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长沙的士:调价“箭在弦上”?
2014-11-29 07:19:12 湖南日报     [作者:陈永刚]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长沙举行出租车计价结构调整听证会,大多数代表赞成调价——

长沙的士:调价“箭在弦上”?

本报记者 赵持 摄

本报记者 陈永刚 通讯员 陈新 梁俊

备受关注的长沙市出租车计价结构调整听证会,11月28日上午举行。24位听证代表中,12人同意方案二,即白天起步价8元/2公里、夜间10元/2公里;7人原则同意方案一,即白天起步价10元/3公里、夜间12元/3公里;5人对两套方案均持反对态度。

为什么调价:“让真正有需要的乘客打到的”

此前,长沙市公布了出租车计价结构的两个拟调方案。

方案一:起步价白天10元/3公里、夜间12元/3公里;高峰时段(7至9时、17至19时)低速计时收费1元/1.5分钟;平峰时段低速计时收费1元/3分钟;返空起计里程14公里;夜间起计时间22时至6时;车公里价白天2.0元、夜间2.4元。

方案二:起步价白天8元/2公里、夜间10元/2公里;高峰时段低速计时收费1元/1.5分钟;平峰时段低速计时收费1元/3分钟;返空起计里程12公里;夜间起计时间21时30分至5时30分;车公里价白天2.0元、夜间2.4元。

长沙市出租车现行计价标准为:起步价白天6元/2公里、夜间7元/2公里;高峰和平峰时段低速计时收费均为1元/3分钟;返空起计里程10公里;夜间起计时间21时至5时;车公里价白天1.8元、夜间2.16元。

这次听证会还将电召服务收费纳入听证,即乘客从约车到用车在1小时内完成的电话召车业务,每次拟收取4元即时电召服务费。

为什么要调价?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客运管理处处长雷毅华在做情况说明时表示,这与主管部门对出租车的定位有关。主管部门认为,出租车应该是作为公共交通的补充,而不是作为主要部分。长沙市现行出租车运价结构定位不准确,起步价偏低,让很多本可以乘公交车出行的市民挤占了出租车资源,造成公交车空驶率较高,而需要办急事的市民却叫不到出租车,出租车和公交车形成了竞争关系。

“如果通过价格杠杆,把短途乘客引导到公交车和地铁,才能让真正有需要的乘客打到的。只有公共交通,才是符合城市环保要求的节能、低碳及大运量出行方式。”雷毅华说。

赞同调价者:什么都涨,出租车价格适当涨一点合理

“从2008年到现在6年了,什么东西都在涨,出租车价格为什么不能涨一点?”政协委员代表周利平在听证会上说。大多数赞成调价的代表也持这样的观点。

在24位参加听证会的代表中,有半数代表支持第二套方案。出租车驾驶员代表姚建军表示,自己从业8年,感觉到出租车司机的劳动强度确实大,在车里一呆就是10来个小时,保持一种姿势,精神高度紧张,每天除了开车就是睡觉。很多司机都有职业病,如腰肌劳损、颈椎病等,幸福指数很低。

“适当调高价格,能够增加我们的收入,让我们也轻松一点。”姚建军认为,第一套方案起步价调整过高,担心流失客源,所以他支持第二套方案。“8元/2公里起步,调整幅度不大,市民易接受,如果调整到10元/3公里就接受不了,而且晚上10元/2公里能弥补白天收入。”

来自长沙市政府办公厅工业交通处的代表陈志兵也支持第二种方案。他说,随着城区面积不断增大,市民生活方式改变,各种成本也在不断上升,调整价格势在必行。第二种方案可适当增加出租车司机收入,也有利于提高服务质量。

同时,有7名代表对第一套方案表示支持。“这套方案能每月为驾驶员增加1000元收入,而且一步到位,可管3到5年。”出租车驾驶员代表曾建长说。

出租车公司代表王非平认为,堵车成本高导致驾驶员不愿意进中心城区,因此,提高高峰时段低速计时收费很有必要。

反对调价者:物价上涨成本不应转嫁给消费者

听证会上,有5名代表对两套方案均持反对态度。来自长沙市政府法制办的代表王金火说,自己在参会前做过社会调查,大部分市民反对出租车涨价,而不少司机担心价格上涨可能导致乘客流失,最终收益仍会下降,也对调价持保留态度。

“单纯提高运价,治标不治本。如果不采取其他配套措施,市民在高峰期还是会打不到的。”来自湖南通程律师事务所的代表匡慧认为,不应该调整计价,而应该通过降低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费,调整出租车交接班时间,加大打击黑车力度,优化加气站布局,优化公交线路,加大公交车在高峰期的发车频率等等手段,让市民既打得到的,同时又愿意坐公交。

消费者代表梁擎宇也对两套方案不赞同,她在综合了854人的民意调查意见后认为,出租车起步价和车公里运价都不宜提高。“交通成本不宜太高,哪怕是要增加,也只能是小幅提高起步价,不应该再提高车公里价。”她说。

“鼓励经营规范和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企业通过市场运作、兼并重组等方式扩大规模,降低管理成本,提高企业和司机收益水平。也就是说,扩大经营、降低成本才是企业、司机收入增加的最主要的方式,而不是通过增加老百姓负担来提高企业、司机收益。”听证会上,消费者代表高奇在对两套方案“炮轰”后,提出了自己的“第三套方案”。

在所有代表发言完毕后,长沙市物价局副局长熊景业表示,将认真吸纳各位代表的意见和建议,对出租车运价结构调整方案作适当调整,报请长沙市政府审定同意后,择机出台。

■链接

关注焦点一:

调价能不能缓解“打的难”

听证会上,行业主管部门代表敖艳芳认为,长沙高峰时段“打的难”,主要是因为拥堵严重,驾驶员不愿意进城。要想解决此问题,光靠政府部门的行政强制措施很难奏效,最主要的还是要与经济因素联系在一起,运用价格杠杆,吸引的士进城,有效缓解“打的难”。

而王金火代表则认为,提高价格未必会缓解城区高峰“打的难”的现状。他说,正因为主城区过于拥堵,既浪费时间又浪费油料,因此即使涨一点价,驾驶员仍会觉得划不来,高峰期“打的难”仍难解决。

长沙市交通运输局客运管理处处长雷毅华认为,调整价格是利用价格杠杆,激励出租车在交通高峰时段上路运营,可以增加出租车运力供给,调整供需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打的难”。但调价只是综合治理手段之一,要想彻底解决问题,出路还在于大力发展公交、地铁等大容量公共交通工具。

关注焦点二:

调价产生的收益,会不会全部落到驾驶员头上

对于这个出租车司机特别关心的问题,长沙市物价局副局长熊景业表示,此次出租车运价结构调整的目的,是保证出租车驾驶员获得合理运营收益,合理补偿出租车运营成本增长,提高驾驶员运营积极性,缓解乘客“打的难”。因此,此次调价所产生的收益,全部用于驾驶员,不允许任何出租车公司擅自或变相提高出租车“份子钱”标准,同时物价部门将加大监督力度,一旦发现出租车公司违规,将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处罚。

雷毅华也表示,交通部门将加强行业监管,确保广大司机真正得实惠。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