈从文非常敬佩。他说:“有时候感觉表叔像神一样。一个小学水平的人,写文章也好,研究文物也好,他的记忆力、他的归纳能力,多么了不起,难以想象。”

“《边城》改了一两百次”

有读者问:“黄老,你怎样评介沈从文?”

黄永玉说:“沈从文是我的表叔,我们都是湖南凤凰人。在沈从文的身上,我感觉到了人格的力量、智慧的力量。智慧,在他文章里面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文章是一个字一个字抠出来的、刻出来的。《边城》他改了一两百次,很多人不会相信他是这么改自己的文章的。”

曾经,巴金谈论沈从文的一段话,也可以佐证沈从文的这种严谨的写作风格。1933年巴金到北京时,沈从文刚结婚,邀请巴金住在他们家、巴金在院子里写他的《爱情三部曲》,沈从文在家里写《边城》。巴金一口气就写完了,不改。而沈从文写完一页反复改,而且用毛笔。他的好多作品是反复地改来改去。

有读者说,沈从文的作品更诗意,黄永玉的作品可能更“野性”,更具生命力。两人的文风是迥然不同的。

黄永玉回答道,这跟两人所处的时代、生长环境不同有关系。“我可能长大的过程比他更调皮。我当时看了表叔写他自己的童年,觉得他真是个老实人,但在表叔那个年代,他应该也算是一个调皮的学生。在我们小学里面有两棵楠木树,都有上百年的历史,表叔就曾被老师罚跪在那里。我也很调皮,但没有在那里罚过跪。也许,是时代不同,对调皮的界定也不一样吧。”

“一句话影响我一辈子”

黄永玉与沈从文交往一直很密切。

有读者问:“沈从文对你的艺术创作产生过什么影响吗?”

黄永玉说:“还记得我刚到北京工作时,小孩子才几个月。第二天,表叔就让我做功课。他告诉我要‘不停地工作’。这一句话影响了我一辈子。我现在连做梦都在写小说,想到一句话爬起来就写下去,就是这样的。”

黄永玉还回忆了“挨训”的一段往事。“上个世纪50年代,我帮《民间文学》杂志画插图,表叔认为我‘画得马虎’,从东堂子胡同跑到大雅宝胡同训了我一顿,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表叔说,‘你30多岁了,还这样马虎!怎么能够这么马虎呢?’”

笑了笑,黄老幽默地说:“我是很认真地听他的话的。要是我写的文章给表叔看就很麻烦了,他可能要把我的文章改得比我的文章本身起码要多两三倍。他会改的,他就是这么一个认真的老人家。”

黄永玉坦言,表叔是一个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人,包括对人、对事的态度。“文革的时候,我们基本上给禁锢起来了。没有想到,有一天在东堂子胡同,要回家的他碰见了我,当时我们是绝对不能说话的,更别说这么显眼地站着说话。心里很恐惧,我恐惧,他也恐惧!两个人就在碰面的几秒钟里面,他讲了三个字:‘要从容’。一个这么温和的人,说出这三个字,在当时是包涵着多大的勇敢啊!这三个字对我的启发很大,也增加了我面对现实的勇气。”

“沈从文不想做的事,你用刀子架到脖子上他也不会做。”

30多年中,黄永玉与沈从文生活在同一城市,两人少有隔阂。哪怕在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日子里,他们的往来也一直延续着。

有读者希望,黄老能用一两句话概括他眼中的沈从文。

黄永玉认为,钱钟书先生对沈从文的一句评价特别精准:“你不要看沈从文那么善良,温和,他不想做的事你用刀子架到脖子上他也不会做。”

黄永玉诚恳地说:“这个评价是真的。钱钟书先生同沈从文来往也不是很多,但他对沈从文相当了解。”而在黄永玉眼中,钱钟书和沈从文一样,都是值得尊敬的人。他回忆道:“当时我们住在一个院子,有一次我到钱老的屋子,说有人骂你们两位了,你看到了没有?钱老说他看到了。我就问他有什么感觉?钱老回答,‘我希望我跟从文一起努力,多做作品,好让他骂,要不然他就没有东西骂我们了。所以我认为啊,文人最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思想情感的高度。”

黄老透露,最近在临摹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拿了一卷印刷品,临局部,一点一点地临。

一个好朋友对黄永玉说:“你还学什么?你什么都会画。”黄永玉回答:“我在学画画,这是真正的学习!”

除了写小说、画画、看书,兴趣广泛的黄永玉还喜欢看足球、拳击比赛。他还曾半夜3时爬起来看欧冠足球决赛。《非诚勿扰》他也看。

黄老说:“因为我的年轻时代远了,所以要通过看《非诚勿扰》,知道现在的少男少女干些什么事。”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