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乡村治理新气象 长沙县"乐和乡村"建设观察
2014-11-18 07:12:15 湖南日报     [作者:彭彭]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乡村治理新气象

  ——长沙县“乐和乡村”示范村建设项目观察

  

  今年10月,春华镇金鼎山村龙顾组互助会的会员们正在清除路边杂草,并插上写有“多笑脸,少烦恼;多爱心,少争吵”字样的牌子。(资料照片)康子弘 摄

  本报记者 彭彭

  11月,初冬的春华镇金鼎山村,一座崭新别致的院落,正在进行着完工前的最后粉刷。

  这座名为“乐和大院”的新院落,从设想、设计到出资、修建,由全体村民共同完成。它将成为龙顾组村民议事、娱乐和举办公共事务的主要场所。

  2013年6月,长沙县引进公益组织北京地球村的乐和理念,在5个示范村开展并实施了“乐和乡村”示范村建设项目。一年多过去,五个试点村在这场创新乡村治理的社会实验中,特别是在构建村民和谐关系、修复基层组织、治理村社公共事务、调解村民各类纠纷、复苏乡土文化等方面取得了宝贵的经验,这对我省乃至全国探索乡村治理创新方式方法,构建社会主义新农村新型邻里关系,无疑都具有借鉴意义。

  因地制宜,建立乡村群众组织

  “乐和乡村”示范村建设项目首批确定了5个示范村:开慧镇葛家山村、金井镇惠农村、春华镇金鼎山村、白沙镇双冲村、福临镇金坑桥村。

  五个示范村,116个村民小组,由于各村甚至各组情况都不同,在现实操作中,需要乐和社工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推进乐和乡村的建设。

  金井镇惠农村留守儿童多,驻村社工就以孩子作为切入点,联系大学生志愿者暑期来为孩子们开设公益夏令营;福临镇金坑桥村开展了乐和乡村动员大会,在村支两委的支持下,推进乐和生态循环农场的建设,走了一条“乐和乡村”与“美丽乡村”相结合的发展新路;春华镇金鼎山村在乡村环境治理方面形成了“乐和乡约”,引导和约束村民共同维护乡村环境。

  67岁的老村支书王松高,最近一段时期天天在“乐和大院”的建筑工地监工。原本打打牌、种种菜的他,如今有了一个新身份——金鼎山村龙顾组互助会会长。

  乐和互助会是基于村民小组的互助型、服务性、公益性群众组织,其骨干是村民中的乐和代表,经由推举和选举结合而产生,不拿薪资报酬,属于志愿者。

  值得注意的是,互助会成立不是自上而下的推动,而是自下而上的推进。金鼎山村社工黄烁说,每个村民小组成立互助会之前,社工要走访每家每户,宣讲“乐和”理念,了解村民意愿并取得他们的支持,在村民中找到和发现村民自己的带头人。这些带头人就像“蝴蝶效应”里的那只蝴蝶,虽然只是人数很少的几个人,但当他们参与进来后,却会带来乡村建设的显著进步。

  金鼎山村全新组推选了三位受人尊敬的老者担当互助会顾问,互助会开会时,大家都愿意听取三位老人的意见。顾问之一、70多岁的黄枚松老人说,“以前大家眼中都只看到自己家的那点小利益,互助会成立之后,意见有了地方说,唱反调的少了,听道理的多了,以前做不成的事情现在能做成了。”

  三事分流,找回互帮互助感觉

  长沙县的乐和治理试点主要在农村展开,但与城市社区拥有一个共同的矛盾内核——众口难调。

  金井镇惠农村楼利坡组有一条相当“独特”的水渠,就是该组乐和互助会为减少矛盾,“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实实在在的成果。短短620米的水渠,充分考虑了耐用环保和沿途村民们的实际需求,既没有菜田被淹没,也没有树木因工程被随意砍伐,还在经常被人踩踏的部位安装了水管桥。如果按照之前的惯常做法,将工程承包给外来施工队,村民的参与性不足,结果很可能是村民的“不理解、不关心、不满意、不配合”。

  这是“乐和治理”核心理念“三事分流”——“大事政府办,小事村社办,私事自己办”在五个示范村的小小缩影。

  以前,村内出现民事纠纷,村民们一般都会直接找村支两委来进行调解和解决。由于乡村事务并不能单纯依靠“理”来调解,必须“情理兼备”,而村干部人手有限,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了解村民之间的各种“情理纠结”,很多纠纷矛盾未能得到及时处理,事情越闹越大,并造成了村民与村支两委的矛盾。

  互助会成立后,村民们在依靠村支两委之外又有了一个强有力的自我管理组织。当通过“三事分流”,将部分村社内部的事务交由互助会和村民自行处置时,互助会就成了一个可以“讲道理、说情义”的平台。通过这样一个平台,村社内部的很多利益纠纷,可以得到非常好的调停与和解。

  金鼎山村支部书记李建新说,“互助会凝聚了人心,为基层干部减了压。大家重新找回了‘互帮互助’的感觉。”

  自发自觉,唤醒沉睡的乡村文明

  “与其说是我们在帮助村民建设乡村,不如说我们在向村民学习。他们成立了互助会,实现了自己的事自己管,并且还有了非常充分的公共意识,能够想到盖一个公共活动场所,并自愿出资出劳。这就是中国乡村延绵数千年的文化底蕴!”参观了龙顾组的“乐和大院”,听完互助会代表对乐和大院的使用设想后,乐和治理之道的创始人廖晓义说。

  互助会成立之后,乐和代表们经常开会商议村社事务,从环境治理到统一抗旱,从绿化管理到冬修水利建设,从路边绿化到村民文娱活动的组织,用一位村民的话说就是,“忽然一下,村里的事务都变得和自己有关了,需要自己去关心和处理,大家就像是一家人。”

  互助会的成立给金鼎山村和其他4个示范村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改变。北京地球村项目志愿者刘芳在一篇调研报告中写道:这些改变所验证的不仅是乐和治理是一套可以实践操作的乡村建设模式,更说明了数千年形成的“向上之心强,相与之情厚”的乡村文明并没有衰败,只是沉睡了。

  今年5月,长沙县又启动了20个村(社区)为第二批“乐和乡村”示范点,目前在25个试点(社区)已总共发动成立村民互助会86个,发展乐和代表625名。无论是长沙县委、县政府,还是参与其中的各示范村村民,乐和治理都是一场社会实验,一场正在进行的全面深化改革的乡村实验。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