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梦之旅》拉开杂技剧帷幕
2015-05-17 08:58:36 湖南日报     [作者:胡宇芬]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梦之旅》拉开杂技剧帷幕

《梦之旅》剧照 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记者 胡宇芬 通讯员 李艳芳

你看过这样的杂技吗?有让人叫绝的高难动作,也有让人心动的喜怒哀乐,还有让人难忘的各种角色。

1月9日,在湖南大剧院首演的杂技剧《梦之旅》,引领观众进入一个崭新的杂技世界。以追梦少年和凤凰仙子为主角的爱情故事,在杂技和舞蹈、戏剧等多种艺术形式的烘托下,演绎得波澜起伏。

排演杂技剧,在我省杂技界还是头一回。创新点很多,难度也很大,从编剧、导演、表演,到舞美、灯光、服装等,都和传统杂技不一样。

“从酝酿剧情到定下剧本,前后有两年多。”《梦之旅》艺术总监、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军科告诉记者,“传统杂技是没有编剧一说的。杂技剧有剧情,而且要融入戏剧的导演和表演手段,要综合考虑动作的难度与剧情发展的协调性,所以需要一个创作班子。《梦之旅》的主创人员有十多号人。”

传统杂技表演中,演员一般穿着紧身的弹力服装,便于表演各种技巧动作。而杂技剧就是一场戏,需要根据剧中的人物角色设计服装,讲究多着呢。

“《梦之旅》的服装设计了近百套,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大部分是真丝面料,根据剧情需要来染色、手绘和烫钻。”服装设计师谢霞霞说,杂技演员需要穿着戏服排练,导演生怕演出时弄皱了,好心疼的。

有一幕踩高跷的戏,女演员竟然穿的是拖地白裙,足有两米多长。因为收捡容易弄坏裙子,每次用完就挂在排练场。

还有一幕钻圈的戏,男演员竟然穿的是长长的红黑色渐变裙裤,稍有不慎就会碰到圆圈。考虑到增加了表演难度,原本打算改穿以前的服装,岂料不少观众看了彩排后,直夸时尚好看,也就尊重观众的意见不改了。

快节奏的杂技第一次遭遇款式各异、奇幻多彩的服装,《梦之旅》剧组特意安排了5个人,帮着演员抢换服装。

为了剧情需要,剧组还南下深圳,运回能容纳几吨水的玻璃鱼缸;几次到广州洽谈,花了20多万元共同研制了蹦床大帆船,并在舞台上用专门轨道运输帆船上下场。

音乐是杂技剧的关键元素。从北京请来的天才90后女作曲家石一岑,为了表现以梦为旅的主题,把自己想像成太阳鸟,让整个音乐生机勃勃。

“演员38人,幕后人员有五六十人。”刘军科说,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杂技剧,核心还是杂技,技巧表演也要创新。在《鱼缸柔术》环节中,舞蹈、空环、柔术和花样游泳技巧混搭,女演员王彩虹为此吃了不少苦。秋冬季节,装着几吨水的玻璃鱼缸用“烧得快”加热,水温不高,彩虹每次排练完尽管赶紧脱掉湿衣服吹干头发,还是感冒了好几回。

近半年的封闭式强化训练和排练,演员受了不少伤。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编导李明第一次导演杂技剧,这位“拼命三郎”不禁感慨:杂技演员非常辛苦,他们是用生命在表演。“当《梦之旅》首场正式演出结束,向观众谢幕时,很多演员哭了。”谢霞霞忘不了那一幕。

湖南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刘军科:

跨界融合 走出新路

湖南日报记者 胡宇芬

说起杂技,很多人首先就会想起空中飞人、独轮车技、高跷转碟等高难动作。在技巧表演接近人体极限、观众的艺术审美情趣趋于多元化的大环境下,杂技艺术如何突围?湖南杂技界做了哪些探索?5月12日,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刘军科就此接受了记者专访。

刘军科说,杂技是一门古老的优秀艺术,通过人体技巧难度表演来取悦观众,至今有3000多年历史。传统杂技就是突出表现技巧的高难惊险动作,其艺术表现力不太讲究,节目形式趋于雷同,而且人体对技巧的追求也有个极限。以致有种说法:看了省里的一台杂技晚会,全国的杂技晚会都不需要看了,都是一个模式。

“杂技创新难,但难也要创新,否则就是死胡同。”刘军科说,杂技没有语言,很难精确表达复杂的情意,但杂技的包容性大,可塑性强,可以兼容魔术、舞蹈、戏曲、话剧、音乐等多个艺术门类的元素。这就给我们的创新提供了尝试的空间。

刘军科说,这些年湖南杂技界的创新越来越多,路子越走越广,同时对传统艺术也将是一次颠覆。有的创新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反响。除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挑大梁外,衡阳市一家由年轻人办的民营“东方神韵杂技团”也很不错,经常受邀参加各种演出活动;岳阳市也成立了杂技家协会,主席黎逸湖创办的魔术团活动有声有色。

“《芙蓉国里》是我省创新推出的第一台情景杂技晚会,后来又修改推出了升级版并定点演出,成为长沙河西的首台旅游剧目。”刘军科说,省杂技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还与上海时空之旅文化发展公司合作,入主打造长盛不衰的《时空之旅》升级版,并在河南信阳定点演出。今年首演的首部杂技剧《梦之旅》更是新的突破,它代表了湖南杂技界的最高水平,观众反响很好。

刘军科也表达了对湖南杂技后备人才不足的担忧。他说,杂技是一门高风险艺术,杂技演员需从小培养,培养周期长,且艺术生命不长,人才招不到留不住的问题突出。这也逼得杂技要吸纳更多艺术元素来发展,创新才有出路。

每次都感受到进步与飞跃

江西杂技团团长︑国家一级演员 沈莹

近年来,我多次到湖南观看杂技表演,每次都能感受到剧目创新带来的进步与飞跃。

2009年创作的大型杂技主题晚会《芙蓉国里》,是第一次以湖湘地域文化为载体创作的杂技旅游晚会。2012年打造升级版的《芙蓉国里》,继续保留了浓郁的湖湘地方特色,通过杂技、舞蹈、武术、魔术等艺术表现形式,结合高科技多媒体的声光电效果,完美的音乐、服装及舞美,综合表现了“茅古斯”、“女书”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湖湘文化辉煌历程。

最近的《梦之旅》,运用杂技的戏剧化这一表现形式,从导演的控制能力到演员的表现能力又有了一定的提升。用杂技艺术语言塑造人物形象、杂技艺术来表达人物情感的杂技剧,很令我们杂技人激动,这对杂技演员来说是一种新的挑战。因为以往的杂技艺术只注重技巧表演,而现在的杂技将多个艺术门类有机融合,演员们必须在注重技巧表演的同时,具备一定的戏剧表演功底。剧中小丑也打破了以往杂技小丑的惯例,在服饰上和表演方面更加戏剧化,也更好地切合剧情,给人深刻印象。另外,人物造型、服装中加入了一定的 “中国元素”与“时尚元素”,使剧目整体呈现出一种古典时尚的美。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