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提示:华声在线 > 湖南日报网 > 视点头条 > 正文
带着哥哥去打工 好弟媳照顾智障哥哥23年
2014-07-09 06:52:15 湖南日报     [作者:肖军 黄巍]     [责任编辑:黄晓辉]      字体:【

好弟媳,照顾智障哥哥23年

  本报记者 肖军 黄巍 通讯员 张雅萍 彭宏高

  “从嫁入夫家第一天开始,我就承担起照顾丈夫智障哥哥的担子,已有23年了。”7月7日,在新晃侗族自治县县城一处出租房内,该县凉伞镇绞西村村民杨月姣一边搓洗着智障哥哥的脏衣服,一边和记者交谈。

  “丈夫过世后,我谢绝了好心人做媒。”杨月姣说,如果她放弃照顾哥哥,她将一生不安。

  哥哥安危挂心头

  杨月姣是新晃凳寨乡人。1991年春,嫁给了凉伞镇绞西村的杨配常。

  婚前她知道,杨配常有个“傻子”哥哥叫杨配杰,智力如同幼儿。照顾智障哥哥一生,是杨配常父母的遗愿。面对这样的家庭,杨月姣不顾家人反对,毅然与杨配常结为夫妻。婚后,考虑到丈夫担负着家里的体力活,杨月姣主动照顾哥哥的生活起居。白天,为哥哥穿衣、洗脸,喂他吃饭;夜晚,看着哥哥入眠,自己才去睡。

  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丈夫杨配常常年在外打工。于是,杨月姣独自挑起照顾哥哥的担子。去年2月的一天,杨月姣割草回家晚了,发现哥哥不在家,马上和儿子分头满村找。一会儿,儿子跑来告诉杨月姣,大伯摔下坡了。杨月姣立马赶到出事地点,见哥哥躺在几十米的陡坡下,浑身是血。杨月姣泪如雨下,大声呼叫救命。在乡亲们帮助下,哥哥被抬回家。

  回家后,杨月姣替哥哥擦干身体,又找来酒精和棉布替哥哥处理伤口。杨配杰发起了高烧,杨月姣沾湿毛巾放在哥哥额头,可高烧不退。此时,屋外大雨倾盆,杨月姣拿起雨伞冲进雨里,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摔倒无数次。赶到镇上,买回了退烧药。给哥哥喂了药后,她整夜守在床前,直到哥哥烧退。

  “像这样为哥哥买药,记不清有多少次了。”杨月姣说,哥哥爱出门,经常摔伤,她负担不起医药费,便自己上山采中草药为哥哥疗伤。

  带着哥哥去打工

  天有不测风云。今年初,杨配常在深圳打工突然猝死,噩耗传来,杨月姣当即昏死过去。家里唯一能干活赚钱的男人走了,留下一双尚未成年的儿女和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哥哥。

  “再难,日子也要过下去。”擦干眼泪,杨月姣决定独自撑起这个家。

  在家种田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儿女的学费都难以凑齐。今年4月,杨月姣带着儿女和哥哥,来到县城一个酒店打工,艰难地维持着这个家。

  初到县城,杨配杰对城里环境很好奇,经常出去看热闹。有一次,哥哥又出去玩耍,到晚上也没有回来。杨月姣赶忙在县城大街小巷寻找,一个晚上过去了,仍不见踪影。

  找不到哥哥,杨月姣茶饭不思。有人劝她:“丢了不是更好吗?甩掉一个大包袱,以后多省心啊。”听了这话,杨月姣差点跟人家翻脸:“那是我哥啊,他要是出了事,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第二天上午,杨月姣在县人口计生局前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蜷缩的哥哥,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搀扶哥哥走一生

  杨月姣今年才40岁出头,对于她的处境,乡邻们十分同情。有热心人前来做媒,但为了照顾哥哥,杨月姣放弃了改嫁机会。她说:“哥哥生活不能自理,如果没了我,他没法活下去,我要搀扶他走完他的一生。”

  有热心人建议杨月姣把杨配杰送去敬老院,以减轻家里的压力。杨月姣却说:“敬老院再好,不会像我这么仔细照顾的。”

  “再苦、再累,我也要尽心尽力照顾好哥哥,把孩子们抚养成人。”杨月姣坚定地对记者说。

今日论点
深读
经济视野