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湖南最早获得解放的县—桂东和平解放揭秘
2015-06-16 07:09:52 湖南日报     [作者:李秉钧 白培生]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郭名善(1925-1999)

李康寿(1914-1999)

郭垂炎(1920-1959) 湖南日报记者 童迪 摄

油画《毛泽东在桂东沙田掰着手指逐条详解军规》。 覃翊 摄

桂东县沙田镇沙田圩第一军规广场。黄维意 摄

桂东起义旧址:桂东县沙田镇龙头村石围里。 桂东县委宣传部供图

1949年4月,毛泽东主席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江南各地相继解放。

这年8月5日,湖南和平解放。现在很多人有所不知的是,在此之前的6月16日,桂东县宣布和平解放,成为湖南第一个获得解放的县。

为什么位于湘东南的桂东县,会早于湘北地区一个多月获得解放呢?桂东和平解放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奇故事?

湖南日报记者 李秉钧 白培生

通讯员 陈应时 黄力平

1 桂东起义,打响湖南解放战争地方武装斗争第一枪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桂东留下了革命足迹,播下了革命火种。 正是这股星星之火,后来揭开了湖南解放战争的序幕。

“抗日战争末期,桂东沙田龙头村进步青年郭名善受进步思想影响,酝酿筹组抗日武装,后因日寇投降而未能举事。”桂东县史志办主任胡海波介绍,不满于蒋介石发起内战,郭名善等人决定武装起义。

胡海波说的郭名善,1925年10月出生,他在读高中及上中山大学时,受了不少马列主义思想熏陶,想救祖国和人民于水深火热中。为准备武装起义,他动员自己的亲兄弟郭名龙、郭名正及宗族的郭垂炎、郭鸣凤等人,秘密谋划。

“起义首先要解决武器问题,于是他们把目光盯上龙头村附近的一个军械库——国军第九战区军械库,当时军械库主任是一位姓丁的人。”胡海波说,通过多方联系,郭名善、郭垂炎等和姓丁的主任“套上了近乎”,并利用郭垂炎会打鱼的特长,向丁主任借炸药炸鱼,每次炸了鱼后,再来“感谢”他,如此一来二往,郭名善等暗中储备了不少炸药。

但大家不满足于此,还要想办法弄些枪。“当时十石谷换一条长枪,三十石谷换一支手抢,机枪则不让换。”郭名善仍健在的爱人易英今年虽已82岁,但往事历历在目,她告诉记者,为了换枪支弹药,郭名善变卖家里的田产、房产等,为起义义无反顾。

郭名善一边筹集起义物资,一边也在寻找外援力量。在中山大学附属中学教师徐亮(广东地下党工作者)指引下,他于1947年7月前往香港,向地下党组织的同志汇报武装起义准备情况,并要求他们转告中共中央香港分局。

中共中央香港分局通知五岭地委予以密切关注,并交代在湘粤赣边活动的李康寿等设法与郭名善取得联系。李康寿在其《我与北上先遣队》一文中写道:郭名善在南雄找游击队时,穿件长衫,打扮与别人不同,以为是国民党派来的侦探,把他抓起来押到了部队……双方就这样接上了头。不久后,李康寿带着一班人,随郭名善来到桂东沙田龙头村。

1947年9月28日,李康寿与郭垂炎、郭鸣凤等主要骨干见面,听取了起义准备工作情况介绍,并对起义有关工作进行了认真研究讨论,最后确定把与桂东毗邻的汝城县集龙墟警察所作为第一个攻击目标。

“首战集龙墟,当时有几个考虑。”易英介绍,集龙墟地处湘粤赣边界,打下它有利于扩大政治影响,且距汝城县城较远,敌人增援不易,取胜把握大。易英随郭名善起义时,还是嫁给他才3个月的新娘,从此跟着丈夫开始了革命生涯。

经过精心策划,1947年10月27日,起义人员荷枪实弹聚于龙头村石围里,正式宣布起义(桂东起义)。晚饭后,从近100人中挑出67人,编成两个机枪班、两个步枪班、一个短枪突击队,奔向预定目标。29日,攻打集龙墟警察所,旗开得胜。

胡海波认为,桂东起义打响了解放战争时期湖南地方武装斗争第一枪。

首战告捷后,起义队伍开至桂东东边山的金鹅仙休息。为提高其政治、军事素质,李康寿等决定,除留郭鸣凤、郭超等继续进行秘密工作外,其余于11月11日开进五岭地委和边总司令部驻地——广东南雄进行整训。

2 坚持游击,重创国民党在桂东的统治

整训期间,李康寿、郭名善、郭垂炎等编入干训班,战士们则编入战士班,开展各种军事科目训练。

“整训一个多月,我们白天练射击,晚上上军事课,时间安排得很紧。”今年86岁的老战士邓仁寿对训练记忆最深的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他在训练中学到了射击等技能,在后来的战斗中发挥了很大作用。

邓仁寿形容,整训让他们由农民变成了一名真正的战士。

整训结束后,郭名善、郭垂炎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队伍被命名为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北上先遣队,队长郭名善、政委李康寿、副队长郭垂炎、教导员孙立。其主要任务是开辟湘赣边区游击根据地。

1947年12月中旬,北上先遣队奉命北上开辟新区。为帮助先遣队打开局面,五岭地委派粤赣湘边区人民解放总队第一支队支队长叶昌率两个大队(一个多月后返回驻地)一同北上。

“为了行军保密,部队化整为零,从桂东普乐的大窝里进入桂东境内。”邓仁寿告诉记者,他当时和4名战士一组,顶风冒雪秘密潜入大窝里集结。

12月16日,部队在大窝里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攻打桂东县城。队伍进抵普乐的徐洞时,有情报说桂东国民党当局已探到先遣队行踪,将兵力收缩于县城附近,作了应战准备。

权衡利弊后,先遣队把原计划改为扫除县城外围之敌,占领墟镇。21日,先遣队兵分两路,一路攻沙田,一路打寨前,双双告捷。

为扩大影响,先遣队24日在沙田再次兵分四路,分别向东、西、南、北方向攻击,攻下汝城濠头乡和桂东清泉乡、桥头乡。先遣队声威大震,队伍增至200多人,农民常备队发展到300多人。

为稳住阵脚,当时的湖南省政府匆忙抽调靠近桂东的驻军前往镇压。12月25日,省保警第一总队队长周大东率湘警400余众从汝城进犯沙田,未有所获。1948年1月16日,湖南省政府请江西省一同出兵,以2000多兵力分数路“清剿”游击区,北上先遣队一部被迫转入江西,另一部退入桂东东洛调动敌人。

“国民党军在‘围剿’的同时,还惦记着北上先遣队的家属。”今年88岁的北上先遣队老战士郭名刚说,“我们龙头村65名家属被抓。在东洛乡黄泥坳战斗中,我堂兄郭名善家7口人被抓,有他母亲与妻子易英等,直到桂东解放才被释放。”

敌人企图以抓家属动摇军心的做法不仅没奏效,反而激发了先遣队干部战士的斗志,大家纷纷表示“死也不投降、不下山”。

曾在上世纪50年代参与桂东党史编撰的郭名先老人介绍,1948年这一年,北上先遣队虽遭遇敌人军事上围剿、经济上封锁,但他们顽强作战,打了大大小小100多仗。部队最困难时减员至五六十人,但仍坚持斗争,重创了国民党在桂东的统治。

3 和谈成功,桂东成湖南最早获解放的县

随着全国解放战争势如破竹,蒋介石集团的正规军自顾不暇,地方反动武装各自为政,北上先遣队迎来了难得的机会,他们根据五岭地委号召,放手发动群众,壮大力量,使部队发展到4个大队800多人,加上先遣队所属各武工队,总人数达2000余人,为解放桂东做好了军事准备。

“我们一手做军事准备,一手抓统战工作。”老战士郭名刚说,“我们先后争取到省参议员刘彬、东平乡(今沙田一带)乡长郭俊信加入先遣队。特别是县长夏三杰在保定陆军学校的同学、西靖乡(今四都镇)乡长钟灵起义,对当局打击很大。” 随之,鼎新乡、中和乡、云从乡、清泉乡等纷纷起义投诚,加速了桂东解放进程。

1949年6月初,根据中共中央南方局要求,五岭地委指示北上先遣队“尽快解放桂东,为大军南下铺平道路”。6月6日,先遣队占领沙田,成立沙田办事处。

6月10日,先遣队在沙田墟荣顺馆开会,研究制订攻打桂东县城的方案。同时,对国民党桂东当局送达敦促其投降的信件。

桂东党史顾问郭名先说:“桂东国民党当局10日接到信件后,当天就开会商讨应变措施。”最终,鉴于先遣队兵临城下,只得组织一个11人的和谈代表团,前往沙田谈判。

为迫使敌人尽快投降,6月13日,北上先遣队在沙田举行攻城誓师大会,1000多人分东、中、西三路进击。

“北上先遣队中路向县城进军时,在普乐苦株桥遇到国民党谈判代表团,代表团原打算在沙田谈判,但先遣队不同意,他们只得随部队行动。”郭名先介绍,6月14日,和谈在寨前墟一个叫“永兴隆”的旅馆里举行。

和谈中,北上先遣队郑重表明一定要解放桂东的坚决态度。特别重申,桂东自卫总队和警察必须全部解除武装,所有枪支弹药及军用物资交先遣队接管。

对方代表团对此表示同意,但要求保障机关公务人员、自卫队员、警察的生命财产安全。通过谈判,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对方代表团将和谈情况向桂东县政府和参议会报告后,县参议会议长黄仁湘电复表示同意照办。

在桂东档案馆,记者看到一份发黄的和平解放桂东协议,其主要内容有:采用和平方式解放桂东,如果遇到阻挠,北上先遣队将诉诸武力解决;全部解除桂东原有县、乡武装,各种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一律集中于指定地点,听候北上先遣队接收,不得有任何藏匿、转移和破坏……协议一式三份,双方代表签名盖章。

1949年6月16日清晨,桂东自卫总队和警察在体育场集体交枪700余支。8时,北上先遣队分路进城,受到各界人士热烈欢迎,整个山城红旗招展,锣鼓喧天,一片欢腾。至此,桂东全境解放,成为湖南最早获得解放的县。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