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一个国有文艺院团的嬗变
2015-02-13 09:14:06 湖南日报     [作者:李国斌]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从负债700多万元,到盈余300余万元;从没人搞创作,到主动提创意;从不愿去演出,到争着上舞台……

一个国有文艺院团的嬗变

湖南日报记者 李国斌

通讯员 邓姝琳

“90后”舞美设计张滴洋,2011年进入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剧院时(2012年划转为保护传承中心),恰逢文艺院团陷入低谷,演出少、收入低、人心散,发下来的工资都养不活自己。

2月11日,一头短发的“假小子”张滴洋告诉记者,几年来保护传承中心变化非常大,演出越来越多,工资大幅增长。“更加重要的是相信年轻人,让我的许多想法能够实现,精神上非常满足。”

不养懒人、不养闲人、

不养无用之人

2014年底,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的总结表彰会上,冯微、张岚等8位演职人员获得了一份特别的奖励。

在去年举行的第十六届上海国际艺术节、第五届全国木偶皮影中青年技艺大赛上,上述8位演职人员奋勇摘“金”。按中心的奖励规定,接下来的一年里,每人每月将增加200元绩效工资。

这是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主任张帆的“管理经”:“一次性奖励,他们只兴奋一下;把奖金分到每个月,刺激他们不断去创作。”

从2011年起,张帆开始推行“观念更新”和“管理创新”。他提出“三不”和“三给”:不养懒人、不养闲人、不养无用之人;给机会、给平台、给奖励。

在分配制度上,实行多劳多得。每外出演一场,演员收入150元,另加80元生活补助。演员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大家争着练功、抢着演出。木偶团演员陈艳,每天早上7时多就到排练厅,创作新戏、钻研操作技艺。

“以前是不愿演出,现在都主动要求去演,前段时间就有演员‘抗议’不安排他去演出。”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副主任谭青松笑着说。

中心的木偶团、皮影团、舞美部实行“项目负责制”。演出收入20%上交,10%奖励给业务联系人,其余70%在支出演出费用外,由各个团队自行支配。谭青松说,“项目负责制”促使项目负责人开始核算成本,思考如何节省开支。

演员有创意,随时可以提出来

去年9月下旬,“金狮奖”——第五届全国木偶皮影中青年技艺大赛在哈尔滨举行。湖南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创编的木偶节目《思变》、皮影节目《木兰从军》得到评委和观众的好评,演员冯微、谭欧、陈艳获“最佳表演奖”。

这两个节目都是源于演员的创意。2013年,冯微提出创作一个表现木兰代父从军的皮影小戏。张帆觉得想法很好,就召集各路人马出谋划策,论证的结果是:可行。

中心给予冯微自主权,由她指定导演和编剧,并担任操作演员。在第五届全国木偶皮影中青年技艺大赛上,8分钟的《木兰从军》,专家认为“将操纵技艺与角色内心丰富情感的表达融为一体”。冯微也将国内木偶皮影界的最高奖“金狮奖”揽入怀中。

这是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培养演员独立创作能力的创新之举。张帆说,演员有创意,随时可以提出来,论证后由优秀的创意组织主创团队来完成。在这种开放的环境下,演员们先后创编了《李白醉月》、《小放牛》等近10个小戏,大多在国内获奖。

目前,该中心正在创作关注留守儿童的木偶剧《留守大山的孩子》,将于春节后开始排练。该剧编剧徐耿生、导演何晓星来自上海,此外,主创团队成员全部是中心的演职人员。张帆希望借这个戏,让有经验的老专家来带领年轻的创作团队成长。

社会效益好了,经济效益会更好

2月12日上午,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来到长沙市望城区新康戏乡剧院开展惠民演出。至2月16日,将在新康戏乡免费演出8场。

作为公益性保护传承中心,张帆说,首要任务是保护和传承好传统文化,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几年来,通过“木偶皮影进社区”,深入凤凰、汝城等边远地区演出等惠民活动,起到了弘扬传统文化的效果。

2013年,该中心共演出383场,其中惠民演出233场,商演150场,演出足迹遍及全国。2014年,中心将重点转到创作上来,全年仍完成演出197场,其中惠民演出116场,商演65场,演出收入80万元。

划转为保护传承中心后,还要不要市场?张帆说,在争取最大社会效益的同时,也要实现一定的经济效益,弥补经费不足的部分,所以毫无疑问也需要市场。有了市场,可以提高演职人员收入,留住人才,锻炼演员,一举多得。在他看来,惠民演出也是一种推广,社会效益好了,经济效益会更好。

开拓商业演出市场,一直是国有文艺院团的短板。省木偶皮影艺术保护传承中心扬长避短,与民营演出公司合作,联合创排剧目,通过“借势、借力、借位”,开拓演出市场。联合创排的《猪猪侠之魔幻森林》、《麦咭历险记》等几个剧目,均取得良好的市场反响。《人狼同舞》、《马兰花》等获得国际大奖的剧目,走市场也受到小观众们欢迎。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