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文化视点 > 正文
“我想让它成为一部说真相的书”
2015-01-15 09:18:08 湖南日报     [作者:陈薇]     [责任编辑:李 慧]      字体:【

王跃文《爱历元年》最初的立意,是想梳理一下过去中国二三十年走过的路,以及中国社会生活的变迁——

“我想让它成为一部说真相的书”

湖南日报记者 陈薇

新年伊始,“王跃文长篇小说《爱历元年》研讨会”在京召开,成为2015年由中国作协创作研究部参与主办的第一个研讨会。李敬泽、何向阳、彭学明、雷达、胡平、施战军、王山、孟繁华、陈晓明、顾建平、张燕玲等近20位专家出席。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的开场话颇具新气象。他说: “一部作品放在这里,有好说好,有坏说坏,讲长处也要讲问题。研讨会的本意,是为更深入地探讨这个作品的意义,它对作家创作的意义,它对我们当下文学发展的意义。”李敬泽认为,王跃文的《爱历元年》是值得研讨的。

《爱历元年》回归艺术本质

李敬泽认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大家对王跃文的认识是片面的。从《大清相国》、《漫水》再到《爱历元年》,王跃文向艺术的多方面做出了探索,这其中的得失非常值得探讨,对于作家本人,对于当下的文学创作,都很有意义。

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刘清华介绍,《爱历元年》是湖南文艺出版社原创长篇小说系列中非常有分量的一部作品。这部作品于2014年8月出版后,受到了文学界及广大读者的关注,是近年来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兼备的一部佳作。

“《爱历元年》用日常叙述写日常生活状态,表现人的感情纠葛和心路历程。从宏阔场面的表现回归到艺术最朴实本真的表达,这种回归,恰恰是现在很多作家所缺乏的,特别是对于一个被冠以‘官场小说第一人’的作家而言,抛去惊心动魄的故事,用语言和细节来叙述日常生活,这是特别不容易的。”刘清华说。

写爱情却绝非仅是爱情

《爱历元年》无论是题材选择,还是风格呈现,都与王跃文之前创作的作品不一样。

《南方文坛》主编张燕玲认为,新的创作风貌让大家对王跃文有了新的认识。在这部创作中,王跃文最大的贡献是从描写官场上的厮杀,回到了描写日常生活。

《爱历元年》一书主要描写了一对知识分子夫妻的情感生活。这只是一部爱情小说吗?对此,专家们各持己见。

中国小说学会会长雷达认为,爱情是该书的主题,因此《爱历元年》是一部爱情小说。雷达说:“一部真正好的爱情小说很难写,如今越来越多的作家不再写爱情。这部作品的出现在当今文坛是比较罕见的。我们呼唤了很久,希望能够有一部打动人的爱情小说出现,但一直实现不了。现在王跃文的作品出来了,写得很精彩,结局也很温暖。”

青年作家岳雯则有不同看法。她认为,虽然书里处处都写爱情,但作者想写的其实不是“爱情”,而是“中年危机”。

记录改革开放时期

中国人的情感变化

专家众说纷纭。王跃文本人,又是如何看待《爱历元年》的呢?

王跃文说:“我写《爱历元年》最初的立意,是想借这个小说梳理一下过去中国二三十年走过的路,以及中国社会生活在这二三十年里的变迁。”

“与以往的创作不同,我的笔下多了一些悲悯、宽容、理解,也许是对生活有了更深的理解,也许是对问题有了更深的思考。在我看来,描写生活的日常状态才更接近生活的本质。也许人们能从这本书中看到自己生活的真相,我想让它成为一部说真相的书。”王跃文如是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