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深读 > 正文
大水 大考
2014-07-25 13:42:18 湖南日报     [作者:柳德新]     [责任编辑:彭彭]      字体:【

  7月中旬以来,我省抗御沅水、资水大洪水,实现了“不溃一堤一垸”的目标——

  大水 大考

  7月17日傍晚,坐落在常德市诗墙公园内的“常德抗洪纪念碑”部分被淹。陈自德 摄

  本报记者 柳德新 通讯员 陈文平 谢胜虎 实习生 汤晓旭

  7月22日15时,洞庭湖城陵矶站水位降至32.47米,退到32.50米的警戒水位以下,省防指决定即时解除防汛Ⅳ级应急响应。至此,沅水、资水洪峰顺利通过洞庭湖,汇入长江干流。

  7月中旬以来,我省抗御沅水超历史实测水位洪水、资水超保证水位大洪水,实现了“不溃一堤一垸”的目标,湖南防汛“大考”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一、暴雨强度为近年之最

  7月11日8时至18日8时,我省发生一次强降雨过程,怀化、湘西、益阳、岳阳等地均遭受长时间特大暴雨或暴雨袭击。省水文局分析,本次强降雨不仅为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过程,暴雨强度也为近年之最。

  大暴雨、特大暴雨覆盖范围广。强降雨主要分布在沅水中上游的武水、辰水、溆水及五强溪库区,还有资水流域中下游柘溪水库库区、柘溪水库-桃江区间,以及湘东部分地区。其中沅水支流武水流域降雨最大,面平均降雨435毫米。全省共78个县(市、区)1374个雨量站降雨超过100毫米,32个县(市、区)383个雨量站降雨超过200毫米,14个县(市、区)136个雨量站降雨超过300毫米,10个县(市、区)43个雨量站降雨超过400毫米,1个县(凤凰县)2个雨量站降雨超过500毫米。大暴雨和特大暴雨站数特别多,远远超过近几年以来的历次暴雨过程。

  暴雨强度大。7月11日8时至18日8时,累计点最大降雨为凤凰县山江镇山江站536毫米;日最大降雨为辰溪县大华乡株木砣站277.0毫米(15日8时至16日8时);最大1小时降雨为浏阳市淳口镇黄荆坪站88.5毫米(7月15日9时-10时),暴雨频率约为200年一遇;最大6小时降雨为麻阳苗族自治县锦和镇铜信溪坝下站7月16日0时-6时168.5毫米,暴雨频率超过200年一遇。省水文局对沱江流域的降雨频率进行分析:凤凰县山江镇山江站最大72小时降雨451毫米(7月14日2时-17日2时),暴雨频率约200年一遇。

  暴雨持续时间长,雨区相对稳定。7月11日-18日的强降雨,时长达7天,中间基本没有间隔,而且主雨带持续稳定在湘中以北地区,暴雨中心一直位于沅水中上游及湘水、资水中下游地区。特别是沅水流域的支流辰水、武水、五强溪库区、五强溪-桃源区间,资水流域的柘溪库区、柘溪-桃江区间均发生长时间暴雨或特大暴雨。

  二、洪水叠加,峰高量大

  受强降雨影响,沅水中游的支流武水、辰水、溆水及五强溪库区首先形成洪水过程,然后与沅水下游暴雨洪水叠加。受沅水、资水来水影响,洞庭湖区各主要站点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

  ——超警站点多、涉及面广。

  沅水、资水及洞庭湖区超警戒水位站点总数达25站,其中资水2站、沅水11站、洞庭湖区12站。沅水支流沱江凤凰站、沅水支流武水吉首市河溪站、沅水干流桃源站先后出现超历史实测最高水位洪水;沅水支流辰水麻阳苗族自治县陶伊站、沅水干流常德站出现有历史实测资料记录以来第二高洪水位。

  沱江凤凰站7月15日20时出现洪峰水位307.14米,超历史实测最高水位1.24米,洪峰流量897立方米/秒。

  武水河溪站7月16日17时20分出现洪峰水位159.67米,超历史实测最高水位1.14米,洪峰流量6080立方米/秒。

  沅水桃源站7月17日23时23分出现洪峰水位47.37米,超历史实测最高水位(1996年7月17日46.90米)0.47米,洪峰流量25600立方米/秒,为1948年建站以来最高洪水位;沅水常德站7月18日3时17分出现洪峰水位42.2米,超警戒水位3.2米,超保证水位1.52米,为1932年建站以来第二高洪水位。

  辰水陶伊站7月16日8时30分出现洪峰水位140.64米,洪峰流量6080立方米/秒,为有历史实测资料记录以来第二高洪水位。

  资水桃江站7月17日0时出现洪峰水位42.93米,超警戒水位3.73米,超保证水位0.63米,洪峰流量8800立方米/秒;资水益阳站7月17日3时出现洪峰水位37.47米,超警戒水位0.97米。

  ——水库入库洪水峰高量大。

  五强溪水库入库洪峰流量达35700立方米/秒,列历史第3位;入库总洪量及最大1日洪量分别为146.7亿立方米、27.7亿立方米,均仅次于1996年,列第2位。柘溪水库入库洪峰流量为9200立方米/秒,入库总洪量及最大1日洪量分别为16.7亿立方米、5.9亿立方米。

  三、科学调度,牢牢把握防汛抗灾主动权

  面对严峻的雨情水情汛情,省委、省政府及省防指周密部署、科学调度,牢牢把握防汛抗灾主动权。

  适时启动并及时调整防汛应急响应。根据汛情变化及气象预报,省防指针对不同重点区域,先后启动相应等级的防汛应急响应。省防指成员单位按照防汛应急响应要求,各司其职、密切配合,形成抗灾合力。

  科学调度,大型水库拦洪错峰。沅水流域是本轮洪水过程的重点区域,而五强溪水库则是重中之重:既要拦洪错峰,又要兼顾上下游利益。7月9日开始,省防指提前调度五强溪水库预泄,降低坝前水位7米多,腾出防洪库容9.3亿立方米。截至7月18日,省防指连续18次调度五强溪水库,及时“吞吐”洪水。五强溪水库于7月17日9时出现最大入库洪峰,流量35700立方米/秒,最大出库流量为7月17日11时26200立方米/秒,最高库水位为7月17日15时108.65米;凤滩水库入库洪峰流量11000立方米/秒(17日5时),最大出库流量9480立方米/秒(17日5时),最高库水位为17日10时205.08米。据省水文局分析,五强溪水库、凤滩水库削减沅水下游桃源站洪峰流量约10000立方米/秒,降低桃源站、常德站洪峰水位分别约2.0米、1.5米。

  预警预报,为提前转移群众赢得“生死时速”。除了气象预报之外,及时、准确的洪水预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7月15日10时,湘西水文局公开发布洪水红色预警:预计未来5小时内,沅水二级支流沱江凤凰县城河段将出现超历史实测最高水位1米左右的洪水。正是这个“未来5小时”预警,给凤凰当地应对超历史大洪水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今年汛期,我省水文部门启动洪水预警发布机制,共发布洪水预警26次,其中红色预警3次,为高洪水位河道沿岸有关单位和社会公众避险救灾提供了有力的信息支撑。强降雨地区充分发挥山洪灾害监测预警系统作用,提前发布预警短信,及时启动预警广播,通知危险区群众提前转移。截至7月17日,全省共发送预警短信6.9万余条,启动预警广播5400余站次,转移群众53.6万人。其中,凤凰县临时紧急转移15.2万人,包括紧急疏散转移游客2.3万人,虽然县城进水被淹,但全县无一人员伤亡。

  四、暴雨洪水暴露出不少薄弱环节

  抗御沅水、资水流域超历史实测水位和超保证水位大洪水,实现“不溃一堤一垸”的目标,我省持续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发挥了巨大的减灾效益。这从与1996年沅水大洪水的对比就可看出。

  1996年7月中旬,沅水流域发生洪峰流量4万立方米/秒(五强溪水库最大入库流量)的特大洪水,虽经五强溪水库发挥巨大的拦洪错峰作用,但桃源站7月17日1时仍然出现46.90米的最高洪峰水位,沅水中下游全线危急,发生大小险情7500余处,其中溃垸性大险27处,沅水两岸的小垸、河汊基本淹没,车湖垸、木塘垸、青山垸等6个万亩大垸溃决、漫淹,围堤湖垸破堤蓄洪,桃源、常德、汉寿城区一片恐慌,受灾群众达291万人。

  今年7月中旬的沅水桃源站洪峰水位,比1996年还高0.47米,但沅水全线仅发生各类险情200多处,仅为1996年大水险情的3%;资水沿线和洞庭湖区的险情也大为减少。

  省防指副指挥长、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说,这次特大洪水也暴露了不少薄弱环节:一是城市防洪圈标准偏低;二是一般垸的堤身单薄,特别是保护桃花源机场、鼎城区的善卷垸和保护桃源县城的漳江垸,迎流当冲、基础薄弱、穿堤设施老化等问题普遍存在;三是受资金限制,一些重点垸出现新的险情,仍需大量资金整治。

  特别是这次暴雨引发山洪地质灾害,造成16人死亡(安化县15人、临澧县1人)、6人失踪(安化县5人、永顺县1人)。每一个生命的逝去,都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还有,全省各类水库中有40%左右存在病险,一旦垮坝失事,对下游带来的损失难以想象。7月14日-15日,凤凰县3座小型水库(塘桥水库、杜夜水库、红旗水库)均出现重大险情。其中,塘桥水库的坝外坡近坝顶处,出现一条长20余米、宽30厘米的裂缝,溢洪道近坝脚处出现洪水冲刷坝脚现象;杜夜水库坝外坡近坝顶位置及排水棱体出现长60米、高3米的滑坡隐患;红旗水库洪水漫过坝顶约0.2米。经省、市、县各级合力抢险,水库险情才得以控制。

  此外,沅水、资水流域发生超历史实测水位和超保证水位大洪水,一个有利条件是洞庭湖水位相对较低,有利于沅水、资水洪峰快速汇入洞庭湖。如果洞庭湖水位较高,沅水、资水的高洪水位持续更长时间,恐怕会暴露更多的薄弱环节。

  ■相关链接

  今年沅水洪峰流量小于1996年,为何水位更高?

  7月17日,沅水桃源站出现洪峰,水位达47.37米,超过历史实测最高水位(1996年7月17日46.90米)0.47米,为1948年建站以来最高洪水位。这次洪峰流量为25600立方米/秒,小于1996年7月17日29100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为何水位还高些?省水文局专家分析,这是因为1996年沅水尾闾发生溃垸,分蓄了部分洪水,降低了洪峰水位。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